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天阿降臨 愛下-第664章 貌似純良熱推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到了这个时候,小公主也没了参加酒会的心思了,打开个人终端,盯着所有光年的债券及合约走势。
“没那么快吧?”楚君归感觉这位现在比自己都关心光年。
小公主头都不抬地说:“你不了解她,她是那种一旦得到机会就会给对手致命一击的女人。她不会等的。”
行星另一侧,简也在盯着屏幕。她面前是一面巨大的光屏,足有数米长两米高,上面滚动着无数信息。简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吸着高能饮料,她的体温也越来越高,但是悬在屏幕前的右手,始终没有点下开始行动的按键。
一个英俊中带着点邪气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他留着精心修剪的胡子,但仍然压不住脸上的年轻与活力。他一双碧色的眼睛如有灵性,瞳孔也深邃得看不到底。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站在简身后看了一会,问:“还要再卖?我们好像没有那么多的存货了吧?”
“我刚刚拿到的。”
“市场上哪还有新货了?”
“这一批是直接从那个姓楚的家伙手里拿的。”
男人微微皱眉,“你不是很讨厌他吗?怎么还要给他钱?”
简说:“一,成本低;二,我需要他才能彻底打垮恒远;三,现在你知道他手上又多了300亿。”
年轻男人依然皱眉,片刻后说:“在联邦境内有些麻烦,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能处理。我可以去找几个在比林德集团的朋友帮忙。”
“不要太快,要等我彻底把他们打爆之后。否则他们要是察觉不妙,撤得太快,还会留一口气。”
男人在简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说:“好,我等你的通知。”
“你不会等太久。”
男人看着屏幕上的曲线,问:“那你打算在多少时收手?70,还是60?”
“我从来不会那么仁慈。”简冷道,然后顿了一顿,说:“10”。
男人吹了声口哨,道:“还真是不留余地!不过这正是我喜欢你的地方,我们之间的联合可以横扫四方。我那个蠢货哥哥恐怕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错过了你究竟意味着什么。”
简淡道:“他喜欢掌控一切,哪怕是我。”
男人耸耸肩,道:“大部分男人都是这样,他们从不考虑哪些是能掌控的,哪些是不能掌控的。在我那个哥哥眼中,所有的女人都应该是服从、温柔且听话的。他一直希望你也能变成这样。”
简平静地看着屏幕,丝毫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情绪。
男人在观察着她,继续说:“他其实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还是贼心不死。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个副官?”
简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男人则继续说:“要说我这位哥哥也真挺会玩的,找了个和你有三分相似的副官,还是同样的名字,然后天天对着他千依百顺,哈哈!就是不知道他们在床上是怎么玩的,应该有不少花样。”
“够了!”简冷冷地看了男人一眼,目光如刀。
男人举起双手,微笑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果然,你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简转身,看着男人,一字一句地说:“记住,我们是合作伙伴,为了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最好不要做一些自以为是的蠢事。”
男人摊手,“我以为我们是未婚夫妻。”
“那也是一种合作关系。”
“好吧,随你。怎么,还没下定决心吗?”男人问。
简微微皱眉,说:“我刚刚收到了一些新的情报,关于光年的。那个姓楚的家伙很不简单,你最好不要大意。”
男人笑了:“在800亿面前,他就算是战神也没用。比林德集团会搞定他的。”
“那就好,如果让他把800亿带走,那就真的是笑话了。”
“我也这么觉得。”男人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锋利牙齿。
这一边,小公主整整等了一刻钟,才终于看到盘面上的变化。空方开始几百万几百万地试探,就像是先头的侦察部队。但是以恒远为首的一系列机构在85元一带开始构筑防线。市场的气氛十分微妙,这个价位上上下下都有可能,万一光年要是有些好消息,那价格很可能又会升回去。
空方似乎渐渐失去了耐心,金额渐渐攀升到了千万级别,但是在多方近百亿的防线前,这点进攻掀不起太大的浪花。
然而海瑟微知道,真正的惊涛骇浪随时有可能出现,直觉告诉她,说不定就是在下一刻。她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盯着屏幕。
她的眼角余光扫过楚君归,发现他静静地站着不动,明显是在瞳孔视野中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她立刻回头喝问:“你在干什么?”
楚君归啊的一声,回道:“我在想办法调集一些……资金。”
“想要保护你的光年集团?现在不是好的时机,先观望吧。必要的时候我会让家族出面,等到那个时候,自然会让那个暴发户女人知道蔷薇之环的真正力量。”小公主也是有脾气的,刚刚简的态度已经激怒了她。
“嗯,好。”楚君归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小公主对他的态度十分不满,“这么重要的时候,你都在干什么?不打算看看那个女人打算做什么吗?来,看我的屏幕,我的权限不同,能看到很多公开市场看不到信息。”
楚君归疑惑地道:“这不是违反了市场公平原则吗?”
“市场什么时候公平过?”小公主嗤之以鼻。见楚君归还是不动,她索性伸手去抓,结果屏幕上忽生剧变,一笔百亿空单横空出世,直接扫平了多方的防线!
小公主下意识地一声惊呼,结果手就捞了个空。
行星另一侧,年轻男人用力一挥手臂,兴奋地道:“干得漂亮!就是要有这种气势!等一下,我马上把亨利那家伙的两个私生子和11个情人的料给放出去,绝对不能让他们有反击机会。我看看这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哈!正跟他的老婆晚餐!时机完美!”
他突然发现简的脸色有些难看,问:“有什么问题?”
简说:“刚刚那笔单子不是我们的。”
“什么?!”男人瞬间愤怒,随即阴沉,“这是想虎口夺食?外面哪还来的这么多空单?所有能够放空的光年债券不都在我们手里了吗?”
简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同一时刻,楚君归看着小公主,觉得还是跟她说得清楚些比较好,于是说:“这一笔不是她做的。”
“我查一下就知道了,不是她还能有谁?”小公主飞快地开始查抛单的机构。
“是我。”
小公主全身一震,愕然转头。楚君归那张脸宁定平和,还洋溢着淡淡的光,天真纯洁得就像个刚刚入市不到几个月的菜鸟。
小公主隐隐感觉,这家伙好像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