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wxt好看的玄幻小說 男人不哭-第一百六十章 共處一室讀書-yhi9d

男人不哭
小說推薦男人不哭男人不哭
当晚,醉梦酒吧。
我一边喝酒一边等着卫子轩,白天的时候点了杨桃的炮,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万一杨桃是清白的,那心里肯定会恨死自己,以后算是结仇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放冷箭。
如果杨桃被查出真是奸细,那是自己最想要的结果。
心里正忐忑想着这件事情呢,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扭头看去,是卫子轩的那名特种兵保镖兼司机。
“卫少在车里等你。”他面无表情的说。
“哦。”我应了一声,起身跟着他朝着酒吧外边走去。
上了车,卫子轩的脸隐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楚有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一丝紧张。
特种兵司机启动车子,随之消失在江城的茫茫夜色之中。
大约行驶了十分钟,我便猜到了目的地应该是喻园,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之后,车子驶进喻园,此时的卫子轩才睁开眼睛,说了一句:“跟我来。”
我跟着他走进了一栋两层古香古色的木楼,在一个房间见到了奄奄一息的杨桃。
我看了一眼杨桃,又看了看卫子轩,试探着问:“卫少,这是……”
“就是她,我一直在找这个人,自从上次货出现在你的重金属KTV,我就觉得蹊跷,可惜一直没有证据,再加上她确实是一个尤物……”卫子轩像是在为我解释,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心里暗暗高兴,地龙拔了李向秋,卫子轩拔了杨桃,这让他们两人的仇越结越深,对自己越来越有利,最好两个人血拼,相互砍死对方,自己也就解脱了。
“这件事情你有功劳,我卫子轩不是小气的人,今晚这个臭女归你,明天早晨便送她上路。”卫子轩说,随后带着特种兵保镖离开了房间,并且顺手关上了门。
“卫少?卫少?”我叫了两声,推了一下门,发现被从外边锁上了。
“我去!”嘴里暗道一声,房里的灯光比较昏暗,杨桃被成大字型绑在床上,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重点部位若隐若现。
说实话,杨桃非常漂亮和性感,自己对其没有想法那是自欺欺人,但此时此刻她的惨样子,实在让人提不起那种心情。
稍倾,我坐到了她床边,本以为对方会对自己歇斯底里,但却发现她的目光没有仇恨,而是一丝祈求。
“我不想死,救救我。”她奄奄一息的说。
狂妃来袭:丑颜王爷我要了 叁月惊蛰
我眉头紧锁,伸手挠了挠头,说:“那个,杨桃,这是卫少的意思,你求我没用。”
“救救我,只要你把我从这里救出去,我便把知道的关于卫子轩的事情全部告诉你。”杨桃微弱的说。
我没有急着说话,思考了片刻,说:“杨桃,救你出去是不可能了,不过你有什么遗言的话,我可以帮你带给家里人。”
很想让她讲出卫子轩的秘密,但又不能暴露自己,走错一步,让其咬上一口,那可就麻烦了,再说了,谁知道是不是她和卫子轩在演戏,故意给自己下的套,总之在这一行混了一年多,自己除了身边的人,谁也不相信。
“王强,我知道你不是地龙的人,更不是卫子轩的人。”杨桃盯着我的眼睛说。
内心咯噔一下,表面上却波澜不惊:“杨桃,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还是想想你的遗言吧,听你你父母从小培养你不容易。”
提到父母,杨桃明显有点崩溃,不过下一秒,她又强行把眼泪忍了回去,说:“王强,你想不想知道卫子轩的制货地点?”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说:“想!”但这段时间坚持的习惯救了自己,话出口之前,停留了三秒钟,随之把这个想字硬咽了回去,脸上微微一笑,说:“我不想知道,因为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比如像你,如果不是知道卫少那么多秘密,也许就不用死了。”
在这个房间,谁知道卫子轩有没有使用手段,此时正在某个房间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既然查到了杨桃,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跟其待上一夜,对方有这么好心?也许吧,但我相信他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我的老大是基佬
或者这本来就是一个阴谋。
“你怎么样才能救我出去?”杨桃可能触动了伤口,痛得吡牙裂嘴,轻哼了一声,开口对我询问道:“只要救我出去,我的身子就是你的。”
“你的身子我确定很眼馋,但我更珍惜自己的小命,好了,你别白费口舌了,今晚你这个样子,我也没什么兴趣,好好休息吧。”我说,随后坐在椅子上,微闭上了眼睛。
“王强,卫子轩早晚也会杀了你,你以为他会相信你?”杨桃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说,心里却想着,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杨桃救出去,她很有可能知道卫子轩的制货窝点,如果将其交给赵大山,那就可以抄了卫子轩的老窝。
可这里是喻园,卫子轩的地盘,自己只要有任何异常举动,跟在其身边的特种兵保镖肯定会马上冲进来,我相信这个房间不干净,被上了手段,只是自己没有找到安装的地方罢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杨桃不停的重复着这种话,自己已经懒得再搭理她,闭目养神,不知不觉还真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多久,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王强?王强?”
睁开眼睛,感觉浑身酸痛,毕竟是坐着睡觉。杨桃睁着眼睛,正在小声叫着自己的名字。
“想说遗言了?”我问。
“嗯。”她微微点了点头。
一窝三宝:总裁喜当爹
“说吧。”
“你过来。”她说。
我眉头微皱,没有起身。
“过来一下,我怀疑这个房间有监控,遗言只想跟你一个人说。”她说。
既然是杨桃提到了监控,我借此机会光明正大的查看,果然看到了一个小红点。
心里暗暗有数,但嘴里却说:”不会吧,难道卫少有这种喜好?”
“过来,看在我快要死掉的份上,求你了。”杨桃楚楚可怜的说。
我这人对女人不太会拒绝,特别是既漂亮又可怜的女人,于是最终走到床前,俯身将耳朵放在其嘴边:“说吧。”
“我不想死。”她小声说。
“我去。”我直起身子,恼怒的说:“你有意思吗?天应该快亮了,我走了。”
“等等,听我把话说完。”
最近感冒了,浑身酸痛,所以三天没更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