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2i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第0712章 爲了夜裏猛展示-60162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夜里猛这玩意,只要是有心气的男人,都想要尝试一二。
不为别的,就想试试自己的能力极限在哪里!
所以夷王袁约对于关平所提出来的价码,很是满意,欣然同意,前去赴约。
刘备的名头基于说书人的口中,早就在益州传播开了。
三流侦探爱上美女警花 小白小黑
億萬總裁的小小寵妻 夏涼芯
故而袁约对于关平持有谨慎态度,带着不少的人马前来赴约。
关平则是带着五百人,剩下人的守家,连带着汉昌县县长句枝一起,作为中间商。
汉军走到谷口,没进去,关平派人往两侧山上探查一二,顺便占据高位。
以防被埋伏,此次前来,也是颇为冒险。
谁能清楚那个喜怒无常的夷王朴胡,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远处一队人马走过来,夷王袁约从二人轿子上下来。
这种东西,刹那间让关平想起了滑竿。
袁约此人倒是生的一副混血的模样,高面阔鼻,前额发际线靠后。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来者可是关小将军?”袁约走上前抱拳道。
“来者可是袁约大王?”关平同样还礼问道。
“关小将军能够选择与我部落合作,那简直是眼光独特。”
袁约见关平模样端正,礼数周到,顿时就心生好感。
再加上其父的威名,此子的行为举止,竟然没有太过猖狂。
袁约知道,这些汉人大多是打心里,看不上自己这些人。
尤其是刘焉父子,自认为是汉室血脉,更加高贵。
不像张鲁,说不管汉人夷人,皆可入教,受到师君的庇护。
现在没想到关平竟然也如此知礼,想来关云长对待士卒极好的传言是真的。
“哎,我听闻袁约大王部落的盾牌最好,故而厚着脸皮想要前来购买一批,顺便验验货。”
“哈哈。”夷王袁约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与我部落做买卖,保准你亏不了。”
关平还待在言语,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
“少将军,另有人马前来。”关平挑挑眉,看着袁约笑了笑,没言语。
夷王袁约也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说是朴胡王领着人招摇前来。
他怎么来了?
恐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袁约听完之后,看着握着剑柄的关平,脸色一变,当即笑道:
“别误会,关小将军,来的人不是旁人,是我姑姑的夫婿,朴胡王。”
“朴胡王?”
关平把手中持剑的姿势换了下,减少了些许戒备心。
“难不成他也是来卖盾的?”
袁约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别看他是自己的姑父,可性格喜怒无常,不用说,他就是来抢生意的。
否则他怎么就如此凑巧,前来平狼谷呢!
关平见袁约陷入了深思,随即面露疑惑:
“难不成朴胡王部落的盾,比袁约大王部落的盾,好上许多?”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绝无这种可能。
我部落产出的盾,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坚硬,其余六家皆是不能相比。”
重生之王妃真给力
袁约当即反驳,他本想着这门生意可以长久的做下去。
这笔买卖万不可被朴胡王给抢去,就算他是自己的姑父那也不行!
没等关平与袁约摆开阵势,瞧见朴胡王过来,两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对劲。
朴胡王竟然在马上与一女子公然举行运动。
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表示长见识了。
朴胡王可真会玩!
“你们都玩的这么开,不避讳人的?”
关平瞥了一眼,同样瞪着眼睛的袁约。
袁约连忙表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甚至很想收回自己方才说他是自己姑父的话。
不在乎人家看不起自家族人,实在是人家有“礼”的约束,不会做出这般事情来。
“朴胡王他这个人,有特别的嗜好。”
夷王袁约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哦?”
关平认真的打量了袁约几眼,不在言语。
可就是关平这意味深长的哦,让袁约气的攥拳头。
方才自己营造出懂礼的形象,一下子就被朴胡冲击没了。
县长句枝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嘴里说着没眼看。
可指缝间露出大大的黑瞳,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等到现场直播结束,朴胡王在马上待了一会,这才围上一块蜀锦,向着关平走过来。
“哈哈哈,这夜里猛的功效果然不一般。”
朴胡伸手想要拍拍关平的肩膀,直接被护卫给横刀拦住了。
“朴胡大王还是等汗落了,再靠近一些。”关平面带微笑。
朴胡一听这话当即冷笑几声。
“哎,关小将军,朴胡大王不同礼仪,不必以我汉家规矩对待。”
县长句枝急忙打了个圆场。
“呵呵,我方才问了袁约大王,他们断不会以如此形象,对待客人。”关平瞥了一眼袁约。
袁约不接关平的话茬:“姑父,你来此地是路过?”
“什么路过!”
朴胡听到关平的话,自然看向了自己的“侄儿”,想必方才他已经与关平说过自己的恶行了。
“我是诚心诚意来与关小将军做买卖的,整个三巴最坚硬的盾牌,自然是出现在我的手中。”
关平眨了眨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握着剑柄道:
“二位大王,皆是如此说自家是天下第一的好东西,莫不是全赖消遣我的?”
朴胡瞥了袁约一眼,果然如此!
大侄儿,是半路出来抢生意的!
袁约自然也是回看了一眼朴胡,姑父这买卖,抢的有些明目张胆。
明明是我先来的!
袁约自然不甘示弱,冷静的道:
“关小将军自然可以一试。”
“呵呵。”朴胡拍了拍袁约的肩膀道:
“大侄儿,我亲自造盾牌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肚子里转呢。”
“你。”
袁约瞥了朴胡一眼,脸色一变。
“句县长,你找的人靠不靠谱,我只要全天下最坚固的。
好在攻城的时候用,减少士卒的伤亡!
可如今两家全都跳出来说自己的东西是天下第一,可谁都知道天下第一,只有一个。”
关平大声呵斥着,脸上微微发怒,要转身就走。
句枝看着两个夷王,脸上也是有些不好看。
魔牌计划
“关小将军,莫不如两家都买下。”
深淵殺神
关平刷的抽出半截倚天剑,瞪着句枝道:
“真以为我手上的夜里猛是大风刮来的,还是你们合起伙来,想要骗我不成?”
句枝与关平的这番话,直接把袁约想要说的给堵死了。
他就是想要折中一下,人家(买)甲(家)方不同意。
朴胡掏掏耳朵,摆正了下自己身上的蜀锦:“关小将军,只要最好的?”
“自然,我麾下士卒精锐只有天下最好的武器才能配的上。
若不是有人说三巴之地的盾牌是全天下最好的。
我才不会用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用百斤夜里猛,换取一面盾牌。”
关平把倚天剑重新插回剑鞘:“现在出现两个天下第一,我觉得都是假的,噱头罢了,有人想要骗我!”
听到这话,袁约还想着如何能把这百斤夜里猛一面的生意攥在自己的手里,就听到朴胡道:
“既然我说我的盾是天下第一,他说他的盾是天下第一,莫不是就比试比试。”
“如何比试?”
袁约看向自己的姑父,心想他该使出什么脏心烂肺的招数来。
“二位怎么比试?”
关平止住脚步,一时间有些好奇。
“我派五百人,大侄儿派出五百人,就在这鼓中持刀盾厮杀,谁赢了,谁就是天下第一。”
朴胡笑嘻嘻的话一说出来,袁约脸上的神色都变了。
大家都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关平与句枝都懵逼了,对视一眼,事情进展的出奇顺利!
壮志雄心
不就是二桃杀三士的戏码吗?
没想到朴胡竟然如此上道。
“这不妥吧?”县长句枝摸着胡须道。
“确实有些不妥。”关平也颇为凝重的点点头。
“哈哈哈。”朴胡见两个汉人退却了,颇为得意的道:“如何啊,大侄儿?”
袁约捏了捏拳头,随即点头。
“二位大王还是要好好想一想,人命关天啊!”
县长句枝急忙开始拉偏架,走到袁约面前:
“大王勿要轻易答应,朴胡大王他麾下士卒颇为精锐。”
袁约气的脑门青筋暴涨,朴胡看不起自己也就罢了,偏偏汉人也看不起自己。
这怎么能行?
今日若是认怂,那日后我还如何抬头做人?
“你不会是怕了吧,大侄儿?”
朴胡见汉人去劝侄儿低头趴地,心中更是畅快。
关平眨了眨眼睛:“倒是有些意思。”
“有意思吧,关小将军。”夷王朴胡笑嘻嘻的应了一声。
县长句枝见关平要言语,急忙走过来拉着他,小声说了几句。
关平只是闭口,带人向着山坡进发,准备瞧一瞧一会厮杀的战场。
两个夷王转身回去吩咐了。
一时间,山谷当中战鼓声以及歌声四起。
关平坐在石头上,用单筒望远镜瞧了瞧:“句县长,你说他们真会打起来吗?”
句枝连忙点头:“肯定会,朴胡王此人嗜杀成性,既然提出来了,那肯定是杀到底。
而袁约虽然理智,但是也不愿意放弃这一机会,更不会坐视朴胡屠杀他的人。”
“那就好。”
关平瞧着这帮板楯蛮在山谷当中跳舞。
“敢问少将军,手中所持何物啊?”
句枝十分好奇,这个玩意到底是什么。
“此乃千里眼。”他儿子句扶给她解释了一遭:
“站在这里,可望见一两里外的景象,犹如在眼前一般。”
“哦!”
句枝瞪大了眼睛,没成想,竟然会有这般神兵利器。
“敢问关小将军,此物可是稀有?”
“你想要啊?”关平半睁着眼睛问道。
“如此宝物,谁不愿意拥有!”
句枝摩拳擦掌,未曾想关平竟然如此大气。
帝王盛宠,妃不可逃
一个儿子换的不亏。
“那你还是想着吧。”关平重新看下面的板楯蛮跳舞。
夷王朴胡身着藤甲,策马在阵前喊道:“大侄儿,若是你投降,我便饶你一命,哈哈哈!”
他身后的士卒又开始大声吼叫,耀武扬威!
“儿郎们,赢了,我一人赏赐三斤夜里猛!”朴胡大声呼喊着。
听到这话的士卒,纷纷用刀拍着自己的盾牌,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意。
夷王袁约则是叮嘱自己身后的精锐,找机会干掉朴胡,被人欺负狠了!
那就送他去见先祖,早日解脱!
两方人马嘶吼着,身着铠甲盾牌冲击在一起。
“真打起来了。”
句枝指着人群当中的朴胡,激动的道:“他竟然亲自带人厮杀!”
关平也看见朴胡那个欠死的身影,竟然真的领兵厮杀。
“留正明。”关平喊了一句。
“末将在。”
关平站起身来,把望远镜递给他:“有没有把握,冷箭干掉他?”
留赞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会:“少将军,此人已然被围攻了。”
“没事,万一他大发神威,杀了所有围攻他的敌人。
今日,我就是要保证他死在这里,否则这个局白做了。”
句枝点点头,别看关平面上总是一副笑意,可心是真他娘的脏啊!
不仅要两家火拼,还要弄死夷王朴胡,把这口黑锅让另一个夷王袁约给仔细背好了!
就算想要洗脱嫌疑,都没得机会狡辩。
“少将军且放心,我已经练了五日夷人制造的弓箭,三箭之内必会要了他的性命。”
留赞开口做出了保证。
“如此,便去准备吧!”
关平拍拍留赞的肩膀:“今日之事,能成否,全都依赖正明的箭术了。”
“喏。”
留赞带着几个人一瘸一拐的寻找最佳射击位置去了。
“少将军,要我说,一把火下去,这些夷人全都得死在这。”
大明僅壹位 流浪詩人
邢道荣拄着斧子,看着下面厮杀的场面。
“老邢,借刀杀人,方能从中取事。”
关平瞧着下面纷飞的战场,一时间有些感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果然是亘古就存在的社会法则。
韩定食 静候轮回
如今他们就为此在厮杀。
别看夷王朴胡贪财好色,可身手当真不是谁都能比得过的。
先前围攻他的数人,已经悉数被他杀了。
至于他的藤甲,也因为被围攻,而出现了一丝的裂痕。
在远处观战的夷王袁约,心下急的都要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