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銀鴉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六章 旅人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教堂?
亚戈也确认了,两人谈及的,的确是教堂。
那个教堂,结合阿蒂莱的说辞,在他之前的判断中,是“螺旋剧团”的人。
也就是黑钟学会,不,黑钟教会那位“永恒噩梦”麾下的组织成员。
阿蒂莱说这群人都被永恒噩梦丢进了这个地方,之后,被这个仿照巫师“镜世界”的力量同化成其中的一部分。
在永恒噩梦不被破坏的情况下,这群“螺旋剧团”的人,是不可能被消灭的。
他之前,通过几百次死亡的验证,已经大致可以确定,教堂之中的那位“修女”,那个叫做“莎娜”的少女,就是螺旋剧团的人。
对方是“不死”的。
但是,她自己也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至少,亚戈并没有从她的表现和言语中发现对方有对这个梦境世界之外的认知。
对方感觉上完全就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
结合自己几百次死亡整合出来的信息,“莎娜”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被同化”可不是简简单单地融入这个世界无法离开而已,而是意识记忆连同身躯,一同融入了这个世界,被梦境,被那些阴影包裹。
结合自己的切身体验,那种仿佛在做梦一般的感觉,可以大致确定,所谓的“融入”,是从身体到记忆,从身体到意识都变成另一个人的那种融入。
从过程结果上说,和“书中世界”比较类似。
之前,亚戈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认为“莎娜”就是破局的关键,在清醒后隐藏起来,在对方出现时选择攻击,试图“破局”。
但是,结果也正如阿蒂莱所说….
徒劳。
然而,亚戈的判断也仅限于莎娜。
对于那座教堂本身,亚戈并没有确认到更多的信息。
交错回环的时间,碰到相关事物就会被阴影漩涡卷入另一个时间的状况,让他的探索并不顺畅。
但是,也可以大体得出一个结论。
那就是,自己这几百次的“梦”,基本都有牵扯到教堂的事件。
查明教堂的事件,能不能够帮助他找到“宝石”呢?
在始终没有等到阿蒂莱的“指引”的状况下,亚戈只能够自己想办法了。
不管怎么样,应该试试。
即使没有宝石的线索,也能够在他之后的行动里,为他躲避阴影漩涡提供一些帮助。
思索了一阵,再看了下自己被阴影笼罩“同化”的速度,亚戈选择了立刻出发。
……
教堂附近。
一盏并不算明亮的提灯照亮了周围。
几个穿着旅人服饰,身上带着一堆装备的男人,其中一人指了指教堂的方向:
“那里应该有个‘夜之圣堂’,我们可以去哪里休息。”
“夜之圣堂?那群蛀虫们的巢穴?该不会又是一群修女和几个主教吧?”
另一个人发出了嗤笑声。
“不,也许还有几个小男孩。”
第三人附和着第二人阴阳怪气的嘲讽。
一开始出声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他们说的,就是他们所在的城市的现状。
教会里住着一群蛀虫,一群不像主教的东西和一群不像修女的东西做着各种肮脏龌龊的事情。
城市里出现什么小男孩失踪的案件,他也会第一时间想到教会。
他也当然不喜欢那群蛀虫。
只是,庇护一切的主和那群借着主的名义作恶的蛀虫,应该分开来。
但又不可否认,主并没有对这群蛀虫降下惩罚。
想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地图上教堂的方向后,对着另外两人道:
“比起那些,还是补充灯油更重要。”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说完,他收起了地图,向着教堂的方向移动过去。
对于这句话,另外两人也没有反驳,跟了上去。
而几人刚刚走了一段路,就发现了一个提着提灯向教堂移动的年轻人。
在三人警惕起来的同时,却听到那个年轻人说道:
“嘿,三位,能帮我一下吗?送到教堂那边的,一个人揽下搬送这么多东西的活果然不轻松,当然,可以分你们一些。”
这样的话,让三个有经验的旅人很快想到了那群到处送东西的搬运工人。
一个年轻且自信的搬运工。
只不过,他的工作显然出了些挫折了。
“可以,不过具体酬劳需要谈一谈。”
领头的男人熟稔地回应道。
“肯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价格的!”
年轻人说道。
而三个旅人很明显对于这类事情非常熟悉,这种模糊的酬劳约定并不能让三人行动起来。
在各地旅行的他们,当然没少客串过搬运工或者其他的各种工作,那些铁公鸡一样的吝啬雇主给过太多次这种不明不白的约定酬劳。
要在事前就定下酬劳多少,最好能够先拿到一部分。
三人在旅行过程中有了充分的共识。
比起那些吝啬的雇主各种花哨的口头约定,这个年轻人的口头预付显然太过青涩。
不过,也正因如此,三人很快就在心中确立起了对这个年轻人的立体认知。
三人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很快就接受了对方是个年轻的、有想法的搬运工这样的形象,开始与年轻人讨论酬劳,并且力争在运送前就拿到酬劳。
“不,我也还没拿到钱,我得从大嘴巴那边拿到钱才能付给你们——”
人氣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txt-第八百一十六章 旅人鑒賞
在经验丰富的三人一通辩论后,年轻人逐步陷入劣势,露出了底线。
三人对视了几眼,进一步追击,很快也确定下来了具体的酬劳多少。
最后,在一脸沮丧的年轻人的带领下,三人向着年轻人身旁不远处的拖车走去。
“嘿,小汉森,我觉得你应该攒钱买上一匹马。”
“是的,有了一匹马之后,你送东西的速度就快多了,而且也不会那么累…..”
或许是为了在这寂静阴暗的路上多些乐趣,又或者是为了分散对疲惫感的注意力,几个人合力拖拉本应由马匹拖拉的拖车的同时,三个旅人也不忘得调侃这位还略显青涩的年轻人。
只是,三人并没有注意到,年轻人在不直面他们的时候,有一瞬间露出的似笑非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