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上黨之戰 九相伴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攻城之战,最大的障碍是城墙,城墙的建立,就是为了阻挡进攻的,有城墙在,哪怕兵力再强,也会使不上力。
在攻城之中,攻城的兵力是守城兵力的五倍,想要攻打下来,都没有这么容易,若有十倍,才算是有不少的胜算。
如今明军的兵力,和城中燕军的兵力来说,相差不多,顶多一倍而已,想要达到一个围城的效果,那是很难的。
但是攻城来说,倒是还有一战之力。
另外明军的战斗力可以算得上是双倍与燕军,这是训练有素,军阵配合,武器装备的超越,等等形成的战斗力差距。
不过想要强行攻打下这一座城池,也是有些的艰难的,甚至最后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才能做得到。
这也是张辽为什么搞这么多事情,频繁换将,消耗,激战,非要把燕军的主力拖的筋疲力尽的缘故。
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
而且他还有一个杀手锏,是他最大的依仗,能顺利的破城而入。
………………………………
夜风萧瑟,有一丝丝的寒意。
长子城。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一座城池的南城门,历经战争洗礼,早已经千仓百孔了,而且城墙还有一些地方已经坍塌了。
这可以体现出,这数日以来的明军进攻的凶狠。
鞠义在城墙上走动,看着守夜的将士的,不免鼓励一番:“将士们,挺起精神来,只要熬过这数日,我们援军就到了,到时候攻守防方位会立刻的转变起来了,我们就可以报这围城之仇了!”
他知道将士们的士气已经很低了,甚至连他自己都有些没有了信心,这样的交战和损耗之下,已经让他有了不少退意。
若非是要争一口气,他或许早就跑了。
不过现在,他也撑不住多就了,如果燕军援军在这几天之中,还没有出现,那么他未必还有信心撑下去。
“将军!”
这时候,审配一袭长袍,从城下走了上下来,对鞠义行礼。
“夜色深沉,你不去休息,来此作甚?”鞠义看着审配,他非常感激审配,审配这些时日在身边,他才感受到,一个军师的重要性。
若非审配在身边,他可能已经兵败了。
“接到了一个消息!”
审配低沉的说道。
“什么消息?”
“皇叔传来的,你看看!”
鞠义把这消息布条拿过来,看了一眼,眸子有一抹闪烁:“这应该是好几天之前就已经传来的,为什么迟迟不能到达?”
“应该是被拦截了,数路传讯之中的,只有这一路抵达了。
“都是一群废物!”
鞠义冷喝一声。
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拿着布条,问审配:“你认为,三将军会来吗?”
“不好说!”
审配说道:“若是二将军,倒是不用怀疑,可三将军向来桀骜不驯,他会没有皇叔军令的情况之下,舍弃自己的战场,来救将军吗?”
“吾等乃降将,三将军向来看不起啊!”鞠义苦笑。
张飞这人,性情有些自大,刘备可以礼贤下士,他倒是对一些降将的意见比较大,对自己也很少给一个好脸色。
“为什么不是让二将军回来?”鞠义突然问。
“这就不知晓了!”
审配摇摇头,道:“河内战场,更重要一些吧,破河内,直入河南,把整个战线往南部压制,这才是能让主力南下的一个关键,这时候不会为了上党这条线,放弃河内的布局,而且……”
他的眼眸有一抹闪烁:“我总感觉皇叔布局不止如此,若河内战场也是一个引子,那么河内战场掩盖的,或许才是皇叔真正想要攻破雒阳的路线!”
“是吗?”
鞠义沉默了一下。
战略部署的事情,他不想要执着太多,也没有深究到底,他现在比较关系,谁能为他揭上党之围。
数日苦战,他已经到了一个绝境了,再打下去,他会首先兵败,到时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了。
“不管如何,有援军的消息,总算是好消息,审长史你把这个消息,悄悄的传遍全军,让将士们也能有点信心!”
鞠义叹气:“在这么打下去,某家就算能沉得住,将卒们恐怕都撑不住了,两日之内,出现二百余的逃兵,某家执兵以来,出现最多逃兵的一次了!”
出现逃兵,那是因为士气低落,打的害怕了,将士们也是血肉之躯,也会贪生怕死,有些将士就会逃出军营。
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而且逃兵被抓到了,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在战场上作战也是死,被抓到也是死,还不如死的一个威武一些。
除非是出现大规模的军心溃散的情况,才会出现大规模的逃兵情况,燕军出现逃兵,这说明燕军将士的军心已经跌落到了冰点了。
这长子城,已经撑不住多久了。
不过鞠义并没有想到,决战将会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之内,直接打响了……
……………………………………………………
城外。
明军将士们正在抓紧时间养精蓄锐,而且将领们却在彻夜的商讨的战术布置,商讨作战的每一个细节。
中军指挥部先有了作战战略,然后下达任务给每一个军,每一个军的军部展开讨论,分布任务进入每一个营。
明军建立起来的参将系统,就是为了在大战之前,把作战计划做的仔细,有备无患,才能更好的压低伤亡,应对突变。
可就在距离决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张辽收到了景武司传来消息了。
这消息直接打破了张辽的所有部署。
“张飞的主力距离我军不足八十里?”
张辽勃然大怒:“景武司的暗子都是干嘛吃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现在才汇报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吾等办事不力,请上将军责罚!”
景武司并州掌旗使罗药,一个消瘦的青年,俯跪在张辽面前,拱手请罪。
“现在请罪有什么用!”
张辽深呼吸一口气,景武司虽受到枢密院调遣,但是和枢密院是两套不一样的系统,他也没有权力去责罚景武司,而且这时候,不是追究责任的事情。
他低沉的问:“张飞的情况,摸清楚多少了?”
突如其来一股兵力出现,已经足够让他的计划流产了,而且这即将不是攻城和攻不下城的事情,而是攻守之间的一个方位,可能都会调转。
张飞加上鞠义的主力的,有资格直接在野外和明军决战了。
如果鞠义依靠主城,张飞野外牵制,是有可能把他们的主力拖死在这里的,到时候张飞只要再断自己的粮道,那么就是瓮中抓鳖。
“具体情况还在打听,目前我们知道的是,他们的兵力不会超过两万,而且先锋兵力顶多五千,距离我们不足八十公里,主力还在将近两百里开外!”
罗药拱手禀报:“他们是用技术性战术欺骗了我们,佯攻河南,可没想到他们会突然转道北上,而且行军速度很快,我们没有反应过来了,而且大部分探子都安排在河南监督他们的动向,让他们钻了空子,直接逼近长子城!”
“也幸亏我们在他们军中布置了一些棋子,才能在最后得到消息,在他们杀进来之前,通报你们,不然等到他们的直接出现在你们的后翼,那就问题大了!”
罗药有些情形,当初在的张飞军中布子,也只是随手的事情,不算是很在意,也幸亏做,不然这一次,景武司就彻底失职了,他这个并州掌旗使,估计要背负大部分的责任了。
“另外日月第二军也被他们技术性的欺骗,目前还在河东,哪怕反应过来,想要追击上来,也需要时间!”
罗药小心翼翼的看着张辽。
张辽闻言,也有几分后怕,他来回踱步,沉思了许久,咬着牙,目光看了一眼罗药,倒不算是很责怪,毕竟他也能理解这样的突发情况,能在最后把消息传回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在这种冷兵器时代,消息的传递,可没有这么容易。
他想了想,低沉的道:“罗掌旗使,事已至此,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是失职还是立功,日后陛下说的算,如今我们需要同心协力,你就帮我盯死他们,我要最详细的消息,兵力部署,行军情况,精神状态,武器装备的情况,都要清楚,而且要快!”
“是!”
罗药点头,迅速的退去。
张辽召集的各军部主将参将,在战前进行一次最后的军情商讨。
“现在有一个意外的问题出现了!”
张辽非常直接的告诉众将:“张飞的主力放弃的河东战场,直接进入上党了,如今先锋已经距离我们不足八十里,如果昼夜行军,明日一早,可能就能出现在我们的后面了!“
连夜行军会损耗大量的体力,一般情况之下,不会这么做,但是也很难保他们为了兵贵神速而这样做。
如此一来,明军只有一夜的时间准备,不然就会直接暴露在张飞主力的攻击范围之内了。
这样一来,必然就会形成一种被动的效果。
“那我们攻城决战怎么办?”
众将闻言,都有些楞了,关键情况,出现了这样的变数,还真是让人的意料不到啊。
难道要放弃战略攻城。
“闵吾中郎将,你认为呢?”张辽沉得住气,并没有乱,他看着三大中郎将,先闻闵吾的想法。
闵吾想法多了,有谋士之才,也有独断之魄力,是一个帅才,在某种程度之上,比雷虎庞德,更有潜力。
当然,他西羌王的身份,会限制他很多前途的,如果是在前朝,甚至连出头之日都没有,不过在大明,以陛下牧景开明,倒是有机会日后成为朝廷重臣。
“除非我们有一夜破城灭敌之信心,不然退兵是我们的最好的选择!”闵吾想了想,有些低沉的说道。
“不能退兵!”
最不甘心的是雷虎,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才把长子城逼到这个地步,临门一脚要撤,他绝不愿意,他拱手对张辽说道:“上将军,末将请战,立刻开战,夜袭长子,不计伤亡,不破城池不罢休!”
这时候,他宁愿拼命,绝不后退半步。
“上将军,末将也认为,这时候撤兵,并非良策,我们付出了这么多伤亡,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哪怕是凶险一些,我认为还是有机会能赌一把,攻下长子城的!”
庞德也站出来,拱手说道。
谁也不甘心在这时候撤兵。
一旦撤兵,上党之战等于失败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他们已经付出了沉重伤亡代价,可却没有任何战果。
这样的结果,不是他们能承受得起的。
这就好像一个赌徒,把所有本钱都已经砸进去了,这时候突然告诉他,让他走人,这根本没办法离得开赌桌啊。
包括张辽,又何尝的甘心啊。
张辽看了看闵吾,又看了看庞德雷虎。
他麾下,日月第一军,昭明第二军,昭明第三军,三军主力加起来,有四五万之多了,战斗力能堪比八万燕军以上。
这一战,倒不是没有机会。
只是冒险比较大。
风险大,受益也会大。
他来回踱步,沉思了良久,时间也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甚至已经接近了他们计划要夜袭的时间了。
众将倒是不太敢催促,这时候做出决定,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雷虎,庞德!”
张辽终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在时间的一点一滴之下,他终究有了决断了,他看着雷虎庞德两人。
“在!”
“若有机会能让你们杀入城去,一夜之间,能不能解决鞠义?”张辽幽沉的问。
这时候,他的杀手锏要派上用场了。
火炮军虽然没有来。
但是一种新武器却运输来了,这是牧景给他的底气,能瞬间破开城门的杀手锏。
“一定可以!”
雷虎庞德拱手说道,他们愿意立下军令状。
“好,那我们就赌一把,这一战,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不退!”
张辽声音变得坚定起来,既然有了主意,那么就不会想太多了,接下来就是如何布置的事情。
“闵吾!”
“末将在!”
“你的日月第三军负责立刻拔营,往西南,在羚羊山这里,堵截张飞主力,必须要堵两日以上!”
就算破城,他起码要两日来收拾长子城。
“末将当不负使命!”
闵吾拱手,躬身领命,没有半分推脱,他已经非常熟悉明军的作战风格了,可以商讨,但是主将有了决定,那就是军令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