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龍婿歸來 愛下-第七百五十章:陰險分享

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他担心如果迟到会发生一些事情。方栋永远不会让他轻易退缩。当他不在时,他肯定会抓住时间来建立自己的威望。
凌羽枫没有管芳霞,与光头强看着对方,光头强便明白了,直接带着芳霞离开了。
他们走的时候,方秋从门后出来。
“他不能被信任。”
方秋直接说:“方霞阴险诡诈。他只是担心方栋抢夺了他的位置。”
“没关系。”
凌羽枫说:“只要他是一个智者,他就知道把方放回去对他没有好处,而且对他的拳头也无害。”
他看着方秋,着眼睛,露出两道暗冷的杀气!
“只有一张拳击成绩单足以让这些隐藏的家庭奋战。方氏家庭将陷入混乱。”
“北山,也将彻底混乱!”
“那发生的时候,这是你的机会,你知道吗?”
方秋想说他不明白。
他不知道凌羽枫为什么要说他的机会。
他说他将来会销毁方氏家族并取代它。
即使房子抛弃了他,即使房子从不关心他,但他,仍然是房子的鲜血。
方伟也一直是他的父亲。
他在哪里可以下楼,在哪里可以消灭方氏家族?
“为什么,必须摧毁方的房子?”
方秋迟疑了一下,然后问。
没有得到答案,他内心感到痛苦。
凌羽枫转过身,看着方秋,眼神平静:“因为,他们理应死。”
“但…”
“你清楚地记得,与毒牙无关,从你走出毒牙门的那一刻起,你知道吗?”
凌羽枫挥手,不要让方秋继续问:“你静静地看着它,坐在山上,迟早会明白的。”
说完了,他不再说,直接离开了武术馆。
方秋站在那儿,无语。
他听不懂,他还是听不懂,不仅听不懂,更不想凌羽枫真的把房子放下,作为必须被摧毁的地方。
还要说,自己要灭吗?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龍婿歸來 ptt-第七百五十章:陰險鑒賞
方秋着拳头,想着,如果凌羽枫真的很想这只手,那他……他该怎么办?
当时。
芳霞满脸尴尬地洗了脸,变得有些昂首阔步。
与凌羽枫达成合作,对他来说,等于从谷底突然回到了巅峰状态!
特别是,凌羽枫给了他一页拳击频谱,这页拳击频谱足以让他获得应有的成就,可以在家里提高自己的头,在与方栋的比赛中再次占据上风。
光头强等人护送方霞到北山。
“走自己的路,记住你答应我兄弟要做的事情。”
光头强看见方霞一只眼睛,光亮的样子。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龍婿歸來 愛下-第七百五十章:陰險展示
“不用担心,我们的夏先生是他的忠实信徒。”
方霞点了点头。
这只是放开芳然。如果让一个人浏览此页面有什么关系?
在他看来,方然并不如他的拳头得分那么重要。
看着光头强和其他人离开,方霞的眼睛睁大了,从怀里掏出凌羽枫到拳头谱,笑了。
“有一页,肯定还有其他,凌羽枫啊凌羽枫,犯了你应该了解的真相,现在我听不懂,但是如果有几个隐蔽的家庭联合,你只能鞠躬!”
他哼着一声,紧握好拳谱,转身朝北山走去。
他非常清楚自己不够强大,无法获得更多的拳击成绩,现在最重要的是巩固自己在心中的位置。
确保将来可以成为家主。
只要他有足够的话语能力,他就能够说服方伟,甚至请两个老人走出,与其他几个隐蔽的家人团结在一起,凌羽枫的拳头谱,一起拼搏!
即使凌羽枫严峻,即使东海是一堵铜铁墙,但只要几个隐族在一起,凌羽枫除了鞠躬,别无选择。
方霞暂时不想要那么多,事情总是想一步一步做。
他迅速走向芳的家。
但是在那个时候。
手绘笔法。
方伟的脸还有些难看。
尽管芳然没有离开,但是现在她离开了,没有太大的意义。
如果她第二天死了,这个家庭将不会有任何损失。
但是方秋被凌羽枫带走了,他现在只是觉得,似乎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与方然相比,方秋不应该放他走。
“父亲,这些年来,我们的家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羞辱过。父亲真的会这样吞下去吗?”
站在方栋下面,声音充满激情,充满愤怒,“他将凌羽枫带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服从他?”
“如果我是方霞,我会自杀,也绝对不会让凌羽枫,有机会利用。”
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和不情愿,仿佛方氏家族的威严对他来说比他自己的生活更重要。
“方霞确实做得不好。当他回来时,我会惩罚他!”
方伟嗡嗡作响。
他看了看房东,想知道两个兄弟哪个更好。
至少在目前,方栋显然不多说镇定,对方佳声誉的重视,也要比方夏好很多。
“父亲,我乞求去东海!”
方栋大喊:“我想夺回拳谱,让凌羽枫跪在我脚下道歉!”
“我们的家庭力量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而受到侮辱。”
丰满!
方栋直接跪下,“施能杀人,不可耻!”
“如果有人侮辱我,我会杀了他!报仇!”
我父亲的允许!
方栋的脸庞,充满严肃,带着一丝决心,似乎即使死在东海,他也不会犹豫。
“你在干什么?
方伟看了看房东。
父亲!
方栋红着眼睛,嗓子嘶哑,“我想到凌羽枫那进取,霸气而霸气的外表,我不愿意!”
他握紧拳头时发抖,显然愤怒无法控制。
“为了让父亲知道你对聚会回家的感受,你放心,只要方霞安全地回来,凌羽枫就会为此付出代价。”
方伟用眼神的感激帮助了方栋,叹了口气。
这让方栋感到高兴。
等到夏天回来?
好吧,他不能回来了!
凌羽枫这种人,不能轻易离开夏天的生活,更何况,他安排了一个人,在路上拦截夏天。
方霞还没有回到北山,他只好在外面死了。
“父亲,如果凌羽枫不信守诺言,就杀死了芳霞……”
方栋停顿了一下,脸上挂着忧虑的表情看着方伟。“我的意思是……”
听到这些话,方伟的脸变了。
不是说他没有考虑过。
但是那个凌羽枫敢吗?
那位疯子,敢于击败方洪山,敢于伤害被囚禁的方霞,敢于独自来到北山,他还不敢做什么?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