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漢當興 txt-第四十三章 北伐伊始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蜀中成都,在得到江淮一地曹孙两家大军的动静之后,刘备同样也收到了来此盟友孙权的出兵请求!
先期发付的粮草器械已经到位了,剩下答应好的物资还有刘禅强要的战船就等着刘备出兵之后便兑现了。
实际上刘备对于从孙权手里头要来的这些物资倒什么太在意的,益州这几年来封闭消息少与外界沟通,发展趋势速度情况却都远远不是江东可比的。
就这点粮草器械兵甲什么的,刘备还真就看不上,反倒是儿子刘禅硬要的那些战船,却才是他比较关心的地方。
不过现在自己还没有出兵呢,原本约定好的后期供给不到位自然也是正常,眼下孙权亲率十万大军与曹丕对峙着,其双方的小规模交战却是一直都没有停下。
这会儿孙权急切的希望得到外援帮助,最好是能够分散曹丕的注意力这样也能够减轻他渡江进攻的困难,如此一来江淮一地自是可期。
而刘备也不用孙权派人来催,在北伐一应都准备完全之后,他自然而然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伐魏了,哪还用得着别人指点。
只不过刘备此番出兵选择的是从汉中入凉州侵略关中,可不是孙权希望的荆州大举出兵攻伐襄阳进而威逼南阳破势曹丕分兵。
若凡事都随着孙权的意愿走,那益州岂不是成了江东的附庸?
北伐大军的行军路线该怎么走,北伐一战该怎么打,可还由不得孙权来指手画脚的!
这片星光很美 二雯
至于荆州方面,刘备倒也没说不出兵。
须知眼下情形的确是有利于他夺取襄阳的,只不过此番他们的重心却是在关中一地,襄阳由关羽率兵攻打。
成则成,不成却也算是为孙权吸引了曹丕的一部分注意力,至于关中这边,才是此番北伐真正的主战场!
“子瑜请安心回去复命,告知汝主孙权,我等出兵伐曹便在此时!”刘备笑着将代表孙权来意的诸葛瑾送出了城,转头便是去找诸葛亮等人准备出兵北伐!
此番从汉中出兵,刘备却是奔着关中而去,投入的士兵数量可以说是近年之最!
蜀中八万大军,汉中三万,再加之南中的两万蛮兵,加起来总计是十万大军北伐。
其中以新亭侯张飞领五万军为主力,庞统为军师,佐以吴班,张翼,关兴,张苞等为副将,出阳平关借武都郡攻伐陇右诸郡!
以征西将军黄忠领三万兵为偏师,法正随军为参,马超,严颜,张嶷等为副将,出斜谷道,目的为吸引曹军之主力视线,为张飞部攻伐陇右诸郡联合韩遂抢夺河西等地争取时间。
同时,再以威魏延为第二路的偏师,张松为随军军师,统率两万兵马,庞德,马岱为辅,出散关兵临陈仓威慑三辅等地!
三路兵马两偏一正,刘备坐镇汉中,诸葛亮居中调度,李严黄权等人负责统筹后勤。
而成都这个大大后方,则是由刘禅来亲自坐镇!
本身刘禅就有要趁机对付那些世家豪族的想法,再加之老爹都跑到汉中去了,这成都要是没人坐镇终究是不行,刘禅自然而然就变成了成都令。
一面为前线大军筹措粮草的同时,一面也要随时征伐战兵以供不时之需,要知道十万大军北伐出汉中,看起来是人不少,可是若铺在凉州大地再加之谋取关中,却又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一些。
后续的补充自然是要跟上,这点却是丝毫不能落下,否则大军攻伐却分不开兵马镇守,这岂不是玩笑一般……
诸葛瑾走后的第三天,刘禅就在同一个城门口将老爹等人也给送了出去。
自此之后,这成都乃至整个蜀郡,却都是刘禅说了算了。
关于草原上的故事
料理那些个世家豪族的计划,自然也是该提到日程上去,须知时间不等人,拖得越久越是不利,若是这些人不识好歹的在大军北伐时候还敢起什么心思,那玩意影响到了老爹的北伐大计该当如何,刘禅可不希望看到那种事情发生!
益州不出兵则以,一旦派兵出关则消息必然是瞒不住的。
曹魏一方很快便收到了蜀中北出攻伐凉州的信息,坐镇长安的夏侯渊和钟繇二人马上便是传信于曹丕,同时也请求支援。
虽然长安城有五万大军镇守,可凉州三辅却不仅仅只有长安一城,这些地方虽然曹魏的控制力弱,可也不能就这样一股脑的全给扔了直接固守长安吧!
若是他们真的这般做了,那就等于是将凉州的地盘和民心拱手让给了刘备,此等资敌的事情跟叛国又有什么区别,自是万万做不得的。
是以钟繇再跟夏侯渊商量了一番之后,亲自带人引三万兵从长安出发往冀县去以防蜀军,曹真则率一万兵往槐里驻守,留下一万兵给钟繇守卫长安。
至于金城武威等地夏侯渊就是鞭长莫及了,他不想管不说,管不了才是真的。
再加之手中兵马就这么多,若是再分兵往其余郡所而去,那恐怕在遭遇了蜀中大军之后是很难守得住城池等到援军到来啊!
微 交 少女
然而此时此刻,夏侯渊看到的出蜀之兵却仅有黄忠所部跟魏延所部,至于张飞的主力部队,却是还在悄悄的行军,准备给夏侯渊一个大大的惊喜!
北伐战事展开,刘禅坐镇成都,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与此同时,在江淮跟孙权对峙的曹丕也收到了钟繇的竹简,当即召集众将议事。
“诸位看看,刘备此人果然在我等与江东决战之际出兵了,而且一出手便是奔着朕的关中而去!”曹丕将手中竹简发下去让众将看看,冷笑着说道:“不知诸位有何办法抵御住刘备的侵攻,让其老老实实的滚回益州去?”
众将接过竹简你看我我看你,脾气暴躁的许褚当下请命道:“陛下于五千兵,我当为陛下取回刘备那厮的狗头!”
然而许褚这个憨货的货曹丕要是真的当真了,那他这皇帝也就别做了。
当即摆了摆手道:“虎侯莫急,汝还要护卫在朕之左右,此番出兵退蜀还不用不到汝去。”
说罢曹丕将目光放在了其余众将身上,其意是再明显不过,就等着有谁能够毛遂自荐的站出来呢!
“主公!”身为五子良将中的乐进直接出列拱手道:“请主公给末将一支兵马,末将自可与妙才将军共同退敌,让那大耳贼知道我大魏兵锋的利害!”
“好!”曹丕笑道:“朕等的就是文谦将军这番话!朕与岳你五万大军,并在洛阳的三万守军一同出发,往关中支援妙才叔父,替朕守好关中,待到此处战事了结,朕必回师西进驰援汝等!”
“末将必不负陛下所托!”乐进拱手一礼便转身离开竟自往洛阳去了。
“陛下,此番刘备出兵显然是早有准备,空是与江东孙权互相联络的结果!”司马懿忽然开口说道:“依臣之见,我等此时应是稳步进军,却不可与江东酣战,需得另寻时机以谋致胜关键,如此方可进退有度不失根据!”
“嗯……”曹丕点了点头道:“如此便依仲达之言!”
“诺!”
众将躬身行礼,只不过在司马懿说完话之后,曹氏一族的将军们看向他的目光却是不怎么太友善的。
要知道司马懿在大魏何等资历,之前不过是魏王长史而已,跟他们这些领军多年南征北战的宿将根本就没有可比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长史,却是深的陛下的欢心,此番竟然还有资格坐镇中军指挥作战,一下子便是站到了跟曹洪曹休一个高度上,焉能不惹人注意!
面对四周人们的隐晦目光,司马懿心下也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然而他这次可是真心想要让曹丕能够一战而胜夺下江东,全无半点的私心。
只是他突然被架到了高位上,难免会惹得一些人不快,被人敌视亦属正常,只要还没到生死仇敌的那个地步,司马懿其实都无所谓的。
他心里明白,曹丕之所以这般做,一来是相信自己的能力,二来却也是在考验自己,同时又是将自己与大部分武将分割开来以防不备。
对此司马懿并无什么异议,实际上就算是有异议他也没有什么办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天子的决定可不是他这个下臣可以改变的。
而且对此司马懿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为人臣者若连这点考验都过不去,那他也别想着位极人臣了!
蜀中出兵的消息曹丕这边收到,江东自然也不可能会落下。
孙权一开始还高兴地直拍手,但是笑着笑着他就反应过来了,貌似自己请于不请,这刘备应该早就准备出兵了啊,要不然怎么他这边一动手蜀中就立马打到了陇右攻占了数县,这里面要说没有问题才见了鬼!
“子敬你说,刘玄德此人是不是早就有打算了北伐出熟,若不然怎么会如此迅捷的便展开了进攻,而且还不是从荆州出兵反而是自蜀中开拔?”孙权放下手里竹简皱着眉头问道。
“咳咳咳……”鲁肃捂着嘴面无血色的咳嗽了几声道:“是与不是主公又能如何,纵使那刘备是算计于我等,可事实已定主公也是徒呼奈何,眼下对于我江东而言,却是近快在这江淮之地打开局面,如此才能使我江东有新的出路!”
鲁肃越说脸色越差,他自从蜀中回到建业后,心中其实隐隐已经有了几分预感,预感自己恐怕是真的时日无多了,所以最近他是连家都没回,自始至终都跟在孙权的身边,希望在人生这最后的一点时间里能够为江东,为自己的主公孙权再尽一份力!
“这……”被人莫名的算计了一次,换了谁心里都不会高兴,更何况是堂堂江东之主了。
只不过眼下孙权也知道自己跟曹丕已经正面对上了,双方谁想要先撤兵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好就这样先打着再说。
倘若江淮一地他可以将曹丕击溃进而夺占合肥等县,那他这个江东之主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变成扬州牧,这个吸引力对于孙权而言不可谓不大。
只不过心中有些不满的孙权还是对鲁肃说道:“子敬你看,若是此刻吾与曹丕暗通书信暂且罢兵,而后转道由长沙侵攻武陵零陵两郡夺取荆州如何?”
说着说着孙权就两眼冒光的兴奋了起来,显然荆州对他的吸引力比扬州牧也不差多少!
然而他这话落到鲁肃耳中,却是让鲁肃眉头皱起脸色十分严肃的说道:“主公怎可有此想法,须知眼下我等与刘备联盟未破,若是主公先违反盟约,那世人该当如何看待主公!另说荆州守将乃是那刘备义弟名震华夏的关云长,自他驻防荆州都督上下军事后,荆州水军纵使比不上当初刘景升时,却也差不了太多,我住欲要攻伐荆州,却难保会一战而定,发可能会被关羽拖入到焦灼的持久战当中。而等到那时,刘备的大军说不定已经从凉州罢兵开始回援荆州,待到那时主公的处境岂不是不上不下了!”
话说到这儿孙权的脸色其实就已经不怎么好看了,本来他还以为这是个不错的想法,结果却没想到被鲁肃好一通反驳。
只是眼下鲁肃也没心思照顾孙权的面子,自己都快要死了还在乎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作甚?
当即便紧接着说道:“纵使主公可以说动那曹丕从襄阳策应,可是南郡若是被夺,我江东纵使占下四郡之地却也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况且首先一点,主公又有何底气让当下占据了兵力上优势的曹丕罢兵言和啊!”
“咳咳咳……”
话音刚落,鲁肃又是捂着嘴好一通咳嗽,原本就苍白无血色的脸上竟然是莫名泛起了一丝不健康的潮红!
孙权本来被鲁肃这一番说教弄得有些不快,刚想要开口反驳两句的时候,却又见到鲁肃如此样子,心中顿时微微一叹到嘴边上的话就这样咽了回去。
“子敬别急,吾这不是一时说说而已,又没有真的想要付诸于行动。子敬汝还是下去安歇休养吧,这边战事尚未彻底展开,用不到子敬如此劳心劳力的在这边盯着。”
孙权好言劝说,实在是鲁肃现在表现出来的状态有些不太寻常,他心中隐隐也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然而鲁肃对自身的感觉难道还不够清楚,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道:“肃多谢主公关心,然现在正是我军与曹军对峙的关键时刻,肃为主公信任忝为江东大都督,又怎么可以临阵退下!”
“这……”孙权眼见劝不动,张了张嘴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好由着鲁肃如此。
事实上孙权也清楚,这会儿自己身边懂兵的大将都去带兵了,鲁肃不在也没别的人可以为自己出谋划策指挥作战。
至于自己亲自上手指挥,这种错误犯一次就够了,孙权可没有一错再错的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