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vn5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人到中年》-第九百七十三章 酒吧的收入!-7mv4t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陈哥,蒋小姐!”周翔见到我们的车来到停车场,忙迎了出来。
这里是周翔的车行,可以买跑车,那么来这里基本上周翔可以搞定,因为周翔做车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这一行也算有些影响力,最重要的是,周翔家里条件殷实,接触的圈子也都是上流社会。
“很久不见啦周少爷。”我笑道。
“哈哈,陈哥你这叫的,别呀。”周翔淡笑开口。
“周大哥你好。”蒋婷婷我和一起下车,和周翔打着招呼。
“蒋小姐,你要卖这车吗?这车可是当初顾少爷不久前从我这买走的,那时候我开价可是三百五十万,现在这车虽然就开了三百公里,但已经折旧了,我最多就给你三百万。”周翔咧嘴一笑。
来的时候,我就和蒋婷婷说过这件事,所以蒋婷婷早就有所准备。
“快点付钱吧。”蒋婷婷笑道,显然是毫不在意。
“哈哈哈哈,好,蒋小姐你拿着行驶证,这边请,那个小方,你检查一下车况,去检测一下。”周翔开口道。
“好!”叫做小方的一个青年忙答应下来。
走进车行,四周都是一辆辆跑车,看得人眼花缭乱,要说玩车,那么周翔敢认第一,就没有人敢认第二。
我对跑车感觉并不是太大,如果说以前没钱的时候,我会很羡慕开bba的车主,但是当我能够开上宝马车,甚至在周若云家里看到大g,甚至还是宾利和劳斯莱斯等豪车后,其实心里差不多已经是免疫了,对我来说,车子好是好,但无非就是场面上的面子,说穿了,其实就是代步工具。
记得几年前,我买下一辆奥迪,那时候感觉自己事业有成,虽然后来海鲜生意不咋地,把那车卖了,但是再怎么说,那时候的心态。
至于大学毕业那会,我觉得可以开上bba,就是人生巅峰了,心态不一样了,世界一直在变。
“陈哥,蒋小姐,你们做。”来到周翔的办公室,周翔示意我们在沙发坐定,给我们倒了一杯茶。
这里是玻璃墙,可以看到外面的大厅,环境非常不错,只要拉上窗帘,就是一个隐私的空间,至于周翔身边,还有一位类似秘书的年轻女子,女子穿着一条紧身的黑色包臀裙,身材算是不错,至于颜值,算是中上。
“给钱吧,我们拿钱就走。”蒋婷婷笑道。
“我说蒋小姐,你别急呀,我们这边接手车子,怎么说也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检测车况吧,发动机什么的,也要看看。”周翔尴尬一笑。
“都这么熟了,我难道会骗你,开个事故车来?”蒋婷婷嘟了嘟嘴。
“哎呦,蒋小姐你这话说的,我们是很熟,我和陈哥也是老朋友好兄弟了,但是生意嘛一码归一码,这双方肯定没问题才对是不是,然后你们上午应该没事吧,待会就一起吃午饭,附近有一家酒楼海鲜做的还不错,今天你们捧我生意,再怎么说我也要请客不是?”周翔笑道。
豪门游戏:抢来的新郎 逍遥
“什么档次呀,一顿饭吃个多少钱?”蒋婷婷笑着和我一起坐下,接着道。
“陈哥知道我的,要么不吃,吃的话起码也要上几瓶好酒,五六万一顿饭怎么样,不行七八万一顿也行,你们能喝,喝掉十万的酒我也没问题。”周翔淡笑开口。
“靠,吃那么贵还不如把钱给我,这一顿饭十万上下,给我不行呀?”蒋婷婷忙说道。
“这–”周翔尴尬地笑了笑。
“周少爷,我们是很久没见了,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破费,我们捧你生意也并不是非要你胡吃海喝,我们也不差这点不是?”我笑道。
“那中午这顿,不会不吃了吧?”周翔抓了抓后脑。
“就农家菜吧,我很久没吃川菜了,海鲜这种就免了,也没啥好吃的。”我说道。
“行呀,农家菜我们车行附近有一家比较正宗,我现在就让人订包厢,中午酒怎么样,要喝点不,我搞点好酒?”周翔答应一声,随后道。
“不了,主要就是聚聚嘛,酒这玩意,要不你喝。”我说道。
“行行行,我打电话问问申俊有空不,然后就是瞿杰,五一我们还没聚过。”周翔连连点头,接着拿起电话。
“瞿杰去拍婚纱照了,肯定没空的,至于申俊,我就不知道了,我们也很久没见了。”我回应道。
“擦,速度够快,都快婚纱照了,那可必须要抽空和他一起喝个酒!”周翔说着话,就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
也就几分钟,周翔就联系了申俊,而瞿杰虽然没空,但是周翔还是打算去慰问了一下,说了声‘恭喜’。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谢婷婷的车没什么问题,说好的三百万,到了谢婷婷的账上。
谢婷婷拿到钱心下一定,而临近中午,我们一起到了一家川菜馆,在包厢里坐定,不久后我们就见到了申俊。
申俊是一个人来的,也没有带什么女伴,至于周翔,虽然在车行里有一个秘书,不过他也没有带来,所以我们吃饭,就是我和蒋婷婷,申俊和周翔,我们四个人。
四个人点了冷菜热菜十几道,搞了一壶龙井,算是喝茶吃菜。
“陈哥,我们酒吧开业到现在,账本都在这里,你看看。”申俊说着话,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资料。
“行。”我接过账本,扫了几眼。
“流水不少呀,年前一个月,现在是五月份,其实营业也就三个多月吧?”我眉头一皱。
好家伙,流水居然有好几千万,这是想不到的。
“一天没有五十万流水,开什么酒吧呢,统计的是到四月底,其实呢,我们几个股东,投钱进来的,到现在都一直没有分红,陈哥你投资不少,我和周翔也均出一些,至于瞿杰,就是半吊子混的,净利润呢,我们一共赚了两千两百六十万,员工的工资什么都去除了,两千两百多六十万,两千一千万我们三人每人七百万,壹佰陆拾万的零头,就算瞿杰的,这差不多一个季度壹佰陆拾万,对于瞿杰来说也不错了,他投资的本来就不多,怎么样?”申俊淡笑开口。
“这可说不行,七百万我不能拿这么多,我平常酒吧都没有在管,你们两个还有个照应。”我忙说道。
“其实我也就看看,基本都是请了人在搞,流动资金我们这边不动的三百万,一直在,运营酒吧是绰绰有余的,我可不占大家便宜。”申俊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