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起點-第三百二十章:竟是朝着小皇子去了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延兴宮里头,苏景佑和康欣馨皆是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出了宫门,苏景佑朝着看着得意得近乎癫狂的裕太妃,心中一阵阵难受。
兄弟也好,母子也罢,这宫里头,有多少本该真切长久的亲情,最终为了权力变成了你死我活的争斗?
难道真的是权利腐蚀人心吗?还是人心,本就经不起考验,轻易能被改变?
“儿啊,怎么?在想什么法子能逃过此劫吗?哈哈哈……”
“母妃。”
随着这声母妃,裕太妃的笑声戛然而止,她忽然慌乱地朝着四周看了一圈。
那声音太熟悉了,是他?是他!
裕太妃的目光落定在延兴宮偏殿的昏暗檐角下,那个人的面容看不清,可是身影她却认得。
“苏——执——”裕太妃咬牙切齿道。
那檐角下的人影便翩飞落地,随即而来的,还有一阵整齐的步伐声。
裕太妃手下的人皆是有些迷茫地四下看了看,随着那铿锵整齐的步伐声渐渐靠近,她他们变得慌乱起来。
而裕太妃的目光只落在死而复生的苏执身上:“你不是死了吗?”
“母妃…”回答的是苏景佑:“我怎么会杀九哥呢?”
竟是连‘朕’的自称都舍去了,裕太妃立马明白了一切:“你们是装的!你们斗来斗去、争权夺利…都是在演戏给我看?!”
“不是给母妃。”苏执道,月色下他一身鸦青色祥云纹窄身蜀锦衣,身子欣长,衬得整个人像是天上下来的仙君。
他道:“这戏是演给天下所有心怀不轨之人。”
裕太妃一怔。
这当口,除了苏执,沈落也带着一队禁卫军赶了过来。
远远地,她与苏执对视一眼,不过沈落的眼中带着点怒意。
毕竟被骗了这么久,眼泪哭了几大缸,结果竟是假死?!
禁卫军原本是早有准备,但是裕太妃生性警觉,只好把禁卫军安排的远些,免得被发现了。
沈落带来的禁卫军,人数是裕太妃那些人的三倍,且身手皆是不凡,当即情势逆转,裕太妃显然必输无疑。
“太妃!”不等沈落走近,在这僵持的时刻,忽然有人高呼了一声。
声音是谁也不熟悉的,大家正在循着声音去看是谁,紧接着那声音又道:“太妃快看!”
现场有个人朝着苏执方才飞身而下的檐角猛然一指,大家没注意是谁指的,只是本能地就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苏执和苏景佑甫一转头,忽觉不对,果然,紧跟着一阵疾风划破夜空,苏执和苏景佑立马又转回来看,便见方才抬手一指的人竟是凌空而起,那轻功,绝对不在苏执之下。
“不好!!”
见那身影直奔甸林殿而去,苏景佑和苏执齐呼一声,随即立马也纵了轻功飞身过去。
这时候,远处的沈落也察觉了不好,安排了华懿和奚竹看住裕太妃,自己便也追了上去。
那人的轻功实在卓绝,苏执几人认出了那是裕太妃身边的喻公公,但是方才交手的时候,他的武功并没有这么好啊!
不多时,几道身影皆是飞掠到了甸林殿,可进了甸林殿,喻公公却是不见了。
苏执和苏景佑放心不下,只能到偏殿去检查一下,等几人到了偏殿,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见着两个兄长出现,苏婴眼睛一亮,立马开口道:“事情办完了?”
随即万沛儿也从玉兰玉芝身后走上前:“陛下你没受伤吧?!”
苏执和苏景佑来不及回答,他们都知道,那喻公公可能只是诈他们一诈,但是不来看一眼,又绝不能安心。
可怕的是,他们领了路过来,现在那喻公公就跟消失了一样,一点动静都没了。
他会逃跑了吗?重重宫禁,他哪里跑得掉?
“越休。”苏执唤一声。
越休在后头应道:“属下在!”
“方才可有什么异样?”
‘没有’两个字尚未来得及说出口,殿中会武功的几人忽然觉得一阵劲风扫过,等苏执去看,那喻公公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竟是直接朝着苏婴过去了!
“苏婴!闪开!”
苏婴年纪小,到底比不过两个兄长,他的武功绝对抵不过这位喻公公,且这喻公公此时的掌风,苏执和苏景佑都觉得,即便是自己,虽定能保命,却未必能毫发无损。
形势忽变,苏婴左近的越休连忙上前救苏婴,而苏婴周围的其他人,万沛儿和抱着二皇子的奶嬷嬷,皆是早已退避到了一旁。
越休“啊”一声怒吼冲到了苏婴面前,可与那喻公公对击一掌,他竟是一下就被打出了一口血来。
好强的内力!
苏执感慨之时,与苏景佑已经飞掠至喻公公身边,面对他们二人,喻公公竟是两手分开,打算一只手应付一个人!
四掌相接,竟是掀起了一圈凌厉的掌风!周围站着的人都连连后退了几步!
因相击一掌,苏执和苏景佑不得不受内力的反弹稍稍往后一退。
从苏执两人赶过来,到此刻交手,不过短短几息的功夫,苏执算着,沈落就快来了,而这时,那喻公公忽然调转了目标,竟是朝着小皇子去了!!
越休有内力,会武功,又只挨了一掌,竟吐了血,若是小皇子挨一掌……后果不堪设想!
而这时,苏执和苏景佑皆是与喻公公拉开了距离,越休又不可能再接一掌。
原想本是想着防备裕太妃,所以暗卫也主要安排在了延兴宮和承德殿,谁成想,半路竟然蹦出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太监,看这架势,显然不是裕太妃的人。
“不要!沛儿!!!”苏景佑声嘶力竭喊了一声。
沈落方才离得远,一路追过来连人影都看不到,全是凭借对气息流动的直觉才知道是到了甸林殿,而此时,她刚刚到殿外,里头便传出一声近乎绝望的嘶吼。
沈落心里咯噔一下。
沛儿……她提气一跃,从甸林殿的大门上空飞掠出现,却是恰好看见一个公公模样的人一掌打在了万沛儿的身上,而万沛儿的身后,是紧紧抱着小皇子的奶嬷嬷,还有忽然啼哭起来的小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