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海賊之禍害笔趣-第二百五十四章 D看書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保皇,是凯多的专属秘书,专门负责凯多的日常安排。
除却吃下的人造恶魔果实鼯鼠形态能力,保皇还拥有一种【视野共享】的特别能力。
而贴在她脸上的描画了眼睛的纸张,正是【视野共享能力】的发动媒介。
通过将这种同款纸张贴在各种小动物脸上的方式,保皇就能接收到小动物们反馈过来的实时画面。
能力类似于投放在四处的实时转播摄像电话虫,只是相比起单纯的影像传输,保皇的能力更加灵活。
这种能够在短时间内掌握全局战况的非常适用于战争的稀有能力,被热衷于战争的凯多尤为器重。
但比起维奥莱特的瞪瞪果实能力,保皇的这种能力,还是得被甩出一条街开外。
“喂,你去东侧海岸线看看情况。”
听到保皇说出的情报,因为凯多无碍而有些放松下来的奎因,当即抬手指了指一个吃下人造恶魔果实,从而拥有蝙蝠能力的真打。
“好的,奎因大人。”
被点名的那个蝙蝠能力者,当即张开翅膀飞向鬼之岛的东边海岸线。
动物系中,虽然分支类别众多,但拥有飞行能力的类别只在少数。
而这一点,在人造恶魔果实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几分钟后。
变身蝙蝠形态的这个能力者,将保皇所说的人带来了众人面前。
这是一个手脚尽断,皮肤被海水泡得发白,年龄偏大的老人。
比较引人瞩目的,是老人脸上的黑色小墨镜。
在鬼之岛周围如此湍急的海流面前,这小墨镜就跟粘了强力胶一样,始终稳稳戴在老人的脸上。
“Σ(゚д゚)”
喜欢戴小墨镜的奎因,敏锐发现了这一点,不禁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小墨镜……不同寻常啊!”
凝视着老人脸上的小墨镜,奎因缓缓收敛惊讶之色,无比郑重的得出一个结论。
“诶!?”
周围的百兽海贼团众多成员们,皆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看着奎因。
“您的关注点是这个吗?奎因大人!”
“怎么,有问题?”
奎因扫了一眼周围的成员们。
“没有问题!”
众人看着一脸很想要那副小墨镜的奎因,异口同声道。
显然,在得知凯多无碍之后,这个坐稳了三灾之位的男人,已经恢复到了往日的不着调。
大和无视了开始有些逗比化的奎因,蹲下来查看蝙蝠能力者带来的这个老人。
“被‘利刃’斩断了四肢吗……伤得好严重。”
看了眼这个似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老人的断肢处,大和有了基本的判断,从而心生疑惑。
以鬼之岛周围的海流环境,人会被海浪挟裹着冲上海岸,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发生的概率非常低。
而且,这个前提之上,被冲上海岸的人,在近期内被斩断了四肢……
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就感觉到了违和之处。
奎因站在大和身旁,注意力从小墨镜上挪开,转而开始打量起老人的相貌。
“话说,这家伙……看上去有点眼熟啊。”
凝视着对方的脸庞,奎因眼帘低垂,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沉思起来。
大和闻言,抬头看了眼沉思中的奎因。
“我想起来了!”
奎因眼睑一抬。
“他是罗杰的左膀右臂,与冥王雷利齐名的斯巴克.贾巴,销声匿迹了那么多年,还以为已经老死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
“但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
奎因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惊愕。
反观周围的百兽海贼团的成员们,有的人一脸茫然,但更多的,是和奎因一样,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正如奎因所说。
像贾巴这种八竿子打不着,且销声匿迹多年的传说人物,怎么就飘到鬼之岛来了?
………….
海军本部,元帅办公室。
赤犬坐在办公桌后,雪茄常年不离嘴,燃起的末端,冒出袅袅烟雾。
办公桌前,一个佩戴墨镜的海军将领,手持一叠报告,正在向赤犬汇报情况。
“萨卡斯基元帅,关于本部的迁移工作,日前已经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开始。”
墨镜海军低头看了眼报告内容,旋即抬头看向双眼隐于烟雾之后的赤犬。
赤犬朝着墨镜海军点了下头,示意他继续。
墨镜海军便是继续汇报。
“迁移工作预计能在一个月内完成,期间,会同时展开‘世界征兵’计划。”
“并且,依据您的要求,空缺的大将之职,将会在‘世界征兵’计划结束之后,以评估的方式,从总部里进行筛选。”
“昨日晚时6点25分,G5支部基地长茶豚中将带队在雅迪克逊岛对因佩尔第六层囚犯‘撕膛者阿德莱德’实施逮捕行动。”
“但由于‘撕膛者’的激烈反抗,于晚时7点42分,茶豚中将被迫将‘撕膛者’就地处决。”
听到墨镜海军汇报起对因佩尔第六层囚犯的逮捕行动后,赤犬脸色微微一沉。
“从监狱逃出去的囚犯,不过是一群会破坏‘安定’的畜生罢了,别为了这种破事而增涨执行任务时的牺牲率,通令下去……”
赤犬隐于烟雾后的双眼流露出冷冽的光泽,冷冷道:
“除了‘能力者’之外,在对这些罪犯实施逮捕行动时,将‘就地处决’列为最高优先级措施,深海大监狱的存在,可不是为了向这群畜生展示仁慈!”
“了解,萨卡斯基元帅!”
听着赤犬那充满冷冽杀意的话语,墨镜海军下意识挺直腰板,飞快回道。
半个小时后。
汇报工作结束的墨镜海军离开了元帅办公室。
赤犬拄着下巴,低头冷冷凝视着办公桌上散开的通缉令,以及刊登了凯多惨败一事的今日报纸。
在版面上的其中一处位置上,是莫德冷峻帅气的脸庞。
“诱饵已经就位了,可别让我失望啊,百加.D.莫德……”
办公室内,回荡着赤犬低沉有力的声音。
这段时期之内,海军将会展开各种将会产生巨大影响力的行动计划。
期间,对于海军而言最有利的情况,正是新世界各大势力之间的厮杀。
此消彼长的道理,谁都懂。
问题在于,如何去操控……
只要能让海贼这种存在彻底退出名为大海的舞台,赤犬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哪怕是将他这条命送进去也无所谓。
这就是赤犬的正义。
某种意义而言,在这个越发混乱的时代里,海军本部需要像赤犬这样的统帅。
海军本部,督查室。
“他也是‘D’吗……”
战国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鹤,被岁月镌刻出痕迹的脸上,是无法抑制的惊讶之色。
“百加得.莫德、百加得、百加得……”
不等从鹤口中得到确切的回答,战国就低声念叨起莫德的名字。
“隐名吗……”
“没错。”
鹤微微点头,双手相握随意搭在茶几上,平静道:
“这是缇娜无意间查到的,她好像很在意莫德的出身和经历……结果因缘巧合查到了曾在莫德家中担任管家之职的一个男人,从那个男人口中,倒是得到了不少隐秘的信息。”
“嗯?”
战国微微一惊,沉声道:“没想到在那起事件里还有幸存者。”
依据情报部所查到的消息,匪帮不仅摧枯拉朽般干掉了百加得家族的商船,同时还派人血洗了百加得家族的豪宅。
可以说是一个都不留……
这般狠厉的手段,也是黑帮一贯的做法。
至于百加得家族的庞大产业,一夕之间就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连点骨头渣都没剩下。
当时要不是受到匪帮指使的海贼,见莫德小小年纪就拥有一张出众的脸蛋,从而产生了将莫德卖个好价钱的想法……
不然的话,在屠戮商船之际,没道理会让莫德活下来。
但除了莫德之外,跟百加得家族有关的人,应该都已经死了才对……
“准确来说,不是幸存者,而是帮凶。”
鹤看着面前有些惊讶的战国。
“帮凶?原来是这样……”
战国眼神微冷下来。
历经多少风雨的他,就算不用鹤解释,也能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
无非就是任职于百加得家族的管家,为了某种目的,然后和匪帮的人里应外合,出卖了百加得家族。
鹤眼睑低垂,平静道:“这件事……其实挺复杂的,总之,当时除了这个管家和莫德,还有一人逃过了一劫。”
“谁?”
“莫德的亲弟弟……”
“……”
战国更惊讶了,没有直接反驳鹤,而是道:
“但事后调查中,确实有百加得.莫尤的死亡报告。”
“是那个管家瞒着匪帮,暗中留了百加得.莫尤一条命,只是……现在连那个管家也不知道百加得.莫尤的下落。”
鹤从简解释了原因。
事实上,那个管家的下场也不怎么样,全家遭到了灭口。
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匪帮发现管家放走了百加得.莫尤。
而是匪帮在拿“家人”威胁那个管家的时候,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放过管家。
本身,这个管家和百加得家族有着密切的关系。
结果因为家人被匪帮挟持,所以被迫选择出卖了百加得家族。
虽说事出有因,但本质上已经成了帮凶。
也因为关系密切,所以这个管家知道百加得家族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比如百加得这个姓氏,实际上是一个隐名。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就跟罗杰一样,那个得,其实就是D。
“还有这样的隐情吗……D,百加.D.莫德。”
战国拄着额头,回想起莫德出海至今的所作所为,无奈道:“这一族的人,真是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战国,要去见见那个管家吗?”
鹤适时问道。
她知道战国一直都很在意“D之一族”的人。
如果亲自去见那管家一面,或许还能挖出更多跟莫德有关的机密。
战国沉吟一声,却是转而问道:“小鹤,你知道卡普现在在哪吗?”
“去墓园了吧。”
鹤微微低头,轻声道:“毕竟……诡枪死了。”
“是吗……”
战国下意识偏头,看向墓园所在滴滴方向。
目光仿佛能穿过重重阻碍,看到那个伤势刚刚痊愈的男人,正拿着几瓶酒,缓缓浇在记载着众多名字的墓碑上。
“肯定很不好受吧,卡普……”
战国轻叹一声。
鹤默认了战国的看法。
不管是过程还是结果,都不是卡普想看到的。
但它就是这么发生了。
……………
海军本部,马林梵多城镇。
一间餐厅的包厢里。
斯摩格和达斯琪等人正在享用满桌的美食。
今天是缇娜请客,所以他们完全不会客气。
“缇娜姐姐,你不吃点吗?”
达斯琪放下餐具,疑惑看着不停喝酒的缇娜。
“缇娜现在只想喝酒。”
缇娜回答之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在她面前,已经有两瓶见底的红酒瓶。
听到缇娜的话,达斯琪愣了一下。
这顿豪华大餐是缇娜请的。
结果缇娜作为请客的人,却一口都没动。
从进来包厢之后,就不停喝着酒。
期间倒是偶尔会抬起头,看几眼他们吃饭的样子。
这让达斯琪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斯摩格看了眼心情很糟糕的缇娜,大概知道原因,平静道:“是因为莫德的事吧。”
“对。”
缇娜眉头一动,没有否认。
随后,她很是粗暴的一口喝光杯子里满满的红酒。
斯摩格见状叹道:“从一开始,你就没必要去追查他的出身……”
“缇娜只是好奇……”
缇娜放下酒杯,低头凝视着杯底的红酒残液。
顿了顿,她用一种莫名的语气道:“你说得对,斯摩格……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她无法反驳斯摩格的话,也没有解释的打算。
作为海军……
如果不是无意间查到了莫德的隐名。
那么,她的所作所为,的确一点意义也没有。
“只是,我们的做法究竟是……算了,事已至此,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缇娜深深一叹。
………………
恐怖三桅船。
“巴雷特?”
莫德看着为他带来消息的萨博,眼中可见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