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h9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一百八十章 傳法赫連,探查水府相伴-3hepn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杀!”
“腰背发力,马步要稳!”
喊杀声震天,一帮半大小子只穿着短裤,排成队列手持长矛,脸色狰狞,杀意沸腾。
旁边,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恶狠狠盯着他们,只要察觉谁动作不对,当即就是一鞭子抡过去。
从远处望去,一座斑驳石堡立于半山,像这样训练的队伍还有很多,遍布一个个沙土场,各个年龄段都有,半空隐约有一丝血红色煞气升腾…
“赫连家族果然名不虚传…”
张奎收回了目光,虽然关系很好,但他还是第一次来赫连堡,所见所闻让人大开眼界。
这些是从整个莱州选拔来的孩子,和赫连家族子弟混在一起接受教导,管吃管喝往死里练。
有天赋开光者,或进入赫连家族,或进入钦天监,无天赋者,则会分配到各地守备,家族子弟同样如此。
这里,就是一座军营。
“张真人过奖了…”
赫连家族长老赫连伯夷也是个五大三粗的老人,虽和赫连伯雄同辈,却已白发苍苍。
这老者早已看透世事,说话洒脱随意,“这世道,生也容易,死也容易,就是生死之间不容易,凡人要想苟活,甚至活得好一些,不对自己狠点哪儿行?”
“此言在理…”
张奎微微点头,随即眉头微皱,
“赫连前辈没事吧?”
穿越之无爱之格
“伯雄可没那么容易死!”
赫连伯夷长老随意摆了摆手,哈哈一笑,“张真人大驾光临赫连堡,伯雄吩咐我们一定要招待好,明天就能见到他,走,喝酒去!”
张奎无奈,只好跟着赴宴。
他刚到莱州,就听说靖江水府邪祟上岸祸害了一个小镇,赫连伯雄动用血翁仲僵持了一晚。
张奎当即过来探望,没想到其正在疗伤,让这位赫连长老招待。
赫连家族从上到下都是兵营做派,大厅装饰粗犷简洁,过来陪酒的几位长老皆是说话雷厉风行,浑身血煞升腾。
他们都是兵家修士,讲究战场搏杀,以血煞锻炼肉身,随后入道。
就连这喝酒,也和打仗一般。
“张真人,赫连游敬你一碗!”
一名独眼汉子端起海碗一饮而干。
“张真人,赫连昊敬你一碗!”
又一名浑身肌肉的大汉敬酒。
这是要拼酒么…
张奎心中大乐,来者不拒,以寡敌众,越喝越来精神。
大家都是修士,自然不会玩什么猫腻,但张奎吞刀术大成,喝滚热铜汁都没事,再烈的酒也只是喝个味道。
喝酒不醉,甚是遗憾。
不过他却看得出来,这赫连伯夷似乎故意灌酒,存心不良。
果然,没过一会儿,赫连伯夷大手一挥,“薇儿,出来陪张真人喝几杯。”
话语刚落,一女子从后庭闪身而出,宫装长袍,发若乌云,肤如凝脂,眉目如画,笑脸嫣然,随后…
昂首阔步而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赫连伯夷顿时变色,狠狠一瞪眼,赫连薇恍然大悟,连忙低头小碎步,扭扭捏捏走了过来,缓缓坐下。
张奎看得目瞪口呆。
毫无疑问,赫连薇是一等一的大美人,身材高挑,娇媚与英气杂糅,令人过目难忘。
但作为十三州钦天监唯一的女都尉,张奎见惯了其利落勇猛的样子,这一换上女装,怎么看都别扭。
而且赫连伯夷这老东西想干什么,招婿么!
这酒顿时喝的别扭,赫连薇没装一会儿也露出了本性,大马金刀,端起海碗豪爽一笑,
“张真人,赫连薇敬你一碗!”
说完,咚咚咚仰头一干而尽,还熟练的倒提起碗示意喝的精光。
“好!”
两世成缘 忆之光年
旁边大汉纷纷鼓掌。
赫连伯夷捂住脑袋一脸无奈。
这段相亲无疾而终。
且不提赫连伯夷的小心思,张奎次日终于见到了赫连伯雄。
这位刚猛的镇国真人原本气宇轩昂,没想到短短时间就已经满头白发。
“赫连前辈,怎么回事?”
张奎面色微沉。
“无妨…”
赫连伯雄摆了摆手,“靖江水府原本阻塞河道,如今更是放纵水鬼肆意侵扰,我必须做出拼死一战的态度,只是没想到使用神器代价如此之大。”
“看来传言是真的,只有大乘境掌控一方天地元气,才能驾驭神器。”
张奎眼睛微眯,瞳孔幽光闪闪。
赫连伯雄察觉到异样,但也没说什么,任由张奎探查。
张奎本想是看看使用神器后果,看有什么丹药能够弥补,但却意外有了发现。
“赫连前辈,你这兵家血煞锻体术,似乎对肉身损害不小,如此下去,恐怕难以踏入神游境。”
赫连伯雄微微摇头,
“张道友说的没错,但这法门自古传下就是这样,长生不过虚妄,邪魔肆虐,攻伐之术才是正道。”
“嗯…”
张奎没有反驳,而是深吸口气,正襟危坐,面带严肃,
“我有一法门,愿赠予赫连家族。”
赫连伯雄顿时色变,同样神情凝重,弯腰拱手:“请张真人传法。”
张奎没有客套,踏入此方乱世,全凭天罡地煞护身,受益良多,无论是谁所创,都要对其保持尊敬。
“煞气者,天地之异气,冲于六合,散于八方…”
随着张奎的诉说,赫连伯雄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
若论煞气,张奎可是精通的很,斩妖术大成后,各种法门熟记于心。
他现在念得,是《六煞行脉术》,乃是斩妖术中的一小部分,专用与避免修炼煞气伤身,对于赫连家族所修法门正好互补。
这一传法,不知不觉到了深夜。
赫连伯雄行功后,顿时大喜,他天劫境积累日久,将煞气归拢后,只要丹药调理一段时间,必可顺利进阶神游境。
“张真人大恩,赫连家族永记于心…”
赫连伯雄又郑重行礼。
“无妨。”
张奎笑着摆了摆手,他早有传法的念头,只不过人族太过悲催,怕传了也保不住,反而让邪祟得了更加猖獗。
“赫连前辈,有件事要你配合。”
“张真人请讲。”
“明日就下令让运河沿岸百姓退往内陆…”
…………
昌运城码头。
自从镐京城毁灭后,这里就没了往日繁华,靖江水府封闭河道后,更是无一艘船敢离岸。
三日前,先是有水鬼袭扰周边城镇,随后镇国真人赫连伯雄下令沿岸百姓迁往内陆。
虽是兴师动众,百姓拖家带口,流离失所怨声载道,但谁都知道,至少会安全许多。
如今,码头已空无一人,破筐烂盆随意丢弃,河风吹动窗棱吱吱作响,如同鬼域。
一股黑烟散去,张奎露出身形,抬头望向运河。
只见河水拍岸,浪花滚滚,河面上弥漫着一股阴气,时不时有苍白滑腻的水鬼在礁石中闪现。
这些小鬼自然好对付,但赫连家族带人清理后,反倒引来了报复,一个小镇被屠。
“靖江水府在做什么…”
张奎眉头微皱有些不解,就目前所得情报来看,邪祟禁地必然建立在阴间通道上,那里也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人类对其而言,就像房子周边的蝼蚁,有事就不搭理,来了兴趣也不介意踩死一群。
但天下大乱后,靖江水府动作最大,要知道他们位于莱州与勃州交界,如今却将两州河道尽数封闭,明显有所图某。
必须搞清楚!
想到这里,张奎一股黑烟消失,操控冥土石棺沿河探查。
昌运城这边只是外围,偶有不成器的水鬼河妖盘旋。
沿河两岸,每隔一段就会见到沉没的货船,阴魂盘踞其中哀嚎,岸上是一座座化为废墟的渔村,白骨遍地,树枝上挂着早已腐烂的残肢内脏…
张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沿河前行数百米后,前方忽然阴气滚滚,一艘小型黑画舫挂满水藻贝壳,在水中如幽灵般潜行,似乎是在巡逻。
画舫甲板上,几只面目狰狞的夜叉穿着草裙手持钢叉,画舫腐朽船楼中,隐隐约约传来女人歌声。
张奎眼睛微眯,杀气再也抑制不住,施展隐身术无声无息跳上画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