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大唐孽子-第841章:李世民不能承受之重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贞观年间,史书上有名有姓留下来的大人物,普遍都不是普通百姓出生,侯君集也不例外。
他的祖父在北周时期就是刺史,相当于是现在的部级干部了。
而李渊太原起兵创建大唐之后,侯君集算是第一拨加入秦王府的人员,成为了李世民麾下一员得力干将。
虽然他的功劳跟李靖、秦琼等人没法比,但是也在平定突厥之中立下战功,并且还灭了高昌。
甚至李世民登基之后,首次封赏的五个国公之中,就有他的名字。
而其他四个分别是长孙无忌、房玄龄、尉迟敬德和杜如晦。
哪怕是李靖、程咬金、李绩、秦琼等猛人,都是比侯君集晚一段时间成为大唐国公。
可想而知,侯君集在玄武门之变上,是立下了大功劳的!
因为首批封赏国公的人员,就是玄武门之变中功劳最大的人。
可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侯君集认为自己是立国大功劳的,没有自己,李世民能不能顺利登基都不好说。
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很自负,又比较贪财,特别是灭掉高昌之后,拿了不该拿的财宝,受到了惩罚。
自己是立国大功的人啊,拿点金银财宝,居然被惩罚了?
侯君集心中,李世民的形象立马就崩塌了!
在他看来,李世民这是卸磨杀驴啊。
就在这种心态之中,侯君集渡过了几年时光,也是在这几年之中,他成功的被李承乾给拉拢了。
或者说,他投入了李承乾的麾下。
此时此刻,他正顶着黑眼圈,跟自己的夫人坐在太阳底下,听侯宝给自己汇报着侯府商业方面最近的情况。
“阿耶,我们的西洋贸易公司,自从船队带着一批货物出海之后,股票的价格有所回升,我觉得府上可以再次购买一批船只,扩大出海贸易的规模。到时候,不仅海外贸易可以带来利润,这股票的升值,更是获利不菲呢。
侯君集没有亲儿子,所以就收了大量的义子。
这些义子,有些被安排在军中,有些被安排去负责侯府的商业事情,当然更多的是作为侯君集的亲卫存在。
而侯宝,真是负责侯府商业事务的人。
“大郎,这股票涨得再快,也没有人家作坊城的房价涨得快啊。之前让你模仿南山建工,组建一家专门修建房屋的作坊,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侯君集最近总是睡不好觉,越是想睡觉,就越是睡不好。
所以他就开始给自己找事做。
让侯宝去组织人手修建房屋,就算是他最近比较关心的一件事。
“阿耶,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我们从南山建工等各处招募了一批人员作为骨干,然后再找了一批匠人填充进去,只要把地买好,就可以开始修建房屋了。”
“此事宜早不宜迟,动作要利索点!”
不知道是懒洋洋的太阳的影响,还是因为没有睡好,侯君集有点没有精神。
“夫君,大郎做事最是稳妥,你没什么好操心的。这段时间,我看你都经常睡不着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瞒着我呀。”
一旁的侯夫人,看到侯君集那副精神不振的样子,有点心疼的问道。
“阿耶,我昨天在珍宝阁看到一株千年人参,一会我去买回来给您补一补!那人参,补气养血,吃了对身体最有好处了。”
侯宝也适时的表达出了自己的关心。
“不用了,你先忙去吧!”
侯君集挥一挥手,示意侯宝可以离开了。
“夫君,你是朝中重臣,如果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唐的事情,那就及时去跟陛下解释,这样才能保全自己,保全我们侯家啊!”
等到侯宝离开,侯夫人忍不住再次劝道。
虽然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了不可描述的运动,但是老夫老妻了,对于彼此的心理却是把握的最为准确。
侯君集当初是在高昌犯过错误的人。
侯夫人看到他最近的表现,就猜到侯君集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唐的事情。
但是以她掌握的信息,她也猜不到侯君集到底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对不起朝廷的事情?你别整天疑神疑鬼的,在那里吓唬自己。”
“可是你最近一直都夜不能寐,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那是我在担忧前途,担忧我们侯家的未来!”
侯君集的话刚说完,就看到侯宝慌乱的跑了回来。
“怎么啦?还有什么事情忘记说了吗?”
侯君集看到侯宝慌慌张张的样子,有点不悦。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这是侯君集一直追求的目标,虽然他自己还做不到,但是却是希望侯宝他们能够做到。
“阿耶,外面被人围住了!”
“嗯?什么那么大的胆子,敢来我陈国公门口闹事?”
侯君集猛地坐了起来,脸上满是愤怒。
由于这几年过得不如意,侯君集的脾气坏了很多。
嗯,事实上,他的脾气就没有好过。
“程咬金!程咬金带着大批兵马,把我们陈国公府给围的水泄不通!”
侯宝这话说完,侯君集的脸色猛地一变。
一直以来,他就认为李承乾水平太差,担心步李建成的后路,所以劝说他谋反。
当李承乾同意自己的建议之后,侯君集又一直担心消息会泄露出去,所以才有了时常睡不着觉的情况出现。
如今程咬金带兵包围了自己府邸,侯君集立马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前天东宫的纥干承基被刑部带走,现在程咬金带着兵马过来了,看来,这里面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侯君集心中快速的思索着。
“侯君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陛下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狼心狗肺?”
没等侯君集想明白发生了什么,程咬金就一马当先的闯了进来。
他们两个,虽然也算是老相识了,但是彼此的交情非常一般。
事实上,侯君集跟谁的交情都比较一般。
“程咬金!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
侯君集心中怀着最后一丝侥幸,想要听听程咬金到底是为什么而来。
“哼!当初玄武门之变,你算是立下了大功劳,怎么?你还想重新立一次功劳?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什么都万无一失,只要寻找机会,就可以顺利的控制大明宫,扶持太子殿下登基!呵呵!难怪卫国公当初说你脑后有反骨!”
程咬金知道,侯君集这一次完了!
哪怕是李世民念着旧情,不想要他的命,朝中大臣也不会同意。
“成王败寇!你想怎么说都可以!”
侯君集说完这话,脸色变得一片灰败。
“夫君,你……你真的做了对不起陛下的事情?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早点去找陛下认错吗?你为什么就不听我劝说呢?”
侯夫人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妇人之见!这种事情,是认错就能解决的吗?”
好歹也算是大唐英雄榜上的人物,侯君集倒也没有被吓得屁股尿流,反而一副要杀便杀,要剐便剐的态度。
“将侯君集带回大明宫,其他人等,一个也不许离开陈国公府,否则杀无赦!”
程咬金也懒得再跟侯君集废话,直接拿人交差!
……
“事情就是这样,眼下陛下已经安排人员去包围东宫和陈国公府了。”
宣政殿中,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李绩、岑文本、孙伏伽等大臣都已经到达,刘德威则是在李世民的要求下,把情况重新说明了一遍。
“陛下,这只是纥干承基的一面之词,是真是假,还需要确认!”
房玄龄首先站了出来。
此时此刻,不管他心中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肯定都要站在李世民的角度来说话。
不管李世民对李承乾有多么的失望,肯定都是不希望看到李承乾谋反这种事情的。
“高明做事,一向是优柔寡断,谋反这么大的事情,不像是他自己能够想出来的方案。”
长孙无忌虽然已经不再支持李承乾,但是这个时候也愿意为李承乾再说几句好话。
反正,好话说的再多,也不可能保住李承乾的储君之位的。
“太子顽劣,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这些年,老夫也算是看着他长大,他应该算是一个孝顺的人。这事,还得调查调查,看看是不是有证据才行!”
已经上了年纪的萧瑀,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微臣愿意率领大理寺的同僚,亲自调查纥干承基揭发的案件,还太子殿下一个清白!”
孙伏伽是大理寺卿,知道这个大案自己是不可能躲得掉的,倒不如干脆主动一点,还能落下一个勇于担当的印象。
毕竟,像是这种政治高度敏感的案子,不管怎么审查,最后的结果往往都很难让人感到满意。
“陛下已经安排了人马去东宫和陈国公,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回来。我们不妨等到这些消息回来之后,再进一步判断要怎么办。”
岑文本虽然资历比较浅,但是职位却是一点也不低,自然不可能当鸵鸟。
“查!一定要给朕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查清楚,朕要知道,到底是谁怂恿高明走上这一步的!”
李世民脸上,又是悲痛,又是气氛。
“咳咳!”
李世民还想说些什么,却是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咳嗽声音。
显然是气的不行!
上个月李祐谋反,如今人都还在刑部大牢没有结案呢。
现在李承乾又谋反了?
这是怎么啦?
“陛下!龙体为重!”
房玄龄看到李世民这幅模样,也是心中一痛!
作为老搭档,他自然非常能够体会李世民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们几个,一起去调查,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情况搞清楚!”
李世民显然不想跟大家再讨论下去了,挥一挥手,示意大家去干活。
……
东宫门口发生那么大的阵仗,自然是不可能什么消息都压下来。
魏王府中,李泰就首先得到了情报。
“山宾,你……你说的是真的?”
李泰激动的说话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啊!
这些年,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为的就是把李承乾拉下马,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哪怕是自己已经拉拢了不少朝中大臣,可是李世民也迟迟不见松口。
李承乾的储君之位,一直都稳稳的。
“真的,绝对是真的!据说东宫之中,冯孝约等人都已经带着护卫准备杀向大明宫了,太子殿下还拉拢了大明宫建福门守将李安俨,准备从建福门进入大明宫,一举控制陛下和朝中大臣,没想到他们还没有走出东宫,就被尉迟将军包围了!”
杜楚客也是脸上充满了笑容,觉得这些年的努力终于可以看到回报了。
一直以来,李泰是李承乾储君之位最热门的人选,没有之一。
如今李承乾自己把自己玩废了,那么储君之位……
杜楚客想了想,觉得自己离宰相的位置又更近了一步。
“真是天助我也!我这大哥,先是派人刺杀我,现在又准备杀入大明宫,他的胆量,可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很多啊。不过,我得感想他,要不是他这么大胆,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李泰深呼吸了几口气,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作为皇家子弟,这点掌控情绪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皇子谋反,按照大唐律当诛!不管太子殿下如何推脱,这一关,他绝对是过不去的了。”
“来人,备马,本王要进宫!”
这个时候,肯定是大明宫的消息才是最集中、最准确、最及时的,所以李泰果断的决定进宫瞧一瞧。
……
杜府之中,杜荷面色惨白的跪在杜构面前。
“大哥,我之前是跟太子殿下和长孙冲走的比较近,但是这两年已经很少来往了。我敢对天发誓,这一次的太子谋反案件,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很显然,作为京兆世家的杜家,也已经收到了李承乾谋反的消息。
杜构第一反应就是把杜荷叫到了跟前,询问他跟东宫的关联。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这是陛下登基以来最大的案子,历朝历代,碰到这样的大案,不得血流成河?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到时候我们杜家能不能置身事外,完全要看别人的心情。”
杜构作为杜家的家主,也是很有压力的。
虽然以杜如晦当年跟李世民的交情,只要杜荷牵连不深,杜家应该不会受到大的牵连。
但是,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大哥,这件案子,陛下肯定也会让房相一起参与调查,要不今晚我们去房府拜访一下,把情况跟他说明一下,免得到时候有人故意往我们家泼脏水?”
“哼!要你提醒?不过今晚肯定不行,明天吧,明天晚上我亲自去房府走一趟!”
……
尉迟恭很快就把李承乾以及东宫主要的人员给带到了大明宫。
李世民谁都没有见,直接让长孙无忌等人去审理。
出人意料,李承乾这一次一点也没有反抗。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完了!
不管怎么反抗,怎么狡辩,都没有用!
东宫之中,留下的证据实在是太多了!
再加上今天又被尉迟恭碰了个正着,可谓是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倒不如给自己留点颜面。
“高明,你这是何苦呢?”
长孙无忌哀叹一声,看着站在众人面前的李承乾,脸色很是复杂。
从某种程度上说,李承乾会走到这一步,跟长孙无忌也有一点关系。
因为之前,长孙无忌算是李承乾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也就长孙皇后的支持力度会比他更大。
但是,当看到李承乾很可能没有希望继承大统之后,长孙无忌果断的抛弃了李承乾,不再给与任何支持。
要知道,长孙无忌跟他舅舅高士廉,都是当过大唐吏部尚书的人,朝中许多官员都算是长孙党。
失去了长孙无忌的支持,李承乾的影响力一下子就掉了一大截。
这也让李泰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对李承乾是步步紧逼。
“呵呵!长孙司徒,你倒是眼光很好,早早就改换门庭了!你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自己最清楚,就不用在那里假惺惺的了。”
李承乾连舅舅都不愿意叫了,显然是恨上了长孙无忌。
“太子殿下,是不是东宫之中有谁挟持你,所以你才被逼着谋反?”
房玄龄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为的就是看看能不能保住李承乾的条命。
李世民是很爱这个儿子的,哪怕是心中对李承乾再不满,那种父亲对儿子的爱,却是一点也不假。
只是,李世民是一个好皇帝,但是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房玄龄作为旁观者,自然很清楚这些。
“房相!没有人挟持我!真要说是谁挟持我,那是满朝文武在挟持我!明明我是大唐名正言顺的储君,为何朝中那么多人就是不支持我?为何百官天天都弹劾我?宣政殿中,弹劾我的奏折,都能堆成一堵墙了吧?”
李承乾破罐子破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房相,要不我们先分头去审一审其他的案犯,然后再看怎么处理?”
岑文本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家都很尴尬。
与其这样,倒不如先把东宫的其他人给审理了,到时候信息自然就齐全了。
“好!那大家就赶紧行动,今晚连夜审理,争取在明天有一个初步的结论!”
房玄龄看了看李承乾,听从了岑文本的建议。
……
“阿耶,我让人煲了一壶鸡汤,听说您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要不您先喝一碗鸡汤吧?”
宣政殿中,李治跟兕子一起提着食盒,来到了李世民面前。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李治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他也只能当做是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为了让李世民能够平缓一下心情,他还拉着兕子跟自己一起来到了宣政殿。
“兕子、青雀,你们来啦!”
看到自己疼爱的小儿子、小女儿来到跟前,李世民的脸上稍微挤出了一点笑容。
不过,那个笑容在李治看来却是比哭还难看!
“阿耶,这鸡汤可是九哥亲自去御膳房,指挥着厨子按照二哥府上的做法来炖制的,我要先喝一碗,他还不给呢!”
兕子很不客气的坐在了御座的扶手上面,从食盒里面端出了一盅鸡汤。
并且还略带夸张的赞了一下李治。
当然,她很聪明,知道自己这样说了之后,李世民很可能会让她陪着一起喝汤,这样就达到了让李世民吃点东西的目的了。
至于她自己,真要是想要喝汤,哪用得这么费劲?
“哦?雉奴有心了!兕子,你九哥不给你喝,父皇给你喝,来,我们每人喝一半吧。”
李世民果然如同兕子猜测的那样,拉着她一起喝起了鸡汤。
李世民是个女儿奴。
虽然他对李治和李泰几个都算是非常喜爱,但是跟兕子比起来,就没得比了。
不仅兕子,李丽质、高阳等几个公主,得到的宠爱也是远高于其他皇子的。
像是今天,如果是李治自己过来的话,十有八九李世民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先有李祐叛乱在前,接着李承乾又来了致命一击。
这简直就是李世民不能承受之重啊。
所以,这个时候李世民再看到自己的儿子,要想生出喜悦来,可是有点困难。
“阿耶,九哥在长安城为母后修建的寺庙,已经有了初步的轮廓,你要不要抽空去看一看?”
兕子也已经不是单纯的小孩子,知道怎么样才能最大程度的吸引李世民的注意力。
很显然,这个时候,让李世民转移一下注意力,是最好的办法。
否则,他在大明宫中只是越待越生气。
“过段时间吧,等到正式竣工的时候,朕一定亲自去一趟。”
李世民喝了一口鸡汤,抬头看了看李治,脸上多了几分温柔之色。
雉奴这个孩子,没有枉费自己夫妇两人的一片疼爱之心,果然还是很孝顺的。
要是每个儿子都能像雉奴一样孝顺,那就好了。
哎!
想到李承乾今天的所作所为,李世民忍不住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