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ptt-二百四十二.變化分享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或者说仍是最初的计划:让陆离离开望海崖。
“我会和他说在贝尔法斯特发现线索,吸引他到来,再附身在你身上和他接触。”
地点安娜定在榆树街区,那里陆离不会太危险。
不过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比如赛莉卡·达莱尔泄密,安娜不会让她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也许他会出来,但你想过吗?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下次怎么办?”赛莉卡·达莱尔说,她不想成为无用了就被抛弃的消耗品——还有什么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
“我没其他意思……但你要好好想想。”
安娜沉寂下来。
欲望不会得到满足,安娜当然不想只触碰陆离一次。
“你想把他引出来……”赛莉卡·达莱尔顺着安娜的思路自言自语,或者说说给安娜听。“那么他有在意的人吗?”
“我。”
安娜对此无比坚定。
“可你就在他身边,除非……”赛莉卡·达莱尔轻轻摇头,甩出一闪而逝的想法。“他有其他在意的人吗?不在身边的。”
“……没有。”
安娜不知道陆离的过往,他从未提起,也也未表现对曾经的怀念。
赛莉卡·达莱尔又问:“那么你有在意的人吗?或者说被他知道的你在意的人。”
“玛丽阿姨……”安娜念出一个此刻远在列侬群岛的名字。
赛莉卡·达莱尔继续问道:“那么接下来是关键……这位‘玛丽阿姨’与你们有联系吗?”
“她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
“还活着吗?”
“我想是的。”
赛莉卡·达莱尔神情放松许多,像是想到了主意:“我们可以搭建一个舞台……一个关于冒险的故事。”
安娜扬起白皙下颌,示意赛莉卡·达莱尔继续说下去。
赛莉卡·达莱尔将思绪整理出脉络,说道:“首先我们伪装成‘玛丽阿姨’写一封信,用这封信把他引出来,经历一系列冒险后最后发现,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而且安娜有足够多的时间与陆离相处。
“如果这一切都未发生,你可以去当一位作家。”
安娜的话语意味她接受了这个主意。
“但现在只能躲在地下室苟延残喘。”
赛莉卡·达莱尔苦涩地笑了笑说。
安娜没有回答,短暂离开地下室,去二楼卧室拿来羽毛笔和笔记本。
“他认得我的笔迹,你会写字吗。”
“我的字很难看。”赛莉卡·达莱尔犹豫说。
“没关系。”
安娜觉得越潦草越好,不过赛莉卡·达莱尔拿起笔却没有写下。
“还有什么问题?”安娜微微偏头。
“我在想一个合理的故事。”
赛莉卡·达莱尔回答。
她的确曾想过当一位作家,在末日尚未到来的时候。
赛莉卡·达莱尔边以“玛丽阿姨”的身份写着书信,边编制一个为陆离展开的故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十几分钟后,故事接近尾声,最后一封书也画上句号。
“很棒的故事……”安娜轻声称赞:“哪怕玛丽阿姨知道也只会夸这是个好故事。”
“很高兴我能收获第一位读者。”四张从笔记撕下的纸张并排放在一旁。
安娜用无形之手托起它们,纸张在操控下“哗啦哗啦”游走飞舞,就像白色的小精灵。
得把墨水痕迹吹干,不然缜密的陆离会看出破绽。
稍后安娜会找来几个信封,把信纸塞进信封里然后放到它们该在的地方。
“你真的想好了吗?”
身旁响起赛莉卡·达莱尔的询问:“我看得出你在犹豫……或者想想其他办法?”
安娜没有回答。
赛莉卡·达莱尔知道安娜没有表面那么坚定。
起码两天过去,期间安娜没再来找她,仿佛就此消失。
……
风吹上望海崖,带来喧嚣海浪声和一道高大轮廓。
今天是星期一,商人带来了今天的调查员周报和几份普通报纸,带走了阿当芙娅写给特斯拉的家书。
而关于那封寄去除魔人协会,写着想知道如何让恶灵保持理智的信件仍没得到回信。
望海崖上无新鲜事。
除了岩缝间花盆里生长的植物和这些天看上去心事重重的安娜。
安娜的变化就连陆离都有所察觉,只是询问后她什么都没说。
今天寂静之时来得稍晚。诡异之雾从深海涌现时,恶灵广播才回荡起教堂钟声。
陆离放下手中的书,静静等待寂静之时褪去。
然后和每晚一样,晚饭后看了会儿书,在临近晚上八点时,陆离躺到床上进入梦乡。
“晚安。”
安娜低语,将陆离放在桌面的书籍放进抽屉。
她从灵魂深处不想破坏这份宁静,因为这是曾经的她梦寐以求的。可现在,欲望正化作实质,悄然探向熟睡的陆离。
安娜捞起抽屉中的笔记本,好奇翻开。
上面记着一些备忘的内容和侦探社时期的收入记录,有几十先令,也有数百先令。
回想起那时,安娜脸颊浮现一抹温柔笑容。
笔记大部分都是空白的,还有不少页面被撕掉。翻了几页安娜就准备把它放回去,忽然发现笔记夹缝下露出一页纸张。
奇怪地抽出,借着油灯光芒,安娜看到上面许多内容都被划掉,比如【了解身在何处】和【积攒足够多的先令】,只有一行字迹是例外。
【想办法离开这里】
上面写着。
安娜眼眸微垂,情绪藏匿于阴影。
油灯照射出的虚幻影子轻轻晃动。
“陆离,你要去哪……”
……
吉米冲进山洞,险些撞到走出山洞倒炉灰的安娜。
“抱歉安娜。”
裹得像只熊的吉米连忙躲过,结果又撞在安培身上。好在安培皮糙肉厚,还在假寐中理也没理。
“没什么。”
安娜看上去解决了心事,轻轻颔首表示不在意。
望海崖只有几位居民,安娜的恢复让气氛回归以往。蕾米嘲讽穿好几层衣服的哥哥像是怪物,吉米大声反驳鬼天气实在太冷了,还哈出一口雾气证明自己。
直到外出狩猎的安娜归来。除了猎物,她还在贝尔法斯特废墟找到其他一些东西……
“我从侦探社的信箱里找到了一封信。”
她将潮湿得仿佛被水浸泡过,皱皱巴巴的信件递给陆离。
“署名是玛丽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