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線上看-第兩千五百六十九章 端倪展示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葛西来不光是比较复杂,做事也有章法。
刘真人着重强调一点,“西来真人这个神魂印记密纹,只有他的长子知道,他的意思是,如果他的长子不幸被你们杀了的话,那这个秘密就永远解不开了。”
“切,”瀚海和千重齐齐不屑地哼一声,那意思很明显——井底蛤蟆,见过多大的天?
然后瀚海真尊看千重一眼,“前辈如此表示,那当是有把握的,还请您不吝出手。”
千重摇摇头,淡淡地发话,“我肯定做得到,但是咱们既然没有杀他大儿子,让他大儿子来解不就很好?有省事的方式,为什么不省点事?”
话是这么说的,其实两人都知道,强行解开神魂印记密纹,并不存在百分之百的把握,虽然他俩也有应对意外的手段,但还是那句话,天琴位面的秘术真的是数不胜数。
那么,眼下既然有简便保险的手段,又何必去刻意卖弄。
瀚海真尊闻言也不做声了,只是心里暗叹:我还是有点着相了。
千重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轻笑一声发话,“年轻嘛,这很正常。”
卫三才“噗嗤”笑出了声,一千多岁了,还被人说成年少轻狂,想必心里不是滋味吧?
没过多久,黑曜石上的内容就被破解了出来,上面的信息也不多,葛西来说自己如果出事,怂恿他去找隆阳真仙的是灵木道楠安真人,但是此事幕后尚有其他势力。
因为他知道,楠安真人其实已经陨落了——这个消息非常隐秘,亏得是他在灵木道经营多年,有些别人不知道的关系,所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个陷阱。
葛西来一直在努力经营灵木道的生意,一度经营得还算不错。
但是生意这种事情,不是努力了就一定能经营好的,尤其像葛西来这种没什么根脚,纯粹靠眼力价吃饭的主儿,灵木道随便有什么动荡,生意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比如说一开始,他下重注收买了一名元婴初阶,分管相关事务的真人是元婴初阶的师弟,他也巴结得很好,结果后来换了人负责,是元婴初阶的弟子,那弟子就不买他的账。
师弟买账,徒儿却不买账,他到哪里说理去?
找元婴初阶告状?别逗了,人家是师徒关系,他只是外人,告状不成的话,后果很严重。
不知不觉间,他在灵木道的生意就是江河日下,跟他有没有努力关系不大,运势如此。
楠安真人找他办事,按理说是个脱困的良机,但是葛西来很清楚,楠安真人在半年前松战板块的一次战术演练中,不幸陨落了。
都市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五百六十九章 端倪展示
战术演练陨落,是很丢人的事情,灵木道封锁了消息,实在很正常,但是葛西来到处收买人心,钱也不是白撒的,所以在一次喝酒的时候,有人不小心泄露了一句。
所以楠安真人找他聊天,他早就知道这是个西贝货,但是……他总不能不去吧?
见面之后,楠安真人向他表示,我知道你惦记松战板块的业务很久了,我给你安排一件事,去见个大人物,把大人物交待的事情办好,这个业务……也不是不能分给你一点。
这个逻辑真的很正常,灵木道弟子遇到一些不是很方便的事情,就会交待给一些代理人去操办,甚至他给出的筹码都很有限——可以考虑分给你一点。
可正因为有限,反而显得真实——帮个小忙,业务就全给了你,这个不合理的。
葛西来也认为价码公道,但问题的关键是……楠安真人已经陨落了!
他当然不会傻到去问——“你特么到底是谁装的”?所以他只能表示,我最近业务比较饱满,短期内可能顾不上去拜访那位大人物、
结果楠安真人表示:业务比较多吗?我知道你在灵木道有些项目不挣钱……要不砍了?
葛西来在灵木道,有些项目是真的不挣钱,赔钱赚吆喝,但是没办法,没根脚的人就是这么苦逼,不这么操作,体现不出诚意来,挣钱的项目当然就跟你无缘。
可是,他真不敢让对方砍项目——我要敢答应下来,你砍的肯定是我赚钱的项目吧?
反正看对方架势,铁定要拧着他办事,他也就没得选了:那行,我一定把对方招呼好。
然后楠安真人就给了他一个位置——居然不在灵木道的地盘内!
如果葛西来不知道这楠安真人是假的,没准还要仔细打听一下,但是已经知道是假的了,详细打听会让自己更加被动,于是他只是“恰如其分”地疑惑一句:不是灵木道的人?
左右不过是演戏了,他就不信,自己的演技,能比这些高高在上的宗门弟子差了。
果不其然,楠安真人不觉得他的质疑过分,只是很不耐烦地表示:我让你去,你去好了,这是想照顾你点业务,不想去也由你。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五百六十九章 端倪分享
搁在地球界,这种手段叫画大饼,甲方这么操作,乙方鲜有不中招的——大家都知道可能是假的,但是……万一呢?
然而葛西来知道,对方不是在画大饼,自己不想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毕竟都冒充楠安真人办事了,还有啥事做不出来的呢?
他选择继续演戏,思索一阵之后表示,“楠安真人这么看得起我,这机会我一定抓住。”
离开之后,他就没命地打听,那个地方住的到底是什么人。
因为他已经预见到了危险,所以舍得花钱,而且绝对要绕过灵木道的耳目。
灵木道在这一方面,其实也挺警觉的,但是他们失败就失败在:他们真没想到,葛西来已经看穿了,楠安真人是个冒牌货。
所以他们就低估了葛西来在这件事上的投入——不管是精力上的,还是金钱上的。
葛西来花钱花到自己都心疼,但是没有办法,他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助的大腿。
经过了一个月小心翼翼的打探,他骇然地发现:那个远离灵木道地盘的大人物,很可能是出身于上古家族的熊家,他顿时傻眼了——有熊氏?
首先熊家这个姓是特别牛哔的,比姚家倒是差一点,但是熊家是轩辕氏的分支,也就是说,现在的轩辕家,都可能是熊家的后台——虽然轩辕家可能不这么认为。
现在小界家族里面排名第一的姬家,跟熊家一样,也是轩辕家的起源。
熊家后来发展得不行,跟姚家差不多,也是销声匿迹了,现在三百秘境家族里也有熊家,但那不是上古熊家,倒是有诸如屈家,也是出自熊家分支。
其实屈家……也有一些复杂,三百秘境家族里,有两个屈家,排名比较靠前的是有熊氏的屈家,排名比较靠后的是有扈氏的屈家,两者不同源。
但是排名靠前的出身熊家,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熊家现在没落了,甚至都没有人提起了,但是葛西来本来就有所准备,下得辛苦也够多。
按说上古熊家的实力,并不比上古姚家差很多,哪怕残留下来的人都比较愧对先祖,也不至于被他这种不入流的小修者发现。
但是万事就怕认真,而且对葛西来来说,这可能是灭顶之灾,容不得他不认真。
当他打听清楚对方的大致根脚之后,他也只能暗叹一声:完了,对手是熊家,脱身之类的想法,就不要有了。
这种对头,强大到让他绝望,他的朋友圈里,找不到任何可以抗衡的臂助。
如果他能知道,熊家打算对付什么人的话,也许他还会有一丝机会——我惹不起你,但是我可以投靠你的仇家。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并不知道熊家和灵木道加起来,打算对付谁——这肯定是个很强悍的对手,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求助无门。
然后,他只能硬着头皮去见那个“大人物”。
真的是大人物,虽然只是元婴高阶,可是对他来说,是不可高攀的人物。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大人物适当地流露出了应有的傲慢,但是在一番交谈之后,也放心地递给了他一块黑曜石:我听说你跟隆阳真仙有交情?你让他帮我办个事,具体事宜……都在黑曜石里了。
葛西来在一瞬间,就感到了浓浓的恶意:楠安真人就是松战板块的,隆阳真仙也是松战板块的供奉,你们做这个事情,要通过我这个外人……合适吗?
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且问题很大。
然而,这时他已经别无选择了,所幸的是,在来见此人之前,他已经留下了后手——我失踪了无所谓,但是谁想因为我的原因,对付我的家族,那就劳烦刘老弟你拿出黑曜石。
其实他还想传出消息,说熊家这边出面的是一个元婴高阶,然而他不敢赌,赌对方会不会暗中窥探自己,在他想来,自己有极大的概率是被盯着的。
葛西来很清楚,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发现对方的窥探,只要他稍微有所异动,对方直接出手搜魂都是轻的——已经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不可能容得下蝼蚁的破坏。
所以在离开之后,他就直奔松战板块而去,没有任何的犹豫。
当然,在他心里也藏着一丝侥幸:希望这件事没有我想的那么重要……
(更新到,二月最后两天半,月票能到六千吗?现在差得也不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