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二章:現場教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贵宾厅上的VIP们一个个被押下了二楼,在长枪短炮的胁迫下双手抱头走向了歌剧院硕大的舞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展现出来雾尼歌剧院在施工时的阔气,整个舞台容纳下一整编的乐团都不会显得挤。
欧米茄小分队的队长正站在邵一峰的面前,伸手扒拉开这个小胖子的眼皮拿起战术手电在瞳孔上晃了晃,发现瞳孔对光反应依旧敏捷后才断定了整个歌剧院昏迷的人都跟他面前的这个胖子一样是陷入了浅度昏迷,至于原因…
队长收起战术手电捡起了一旁椅子上的写着66的牌子,又看了一眼舞台上陆续站满的垂头丧气的年轻混血种们,心里大概有了猜测…他对这种场子并不陌生,虽然任务里说是慈善交易晚会,但实质上走的还是拍卖的路子。
宾夕法尼亚路上的芝加哥市政歌剧院每年都有跟现在相同的场子,队长也曾去参加过,入场的资格是对自身血统的证明,背景血统越强劲,你的位置就越好,在拍卖时还会玩一出‘天黑请闭眼’的小把戏,大家卯足了劲儿点燃黄金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群聚光灯成精了。
混血种之间的黄金瞳施压倒是很正常,但如果现场还夹杂着普通人,那么眼下这一幕似乎就不难理解了…倒也挺麻烦的,他们这次的行动在雇主那里应该是充当‘B计划’准备的,很显然雇主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想动用他们。
他们这群人只能算是后手准备,雇主似乎顾忌着什么不想让他们知道慈善晚会的内情,严令静止他们调动内场的监控录像,这也导致他们并不大清楚慈善晚会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主办方和这群混血种都疯了吗?当着一群普通人的面暴露自身的血统,难道不怕‘龙文仲裁委员会’的人找上门吗?
除非这群家伙心狠手辣会在慈善晚会结束后把所有普通人当初解决掉,这就得另说了,但大抵上还是会有人找他们麻烦,只不过从这一批换成了那一批。
但这也不是队长该关心的事情了,丢下了66号牌,他收回视线对了一下机械表的时间,又低头看了眼因为强光刺激悠悠转醒的邵一峰,邵公子睁眼就看见一个黑头套的魁梧男人站在自己面前,还没来得及发出女人似的尖叫,就被一拳砸在了下颚,牙齿飞了两颗完美进入深度昏迷。
“麻烦。”队长皱了皱眉头,场内这些事先就昏迷的人似乎因为他们高调进场的动静开始出现苏醒的迹象了,镰鼬捕捉到的不少心跳都有了加速的特征,不少人应该已经醒了但迫于现状没敢睁开眼睛只能继续装睡。
“B3,A6,C28…”队长陆续报出了不少数字,过道上的队员立刻走到相应的座位上将装睡的人拎了起来在求饶声中赶他们向舞台上。
“各小组抓紧时间,确定暗号找到雇主,我们还有三分半的时间。”队长踩在了坐席的椅子靠背上,一排排的踩过去直至跳上舞台,歌剧院的里的人员押送速度开始抓紧了起来,在‘镰鼬’和‘蛇’的锁定下,歌剧院里不可能有谁能躲过搜查的力度,任何胆敢逃跑或点燃黄金瞳的人都会被瞬间集火打成筛子。
就在队长目光如炬控制着风妖盘旋在巨大内场,所有黑暗的角落都被镰鼬们实施侦察,在他的注意力放宽到全场时却灯下黑地忽略了自己身后的不远处俘虏群里的窃窃私语。


“现在是什么情况…?”万博倩小声问,她此刻斜坐在地上,双腿屈在一起,现场的大部分女性都是这么坐着的,强行蹲下只会把她们身上昂贵的礼服给撕破。
“现在的情况是我蹲着,你坐着。”在她身旁,超级混血种、‘S’级专员、执行部王牌林年正抱着后脑勺老老实实地蹲着,跟着蹲在他一旁的还有楚子航,两人的蹲姿和抱头动作属于那种暴徒看了都安心想要竖大拇指夸赞的标准模范。
“不…我是说,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万博倩被呛得有些有点气闷,在他们的周边几个持枪的暴徒不断徘徊,手中的枪口和手指摸到扳机的位置都十分专业,人群里但凡有人起身第一时间就得重新躺下。
“我不知道啊,要不然为什么我会在这儿蹲着?”林年低声回答,目光不断地落在歌剧院里的暴徒身上,“而且我跟你说过我有些爆炸ptsd吗?”
万博倩愣住了,然后明白了林年的意思…就是因为没搞清楚状况,所以才先按兵不动,不过爆炸ptsd是什么情况?‘S’级上过中东战场吗?
“为什么不直接反抗?”楚子航低声问,他的后腰皮带里还插着那把S&W_M500转轮手枪,楚天骄的遗物,其实还有一把伯莱塔92F可以供他选择,但林年提到过楚天骄是真男人,真男人该用的大口径手枪,所以他从武器箱里也选了这把威力大过沙鹰的转轮手枪。
“执行部第一课,砍人之前先得知道自己砍的是谁。”林年扭头看向楚子航解释,“有些时候下手太快先制造了尸体,反倒是会错过不少比尸体还有用的情报,任务途中在己身没有受到生命威胁之前,尽可能搜集更多的情报…之前任务我就吃了不少亏,先手砍死人后为了情报跑了不少冤枉路。”
楚子航默默点头记住了这个小知识,一旁的万博倩眼皮狂跳,寻思着现在这种情况是现场教学的时候吗?我们脑袋都被人用枪顶住了还不算生命威胁?
“统一制式装备、训练有素、分配明确、不可能是临时起意的劫匪暴徒,国内也不会有这种原生组织,只能是雇佣兵性质的团队,具体哪只雇佣兵暂时是不可能弄清楚了,但能确定的是为首的队长言灵是‘镰鼬’,队员中有人的言灵可以延展通讯,大可能是‘光年’或者‘蛇’。”林年隐秘地观察过每一个暴徒分析。
“镰鼬?”楚子航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察觉不到吗?空气里扰动气流的那些小东西?”林年看了楚子航一眼,后者轻轻摇头,只是一旁的万博倩有些悚然,难以猜测‘S’级的敏锐程度究竟到了哪个水准,居然能观察到近乎完全透明的镰鼬,这些风妖可是风中的精灵,本身的飞翔不会带起任何声音,如果林年不说她根本意识不到镰鼬这个言灵早已经充斥满了整个空间。
“言灵的使用者是他。”林年指了指舞台前侧统御全场的队长,“所有风妖都按照着一定的频率汇聚到他的身边,如果一会儿要动手,我们就得先干掉他。”
楚子航点了点头,目光盯在了队长的背后,但却立刻被林年用手遮挡住了:“杀意是个好东西,可以下定你动狠手的决心,但切记别在动手之前别轻易暴露你的杀意,混血种从血脉中继承了一定的危机意识,‘本能’这种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是真实存在的。”
“给你举个例子。”林年说,“注意三点钟方向的那个人。”
嫡女有毒:殿下快上钩 妖月.
楚子航转头过去,看见了约莫一百米远外的过道上站着一个双袖挽起露出纹身的暴徒,此刻头套下的嘴部正轻轻蠕动着,像是在着嚼口香糖,目光时不时瞥向内场的入口和坐席里昏迷的宾客们。
“他看起来是不是毫无防备?”林年说。
楚子航点头,但下一刻兀然发现监视入口的那个暴徒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身高和体型都那么的似曾相识…那赫然就是林年本人!
在他看清影子的侧脸时,他瞬间悚然地转头看向身边,却莫名发现身边的男孩不知什么时候消失掉了,一旁的万博倩也有些呆住了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暴徒的身后,凭空出现的林年从袖口中抖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挽出个刀花后抵在了对方的腰间上,脸上面无表情,暴徒也根本没察觉过来死亡几乎贴着他的后脖颈呼出冷气了。
可就在林年脸上泛起冷意要往里刺去时,一瞬间,暴徒整个人好像如置冰窟般打了个哆嗦,猛地抽出腰间配枪回身瞄准,但在他的眼前只看见了藤蔓花纹爬满的墙壁,除此之外没有半个鬼影子。
“如果你露出杀意,就会有被发现的风险,真正的高效和冷厉是在对方没察觉到你的杀意时,你杀人的动作就已经完成了。”林年说。
他的声音再度出现在了楚子航和万博倩的耳边,他们的中间男孩不知何时又蹲了回来,依旧保持着双手抱头的动作,楚子航则是看了看远处开始疑神疑鬼高度紧张的暴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正想要杀一个人你就得像这样。”林年说。
话音落下,还是那个暴徒,他的身后熟悉的黑影再度出现了,万博倩和楚子航中间的男孩再度凭空消失出现在了百米外,没有任何移动的征兆,也没有带起任何声响或气流,他们前方十米外的镰鼬掌控者甚至都没发现身后的俘虏少了一个。
在暴徒身后林年摸出了袖中的匕首抛了一下,左手暴起按在了对方的口鼻上,强韧的腕力几乎将暴徒的鼻骨和面骨按得发出嗞呀响声,黑色头套下的那双黄金瞳目眦欲裂,在确保对方难以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林年自然地一刀抹喉,切开了对方的喉咙,再一刀捅穿后心搅碎,抱着抽动的尸体缓慢向后倾躺在了过道的阶梯上,借着座椅避开其他人的视线。
一只镰鼬飞舞了过来,捕捉到了他们这边细琐的声音,但在即将带着信息回到宿主之前就被一道刀光给斩碎了,鬼车鸟透明的骨骸被斩落到了地上,至死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人 皇 纪
“明白了吗?”在楚子航身边,林年解除了‘浮生’,回到了舞台上两人的中间说。
“大概…明白了。”楚子航沉默地点了点头。
看着幽灵般消失又出现的男孩,万博倩咽了口唾沫决定不再关注对方到底想做什么了…不管林年有什么打算,今晚歌剧院里这群不请自来的雇佣兵们免不了遭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