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討論-第1236章 白天去了趟醫院,修改中(修改中….)相伴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
(今天去了趟医院看了个病,晚了点,凌晨搞定,应该就一更….)
(上一章已经好了,这一章还在修改中…各位早些睡。)
观察了光佑几天。
但詹姆斯仍然对光佑一无所知。
这几天观察下来,光佑给他的感觉就是个家庭主夫。
每天早晨出去晨跑、买菜。
直到下午,才会带那个小女孩出来在周边散散步。
或是在附近的公园里坐一会儿。
晚上就待在房间里不出来。
虽说他知道光佑是在照顾那个小女孩。
但光佑给他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家庭主夫。
只不过光看外表的话,小了点。
也就在这一天,赤井秀一联系了光佑。
他准备直接安排光佑和詹姆斯见面。
观察能观察出什么?
若是光佑不说,就连他也不知道光佑还有另一层身份。
别的不说,“光佑”这个真实的身份就很有迷惑性。
在赤井秀一的安排下,光佑和詹姆斯在阿笠博士家附近的咖啡店见了一面。
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现在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什么。
一碰面,点好单,两人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计划的内容都说过了,光佑也不想再重复一遍。
他用吸管喝了口橙汁后,对詹姆斯说道:
“你们有什么想要问我的么?”
“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尽快结束。”
“我还得回去照顾病号呢。”
原本小哀的病已经好转了很多。
可这几天气温变化无常,小哀的病有一些加重的样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因此,光佑仍然让小哀在家休息。
听见光佑的话,詹姆斯总有种是不是看错人的感觉。
想起朱蒂和赤井秀一说的话,他就收起这个心思,说道:
“我真的很好奇你的来历。”
“无论怎么调查,我们得到的永远是你明面上的那份资料。”
“可这完全不能解释你另一个身份。”
“除非你也服用了那个组织的某种药物。”
“从成年状态恢复到了婴儿时期。”
“并且通过进入福利院的方式,得到了这个身份。”
这也是他到目前为止,想出来最合逻辑,说得过去的可能。
虽说从成年人变成婴儿本身就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但知道有二十年不变老、疑似成年恢复到七八岁时的例子在前,这个说法,似乎也能说得过去。
“想这么理解也可以。”
如此回应了一句后,光佑咬着吸管,小口的喝着果汁。
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梦断凤城gl 九月花落
斟酌了片刻,光佑突然说道:
“如果我说我是从别的世界来的,你信么?”
想都没想,詹姆斯听见这话,就摇摇头。
他说道:
“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
“而是你说的这个根本不现实。”
“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闻言,光佑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他松开咬在嘴里的吸管,比划了个手势,说道:
“其实事情和你说的差不多。”
“就是有那么‘亿点点’的出入。”
“不过不重要。”
“你们只要知道,我也很想摧毁那个组织。”
“并且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就行了。”
“嗯。”詹姆斯点点头。
他并不想追根究底的摸清光佑的来历。
这种行为,在合作者之间,是非常忌讳的。
很容易让双方之间产生间隙。
“如果你们在怀疑我能力的话…”
一口气将杯中的果汁喝完,光佑小声的对詹姆斯说道:
“你们有地方么?”
“有。”詹姆斯明白光佑的意思,自然点头应下。

仅仅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光佑就让詹姆斯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在刚才,他借用FBI的场地展现了下他的能力。
例如枪法、格斗之类的。
虽然碍于身形,面对赤井秀一时,他一直落入下风。
可仍然能凭借丰富的经验以及出色的身手,和赤井秀一周旋一二。
这里也有赤井秀一留手的原因。
枪法也因为身体的原因受到了一些影响。
但即便如此,最后的成绩仍然让詹姆斯以及朱蒂感到惊讶。
而赤井秀一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
和光佑打完之后,他一直淡定的靠在一旁。
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看光佑展示自己的能力。
这并不是光佑想要炫耀。
他身为一个非正规军。
想要获取FBI、CIA这些组织的信任,他得展现出一定的能力。
他可不是柯南。
没有工藤优作这种人脉广的父亲。
他也不觉得自己是某个故事的主角。
光凭这么一个身份,就能获取到FBI这种组织的信任。
他和赤井秀一、朱蒂之间的关系只是会让他更好办一些事而已。
还在私交的范围内。
就算朱蒂和赤井秀一信任他,若是FBI的高层不信任,那也没辙。
就比如FBI小组的负责人:
——詹姆斯·布莱克。
若是詹姆斯不相信他的话,那也没什么办法。
当然,光佑也留了一部分实力。
并没有完全表现出来。
把自己的实力全部暴露出去,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或者是觉得自己不可能会失败的自大狂。
告别赤井秀一几人,光佑就回到了阿笠博士家。

他回来时,小哀正趴在桌前,闭着眼听录音带。
她戴着耳机,所以没听见光佑开门的声音。
不想打扰小哀,所以光佑就坐在一旁,用手撑着自己下巴,看着她。
录音只有二十段内容。
虽然可以重复听,但第一次听见的那种感觉却只有二十次。
因此,小哀并不想一下子听完。
她今天听的,也是这几天已经听过的那几段。
录音结束,小哀睁开双眼。
她这才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光佑。
等她摘下耳机,光佑就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
“下午好啊。”
“下午好。”小哀回应道。
正想和小哀聊天,光佑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柯南的。
看了下短信内容后,光佑不由得抱怨了句:
“也不知道他找我什么事儿?”
“还用了好几个感叹号来强调事情的重要性。”
“难道他找到什么很重要的线索了?”
抱怨归抱怨,光佑还是会去的。
他随后便收起手机,对小哀说道:
“小哀,我再出去一趟。”
“你自己注意休息。”
“这几天千万别再着凉了。”
“嗯。”
应了声后,小哀故作不耐烦的“赶”光佑离开:
“行了,你赶快去忙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这还是知道的。”
“行,那我走了。”
起身离开时,光佑嘴里嘀咕了一句:
“也不知道谁前两天趴在桌前听录音听到睡着,因为只穿了睡衣,导致病情加重的。”
“嗯?”
一道好似不含任何感情的女声在光佑背后响起。
“嗯…”
“小哀,我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没听到。”
留下这句话,光佑就快步离开了小哀的房间。
看着光佑离开的背影,小哀唇角向上扬起,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