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乏味的世界!分享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李北牧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萧如是的质问。
相反,他目光平静地点了一支烟:“我回去,是给你儿子一个亲手复仇的机会。”
“他已经知道真相了。”萧如是淡淡说道。“他未必还会对你感兴趣。”
“你不了解他。更不了解男人。”李北牧说道。“我虽没亲手杀死楚殇。但你们楚家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我。你以为,楚云会放过我吗?”
萧如是闻言,更是不屑地说道:“你以为,楚家真是因为你,才会如此吗?”
李北牧没有反驳什么,只是面色平静地抽了一口烟:“至少楚云是这么以为的。这就够了。”
萧如是也是陷入了沉默。
这里面,藏了太多太多的秘密。
多到纵然是萧如是,也无法面面俱到。将所有信息归拢起来。
但她知道。李北牧的回归。才是这场大戏的开始。
才是整个格局,悄然发生改变的开始。
她暂时不会回国。
楚云,也并不需要她的现身。
她还在等。
等待一个更合适的契机。
等待一个她不得不现身的契机。
那一天,或许会出现。
又或许,永远不会出现。
萧如是的内心是矛盾的。
也充满了纠结。
她是一个极聪慧的女子。
她极少会因为某些心事而犯难。
但这一次,作为庄园主人的她,真是出现了一些忧虑。
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她的儿子。
“去吧。燕京大舞台等着你。红墙大舞台,也等着你。”萧如是缓缓站起身。“不论你怎么做,也改变不了我儿子即将成为红墙第一人的大势所趋。”
“只是未来的第一人。不是现在的。”李北牧也站起身来。“未来何其多变。谁又能影响未来呢?”
萧如是双眸放光:“我一直在做未来的事儿。只局限于眼前,永远都是鼠目寸光。”
“萧老板。我该离开了。”李北牧微微一笑。没有在意萧如是的态度。“正如你所说,燕京大舞台在等待着我。而我等待这一天,也已经等了足足三十多年。”
……
李北牧离开后。
老和尚出现在了巨大的阳台上。
他没有坐下。
而是站在了萧如是的身边。
“楚云经此一役,武道境界必定有所提高。”老和尚说道。
“和李北牧相比呢?”萧如是随口问道。
“您比我更了解李北牧的武道实力。”老和尚说道。“您心中的答案,也比我更精准。”
“我只想听听你的答案。”萧如是说道。
“有差距。”老和尚直白地说道。
“差距大吗?”萧如是问道。
“很大。”老和尚说道。
“那你呢?”萧如是忽然开口问道。“你和李北牧比起来。差距大吗?”
“打过才知道。”老和尚神色平静的说道。“您如果有需要,我现在就去追他。”
“这不是你的事儿。你也没理由去找他。”萧如是淡淡摇头。“如果你俩都死了。那这个世界,也就太乏味了。”
她的话语,很耐人寻味。
就连老和尚,也听出了别样的滋味。
但他没有多问。
也不知从何问起。
片刻的沉默之后。
老和尚抿唇说道:“小姐。您说楚云未来的生活,是不是会一直保持高强度的压力?”
“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的。”萧如是点头。
“他太累了。”老和尚微微叹息。“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轻松过。”
“我知道。”萧如是神色平静地说道。“作为楚家后人,他只能如此。”
“这对他不公平。”老和尚摇头。
“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公平可言。”萧如是很强硬地说道。
“但您本是有能力让他活在公平的世界。”老和尚说道。
“你太看得起我了。”萧如是微微眯起眸子。“如果我真的有这个能力。他至少不会从小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您会遗憾吗?”老和尚问道。
“我不遗憾。”萧如是缓缓站起身。眉宇间,写满了冷冽之色。“但我很生气。”
说罢,她转身离开。没有再继续讨论任何话题。
……
宋世英的讣告,已经发了。
大众似乎对这样一位大人物的生死,也并没有太感兴趣。
毕竟,他是一个既不会让民众感到娱乐。也不会在电视上,为大家奉献记忆点的大人物。
死了,便死了吧。
像他这样的大人物。
死了一个,还会出现一个又一个。
就如一茬又一茬的韭菜。层出不穷。
但宋世英的死。
对宋家,对红墙,都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震荡。
新老势力的斗争,已经出现一定的规模。
豪门对长老会的不满,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见的高度。
反倒是宋家,异常地理性和低调。
包括宋家背后的赵家,也格外的平静。
并没有因为宋世英的死,而发表任何态度。
当然,也不敢。
蛰伏,才是当前局势之下,宋家最好的选择。
保留火种,为将来再度登顶而做好准备。
楚云也真的沉住气,一直留在医馆养精蓄锐。
这一次,他要恢复的不仅是身体。
还有对武道境界的理解。
他知道,李北牧即将回归。
而单凭现在的武道实力,是不够去对抗李北牧的。
李谪仙,只是一个起点。
他真正要挑战的,要对付的,是古堡一号,那个神一般的男人。
想要正面对抗李北牧,传奇巅峰境界。或许才是一个开始。
而终点在哪儿,楚云甚至无法给予评估。
半个月后。
楚云终于离开了医馆。
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陪顶梁吃了顿丰盛的晚餐。
顶梁一句多余的话也没问。
而楚云,也只是言简意赅地阐述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儿。
当然,会避重就轻地错开一些敏感东西。
比如他的伤势。
比如他面临的生命危险。
“外面很乱。”苏明月帮楚云盛了一碗汤。“也不太平。”
“家里不乱就好。”楚云微笑道。“外面再大的风浪, 我也不怕。”
苏明月抿唇说道:“嗯。我和英雄都会支持你。”
“有你们的支持,我无所畏惧。”楚云仿佛在豪气干云地喝酒,一口气干掉了碗中的浓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