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御九天 ptt-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看書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吼!”
浑身蓝焰的蕉芭芭眼角还挂着泪珠,脸上却早已是狰狞遍布,作为一只母熊,竟然被捅了菊花,是可忍孰不可忍!它一声狂啸,盛怒中小山般的身躯朝肖邦的的龙卷直扑过去,足足两米长的熊臂,此时竟强行将那龙卷的‘根部’抱住。
沙沙沙沙~~旋转的气流在蕉芭芭身上摩擦过去发出刺耳的声音,就像锋利的刀片一样,强如蕉芭芭的肉身,竟然都被瞬间割得伤口遍布,激荡的气流更是刮得它身上的蓝焰乱飞。
可蕉芭芭显然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它眸子里的蓝焰在这瞬间变得更盛了,直似要喷涌出来,双臂狠狠勒着那股龙卷气流,双手十指更是已经完全插进了旋转风暴中,像钉子一样要想将它牢牢钉死。
“吼吼吼吼!”
蕉芭芭爆吼声连连,龙卷气流旋转的威势和速度居然微微一顿,有被它强行以蛮力控制下来的迹象,龙卷的顶端也不能再像刚才那样鞭扫了。
狂暴到极点的蛮力,蕉芭芭的两只大脚宛若扎根而一样陷进地里,怀中龙卷的摩擦带着它身体抖动,竟让人感觉连这整个广场都随之微微颤抖起来。
双方如此僵持了约莫两三秒钟,龙卷已被蕉芭芭强行勒得缩水了一圈儿。
可肖邦一直紧闭着的眸子此时却突然睁开,五感的完全开启就像是解开了某种封印,让他的魂力在瞬间得到一个爆发式的提升。
他身上闪耀起无穷金光,全身的魂力都在此时爆发,一层金光由内而外,在瞬间渡遍全场。
已经快被蕉芭芭掐静止下来的风暴气流,此时就像是突然挣脱了束缚,内旋外旋,层层相隔、层层环绕,却又相互并不干扰,却在那内外旋转中形成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
咔咔咔咔~~
散乱的风暴气流在瞬间归位,并不再是之前那种散乱的简单龙卷风暴状态,而是宛若实体化,通体光亮,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精密齿轮,并形成一颗隐隐的龙首。
轰~
凝聚的龙首猛然抬头,原本空洞宛若眼眶般的位置处,被肖邦金色的魂力填满,瞬间射出万丈金芒。
紧跟着,地上金光四溢,龙神顶着头顶的狂暴雷霆拔地而起,顶着惊诧莫名中的蕉芭芭,一起呼啸而上。
吼~~!
——升龙!
这是放大招了。
克拉拉也是眼前微微一亮,自身虽然只是个虎巅,但身为人鱼族公主殿下,眼界却是十足,她饶有兴趣的说道:“不错哟,好像比上次看他用这招时更快了几分,这才几天时间。”
旁边的老王却是看得连连摇头,这几天拼命的实战,这家伙还是没能突破那层坎,一味去追求招数的精益求精有什么用?突破鬼级可不是靠这个,这家伙还是太死板,缺乏创造性……
周围其他人可不是老王这态度,都是看惯了肖邦和股勒实战的,对他这招的威力了如指掌,此时不由自主的全场安静下来,目露期待之色。
只见肖邦全身金光耀眼,升龙之势一成,立刻便是势不可挡。
轰!
冲天的龙柱扶摇直上,漫天的火球、岩浆在这冲天而起的金龙面前就仿佛气泡一样被轻易戳破,蕉芭芭连同着空中的温妮更是被这升龙之势正中,直接顶着飞了出去,穿过那片温妮自设的蓝焰云层,眨眼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场中瞬间就已只剩下肖邦一人,他抬头眯着眼睛看向半空,似乎是想透过刚才被升龙冲破的‘云层’看看具体攻击成果,可温妮是被冲飞消失了,那大片的火云却还未曾有半分消散的迹象。
周围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巴,虽然知道肖邦很强,但在几乎所有人的眼里,都不认为他真的可以战胜李温妮,可现在……
“人呢?温妮队长呢?”
“鬼级的温妮队长居然这么轻易就被人打飞……这是跌到哪里去了?场外?话说,咱们这比赛有场外限制吗?”
“好像没听班长和黑副班说啊……”
周围的鬼级班弟子们此时才刚刚反应过来,各种喧嚣声顿时四起,不少人都在瞪大眼睛四处寻找,可还不等他们找到目标,却感觉场中魂力一炸,阵阵金色的光浪从肖邦的身上疯狂四溢。
他脑袋微仰,目光锐利、直视上空,双腿微曲,双拳并拢腰间,整个身体呈一种蓄积姿态,疯涌的魂力在瞬间开到了最大马力,化为金光在他身周层层盘绕,仿佛在酝酿着一招更可怕的招数。
周围的弟子们都是一呆,温妮在上面?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有不少人顺着肖邦的目光抬头朝空中看去,可除了那蓝焰云层外,其他却什么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什么情况?
几乎所有人此时都抬着头,可真正能穿透那蓝焰云层,看到上面具体情况的却是屈指可数。
老黑算一个,夜叉族的鬼眼可以看破一切虚妄,那片遮眼的蓝焰云层在老黑的眼中宛若无物;克拉拉和她身后的老海狮也能,一个眼界高绝,一个本身已是鬼巅;那片蓝焰云层太厚,云层中汇聚的魂力也相当混乱,极易混淆你的判断,除了前面那几个,也就只有股勒、雪智御等寥寥少数高手能有所感知了。
当然,还有班长王峰。
老王的眸子中有淡淡的金光闪耀,虫神眼开启,目力轻易就穿过了那蓝焰云层。
只见此时在上百米的高空中,金色的升龙已散,温妮双手按在蕉芭芭的头顶上,有海量的魂力正在朝蕉芭芭身上灌入,将它身上原本就已经十分强盛的蓝焰得到了蜕变,火焰高度凝聚,膨胀得好像一个正圆的发光球体。
而也就在此时,下方的肖邦动了,内外螺旋的气流在瞬间再组升龙之势!
连续两发,这已是一周前肖邦的极限,甚至第二发时往往会因力有不逮而威力稍弱,而此时此刻汇聚的升龙,比起之前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是得到了增强。
吼!
金光腾跃,只见那猛然抬头冲射的金龙,此时竟不再只是普通单一的龙首,而是化为了一条清晰可见的真龙,它身上那每一片金色的鳞甲都纤毫毕现,甚至连飘舞的须发都根根飘摆。
这是来自龙月帝国,真龙血脉的龙之子。
——升龙!
轰!
比之前粗壮了一倍有余的金龙,以势不可挡之势飞射而上,眨眼间已冲破蓝焰云层,朝着正在积蓄力量的蕉芭芭和温妮冲来。
那家伙进步有点快啊!
温妮能感觉到下方肖邦这最后一击所蕴含的恐怖力量,换在一周前,她可能还真有点搞不定,就算仗着鬼级力量硬抗不败,但绝对也得受点伤、挂点彩,要是一个鬼级打虎巅还要受伤,那赢了也等于输了。
幸好老娘这个周也没闲着……
一道精芒从温妮的眼中猛然闪过,按在蕉芭芭头顶上的双手猛然一推。
专心积蓄力量中的蕉芭芭,铜铃般大的熊眼猛然睁开,浑身蓝焰将它裹得就像是一颗球,在温妮全力的推送下,庞大的身躯裹挟着那圆球魂力,化为一道宛若直线下坠的蓝色光柱,朝金龙碾压下去。
魂霸——魔熊降世!
轰!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肖邦的结果,那就是——惨烈……
在那降世的疯狂魔熊面前,凝虚化实的金龙就像是空心的竹竿,被一把柴刀从中劈下去一样,整条虚化的金龙都被整整齐齐的一分为二,那叫一个势如破竹。
魔熊宛若一颗铁球直砸到底,别说最后的杀伤力了,光是下坠的风压都已经将肖邦死死压在地上无法动弹分毫,要不是蕉芭芭最后关头留了一手,恐怕就真不止是输这么简单了。
鬼级的魂霸技能,就是这么恐怖。
“哈哈,我就说肖邦会输吧!”摩童哈哈大笑,范特西队和温妮队现在可是一伙的,而且也只有这两支队伍赢了,月底时才有看老王和老黑互殴的精彩瞬间。
“虎巅打鬼级,终究还是太勉强了。”雪智御摇了摇头,她是肖邦队的一员,队伍输掉,多少还是有些患得患失。
这个结果其实也是可以预料的,只是……王峰师兄为什么一定要选两个虎巅队长,并以此为赌注呢?难道当真是为了还黑兀凯一个心愿,故意选择了更弱的队伍,从一开始就决定要月底陪他打那一场?
雪智御想着,忍不住朝旁边的王峰看过去,却见老王摸着下巴、看着场中有些垂头丧气的肖邦,目光深邃,压根儿就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王峰师兄……雪智御摇了摇头,终究还是感觉自己的猜测也不一定正确,这样选择一定有王峰师兄的道理吧。
温妮胜,总比分三比二,温妮队也是最后的赢家。
当黑兀凯宣布出结果时,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兴奋的欢呼声,都是温妮队和范特西队的人在欢呼,从分队那一刻起,大家的荣誉感其实就已经和今天的胜负挂上钩了,再想想下个月多出来的一半修行资源,真是让人想不兴奋都难。
肖邦队那边则是一片叹气声又或失望的呆滞样,但却也并没有人在哔哔指责,几个距离肖邦较近的,此时都是快步上台,扶住略微有些虚脱的肖邦。
队长也已经尽力,包括前面的四场,大家的表现都很好,输了,非战之罪,只能说温妮这鬼级实在是太难翻越了。
现场此时已经被接连几场战斗的余波给弄得有点破破烂烂了,但却并没有要休息一下的意思,还有另外两支队伍的比赛,股勒队VS范特西队。
和前一轮一样,两边就像是约定好了似的,都是队长加一个主力,再加三个替补的标配。
股勒这边上的主力是奈落落,拥有火精灵的火巫,火神山圣堂第一美女的名头,那S型的曲线加上火神山人习惯性的短裙,玫瑰曾经那位蕾切尔的‘行走的荷尔蒙’之称,看起来怕是要拱手让人了。
范特西那边的主力则是上了来自龙月的托马斯。
坦白说,龙月曾经也是常年霸榜圣堂前二十的存在,虽说一年前肖邦在魔兽山的失败坑了一代龙月圣堂弟子,但毕竟底蕴摆在那里,人才储备的后备力量十足,加上庞大的资源倾斜,这半年来龙月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参加龙城之战时,托马斯就是龙月战队里的副队长,也是肖邦回龙月后才迅速崛起的,在龙城之战时曾独立斩杀过一个排名三百左右的九神战争学院弟子,以此推断至少也是不下于皎残月的级别,也算是早就一战成名了,和奈落落有的一拼。
队长对队长,主力碰主力,强强碰撞,这原本才是大家最期待的打开方式,可范特西耍了个心眼,居然把托马斯排在了第三位,和第一个出场的奈落落完美错开,面对两边的二线,这两人都是轻松胜出。
不是不敢打,在范特西看来,强强碰撞必有所伤,彼此轻松拿下一分也算是不亏不赚了,想法有点偏保守,但以双方实力对比来看,这确实是最有效的方式,要是再加上一点运气的话……
前四场结束的时间很快,除了奈落落拿下了第一场以外,剩下的三场,股勒队全败,队长还没出手呢,就已经提前预定了失败的门票。
“赢了!我们赢了!全胜!”
“一个周的炼魂阵、鬼级特效药……哈哈,班长还是没有咱们副班有眼光啊!”
温妮队和范特西队都是齐声欢呼,刚刚才投入执行的新政策,就让他们喝到了头汤,自然是兴奋得不行,各种庆祝动作层出不穷,摩童大秀弘二头肌和三角肌,巴德洛也兴高采烈的加入进来,他是温妮队里的,可惜却忘了老大正在对面。
“老二,要不我们把火柴头从三人组里踢掉吧?”奥塔的眼神差点就要把巴德洛直接阉割,还有摩童,身为小弟,居然敢在大哥面前嘚瑟:“还凛冬三霸……这货太他妈丢人了!”
东布罗哈哈一笑:“让他乐去得了,咱们回头喝喝闷酒,花光他存在老大你那里的零花就好。”
奥塔顿时眼前一亮:“好主意!”
肖邦股勒这边,还有心情开玩笑的大概也就只有奥塔和东布罗了,但其他一众弟子们却已经是连脸都快抬不起来,丢了脸面都算了,只要再一想想输掉的下个周那些资源,所有人就都有种要犯心脏病的感觉,委屈得不行。
黑兀凯面带笑意的看向王峰,坦白说,四支队伍里,王峰挑的两支确实是相对更弱一些的,别说四个队长之间的境界差距,就算单谈主力,肖邦股勒那边也只是名气上勉强对得上号而已,真要打起来,温妮和范特西麾下的暗魔岛那两位,在对面应该是找不出对手了,第一周就打了个二比零,看来月底那场老王是跑不掉了,他可是期待很久了,对于当教官他根本没兴趣,就是为了跟王峰真正的打一场。
要知道,如果王峰不用全力,那这样的切磋毫无意义。
可没想到王峰的脸上却并没有半点失落或是不爽,懒洋洋的冲他说道:“急什么,还有三个周呢,能发生很多事情的。”
战斗到这里其实已经结束,可队内赛嘛,输赢从来都不是明面上最重要的,切磋交流才是,何况再看看现在肖邦股勒队那边一片衰落的士气,只有最亲身的体验才会明白,鬼级和虎巅有多么巨大的差别,从战斗经验上肖邦是强不少的,战技上,风格克制上,都有优势,但是面对鬼级就是没办法。
“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要打完。”股勒主动站了出来,浑厚的声音压下了满场的喧哗和欢呼,他目光平静的看向范特西:“范特西队长,我们来最后一场吧!”
不少人都感觉有些意外,温妮和肖邦的前车之鉴还摆在那里,虎巅打鬼级本就是个不可跨越的难题,股勒这还上赶着非要去再送一场?这是想让两队本就已经十分低落的士气,再进一步跌落深渊吗?
“不一样的。”冰冷沙哑的声音,默默桑在鬼级班里绝对属于是话最少的那一类,但对股勒,他却是十分上心。
同为当初龙城时圣堂弟子中的十大高手,默默桑排名第八,股勒是第五,两人之间的差距可以说是很小的,且雷法对暗黑系巫术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天生的属性克制,让两人自然也成了相互间比较关注的目标。
“范特西的基础、实战经验都不如温妮,且暗黑缠斗术的局限性比较大,缺乏远程攻击的手段,以股勒雷巫的速度,即便弱了一级,应该也是有把握控制好交战距离的。”
德布罗意也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说道:“关键是他还有海格雷珠,可以补充魂力,鬼级和虎巅之间最大的差距还是在魂力的量上,但拥有海格雷珠的股勒,无疑可以最大化的削弱范特西在这方面的优势,也不怕范特西和他打消耗。”
这显然并不仅仅只是暗魔岛两人的独特看法,包括雪智御等人都是微微点头,差距肯定存在,但风格不同,完全有的打,这一战搞不好会有偏差的。
说话间,股勒已经入场,虽然还没爆开魂力,但闪耀的电流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时隐时现,他要为战队挽回荣誉,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在玫瑰,股勒都不愿意输。
范特西笑了笑,鬼级的听力,默默桑等人的话虽然被周围嘈杂的声音淹没了大半,但他还是听了个清楚,自己这还真是被人小瞧了啊……换以前,范特西估计要不服不爽,可毕竟已经是当队长的人了,鬼级的心态也早已拔高了他的眼界。
那就玩玩吧!
范特西也不啰嗦,轻快的步入场中,双手冲股勒一抱:“股勒队长,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