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太平客棧笔趣-第一百三十八章 江湖夜雨十年燈看書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送走了一众客人之后,李玄都不得歇息,又去了玉真观。
太平观是太平宗的驻地,玉真观是玄女宗的驻地。
这是李玄都今天要见的最后一位客人,与第一位客人澹台云一样,都是一位女子。
不是周淑宁,而是玉清宁。
玉清宁并不是清平会的成员,所以在大真人府一别之后,两人就未再见面。至于这次见面,则是公事私事兼有,既是关乎到玄女宗,也是老朋友间的叙旧。
这一次,李玄都没有带着徐九,只有自己一个人来见玉清宁。
玉真观的布局很有意思,有明显的江南风格,其中有一个小小的天井,四面围楼,仰头向上看去,天空就像一个四四方方的井口。天井中青石铺地,因为岁月之故,已经生出青苔,四周放置有各种盆栽,四周二楼悬挂灯笼,正中有一张石桌和四把藤椅。
因为如今的终南山还未真正投入使用,所以玉真观很是冷清,没有旁人。李玄都进到天井,见四下无人,便坐在一把藤椅上,靠着椅背,仰头望天,好似坐井观天。
不多时后,一阵并不掩饰的脚步声响起,李玄都收回视线,循声望去,微微一怔。
一身白衣的玉清宁来到天井之中,只见她身着一袭白色纱袍,云袖飘逸,一头乌发如瀑,被一条白色丝带在发梢靠上的位置简单束起,容颜绝世,神态恬静,好似是从画中走出的仕女人物。让人不免想起南华道君之言:“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
不过与以往不同,今日的玉清宁并没有以黑纱蒙住双眼,一双眸子清澈似水,眼光中的神色更是难以捉摸,似喜似忧,似是情意深挚,又似黯然神伤。
李玄都略微恍惚,忽然想起江湖上好事之人的一个说法,年轻一辈四位美人,两正两邪,两位正道仙子是苏云媗和玉清宁,两名邪道妖女是宫官和秦素。
李玄都也算是与四人都有过交集,平心而论,四人之中,苏云媗功利心太重,宫官性情乖张,秦素有隐士气,以玉清宁最有仙气,更符合“仙子”的称呼。
李玄都很快回过神来,“你的眼睛好了?”
玉清宁坐在李玄都对面的藤椅上,轻轻“嗯”了一声。
李玄都感慨道:“你双目失明是拜我所赐,如今复得光明,我也可以稍稍安心了。”
玉清宁抿嘴一笑,打趣道:“从天宝二年到天宝八载,六年时间,你打算怎么赔我?”
李玄都明知玉清宁是玩笑之言,不过还是认真道:“我的确考虑过,想要传授一门功法给你,只是不知你中意什么功法?”
“紫府的好意,我心领了。刚才只是玩笑之言,紫府不要放在心上。”玉清宁摇头道。
李玄都笑道:“岂不是可惜了我这一身所学?”
玉清宁玩笑道:“素素不就是你的开山大弟子?”
李玄都随口说道:“那你要做二弟子吗?”
此言刚刚出口,李玄都便察觉有些歧义,果不其然,玉清宁微微低下头去,没有接话。
李玄都不是愣头青,知道此时再去解释只会捅破窗户纸,越描越黑,若是他真有这个意思也就罢了,可他既然没有这个意思,还是不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为好,于是直接越过这个话茬,转而说道:“你来终南山见我,有什么事吗?”
玉清宁抬起头来,道:“的确是有事,关于玄女宗的。”
李玄都静待下文。
玉清宁稍微斟酌了一下言辞,徐徐说道:“师父是个争强好胜之人,若不是年轻时被宋政乘虚而入,如今成就应该不亚于慈航宗的白宗主。这些年来师父一直在寻求弥补之法, 这也是师父将石师叔关押在玉牢中的原因。后来石师叔脱困,又在紫府的斡旋之下,两人和解,石师叔帮师父弥补了资质上的缺陷和不足,使得师父修为大进,有望跻身天人造化之境。”
这些都是李玄都知道的,他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多言。
玉清宁继续说道:“玉虚斗剑一战,师父大败,险些丢了性命。我了解师父,对于她来说,身体上的伤势不算什么,可被紫燕山人折辱却让她难以释怀。所以这次她返回玄女宗之后,决意让出宗主之位,自己专心清修,以求早日跻身天人造化境。”
李玄都听明白了,问道:“让出宗主之位也不算什么,家师、老天师都是如此,我和玄机也都执掌门户多时,按照道理来说,萧宗主属意的宗主人选应是女菀,不知女菀是什么意思?”
玉清宁道:“师父的确询问过我,只是我如今不过归真境修为,实难支撑门户,所以我想请师父将宗主之位传给石师叔,可石师叔却坚辞不受,也要我来担任宗主之位。我无可奈何,想要询问紫府的意见。”
李玄都微微一笑,“原来是这个原因,你既然问我,我便直言,你只管做宗主就是,萧宗主又不是从此不问世事,遇到难事多请教就是了。再有大事,霭筠、玄机、白绢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你直接找我也可以。”
玉清宁望了李玄都一眼,笑问道:“这是大掌教的承诺?”
李玄都摆手道:“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大掌教言之尚早,只是李玄都的承诺罢了。至于石觞咏和淑宁,你不要担心,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也不瞒你,觞咏是我的人,淑宁我也另有安排,只是希望你不要介意,嫌弃我伸手太长。”
周淑宁摇头道:“我不会介意,毕竟道门一统,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李玄都想了想,说道:“你来做玄女宗的宗主,我没有意见,同时我还有一件事,要请女菀认真考虑。”
“什么事?”玉清宁问道。
李玄都取出一道符箓,放在石桌上,“我早就想对你说起此事,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便借着这个机会直言了罢,我在暗中组建了一个隐秘结盟,我取名‘清平会’,寓意是‘一清天下还太平’,其中成员以词牌名为代号,不知你是否愿意加入其中?”
玉清宁望着那道符箓,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叹了口气,问道:“你知道玄女宗的规矩吗?”
李玄都一怔,“什么规矩?”
玉清宁幽幽道:“按照玄女宗的规矩,做了宗主,便要一辈子守贞,不能嫁人,不能动念。”
李玄都这才想起这条规矩,有些尴尬,“难怪你要犹豫,难怪觞咏不肯做玄女宗的宗主,我倒是忘了这个规矩。”
“既然忘了,那便算了。”玉清宁看了他一眼,“我同意加入清平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