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討論-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極圈勢力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尤金斯在盯着有林间走出的焰发青年时,想起一些发生在【原质游戏】时的不好经历。
虽说亚斯兰不同于格林,并不会跟随性情大杀四方,但危险性却不输格林……来自于他体内的冰焰,属于尤金斯最忌惮的能力之一。
焰发青年主动现身时,右手掌里抓着两块打火石,随着手指有规律地活动,让石头在掌心间摩擦旋转,时而会有火光从掌心间溢出。
“尤金斯,听闻一年前的伦敦游戏。
你的表现似乎很一般,最终夺得优胜的居然是格林与一位无名小辈。”
尤金斯一脸不爽地回应:
“你知道什么……有格林在的游戏谁想参加都没有获胜的机会,你来也是一样。
那小子之所以能获得优胜,是因为在游戏后期与格林联手,正面杀掉一位神话入侵者。”
亚斯兰颇有兴趣地靠向尤金斯,继续追问:
“哦?什么样的疯子能与格林‘联手’。
很大概率会在途中,因格林的性情变故而被杀掉,就算侥幸没有被杀,思维也会在无形间堕入深渊。
而且,涉及到伦敦游戏的最终优胜,依照格林的个性,绝不会允许别人与他站在同一平台。
听你的描述,‘无名小辈’与格林的关系似乎很不错……你认识那家伙吗?”
说到这里尤金斯也不得不承认,韩东有点东西。
他自身也不太明白韩东是如何与格林扯上关系,而且算是一种【硬关系】,甚至于在游戏结束后,格林还主动邀请韩东前往混乱核心。
不过,尤金斯并没有义务给出韩东的信息。
妻妾一家欢
“我认不认识关你屁事?
上一次的伦敦游戏因设有‘有偿的退出选项’,你们这群家伙一知道格林会参加,纷纷借用背后的势力花费一笔‘物资’而选择退出。
现在却想从我嘴里套取情报,真是可笑。
异界之重装突击 咸鱼道长
那小子很有意思,到时候可别被他玩死了,亚斯兰。”
亚斯兰露出一种很阳光的微笑,并未因尤金斯的话语而生气,反而给出一个议题:
“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毕竟是你以性命为筹码,得到的情报。
情报我就不强求了。
不过,尤金斯你应该对伦敦很熟悉,带我前往伦敦城应该可以吧?这一点小忙你应该不会拒绝。
毕竟,我们都属于【极圈生命】。
只是位置不同而已。”
亚斯兰的出生地与尤金斯截然相反,位于北极。
而北极在远古的大冰期时代还有一个别样的称呼,名为【终北之地】,曾经可谓是诸多众神的纷争之地。
啪!亚斯兰打出一记响指。
一股让人魂颤的恶寒遍布于黑暗森林。
一层层隐蔽性极强的冰霾慢慢消散,来自于极圈的军队降临于亚斯兰的身后。
军队所展现的‘姿态’是绝无仅有。
这是一种传承于终北大陆的原生态行军方式-【冰山】
一只体长过百,身形极度肥大而散发着神话气息的白色蠕虫。
正通过铁链束缚、肉质内嵌的形式,拖拽着由北极运来的巨型冰山。
属于亚斯兰的势力部队,正封存在冰山之间。
透过纯净的冰层,清晰可见极圈异魔正在其中沉睡,以这种深度睡眠的方式维系着它们的最佳状态。
尤金斯也被眼前的冰山所震撼,一下愣在原地。
这时,一只手掌落在尤金斯的肩膀上。
“带路吧,尤金斯……这一次的游戏可不是我们互相竞争,而是共同对抗外敌。
在你的修格斯大军到来前,我会借给你一部分势力,以免你势单力薄而无法在前夕争取到优势。
想来,你应该想在这场游戏中好好表演一番吧?”
“跟我来。”
尤金斯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暴躁情绪。
虽在表面上暂时配合亚斯兰一同行动,但他一有机会就将进行反噬。
同为原质的尤金斯很清楚,亚斯兰绝不是一位能长期合作的对象。
……
巨型蠕虫载着夸张的冰山,进入到北侧盆地时。
该区域立即呈现出结冰状态,冰层立即将花草与黑石道路所覆盖,气温骤降。
即便是被地契笼罩的伦敦城也感受到来自于城外的寒意。
专属于韩东的通讯教员,立即通过独有的黑暗通道来到庄园,将情况汇报给正在进行僵者实验的主教大人。
“冰山,蠕虫……”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听到这里时,肿胀博士的大脑传来一阵机械卡壳声,立马说出他知道的信息。
“第三原质,来自于北极圈的亚斯兰!
这家伙一定要小心,传闻他掌握的冰焰是【终北大陆】的最终遗产。
能无视个体防御,直接灼烧灵魂。”
“嗯,我先去看看。”
韩东由地下区域离开时。
原人霍普与黑山羊莎莉也都感受到这股寒冷,正在庄园门口等待,似乎打算跟着韩东一同前去‘迎接’。
“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好。
我们之间的关系,需要暂且隐藏。
我想以自己的目光来审视尚未见过的原质,如果有你们跟在身旁,对方可能会刻意隐藏,不会露出最真实的一面。”
霍普倒无所谓,见韩东不需要他的陪同,立即前往远征军领地。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霍普已与不少精英骑士混熟,每日切磋属于不可缺少的娱乐活动。
莎莉有些担心地叮嘱一句:
“尼古拉斯,一定要小心【亚斯兰】这个家伙。
这人是一位利益至上的危险人物,我个人建议不要与其深交,也不要试图拉拢……如果你们之间爆发了什么冲突,我会让玛丽妹妹以空间手段带我过来支援。”
“放心,我可是黑夜主教……在亲母的地盘上谁敢动我。”
感受着不断加重的寒意,韩东也不再逗留,当即带上一批黑夜教众前往北部城门。
以黑暗蜡烛为节点,教众们渲染出一副黑流画卷,迎接来自于极圈的【外援】。
“这冰山竟是行军载具……我在南极从未见过这等景象。”
领头的韩东在近距离目睹冰山时,也同样被震撼。
不过,来自于伯爵提供的灵敏嗅觉,让韩东嗅到一股混在极圈生命间的异样气味。
一股腐烂、恶臭如同排泄物般的臭味,一股韩东无比熟悉的气味。
同样的。
对面负责带路的尤金斯也嗅到一股在他看来极其恶臭的味道,也是他每日做梦都会闻到的气味。
“尤金斯!”
“尼古拉斯!”
见面的刹那,两人同时开眼。
尤金斯的喉管间浮出一团凸物,一颗源自于远古时期便传承下来的眼球。
不过,在尤金斯以这颗眼球洞察而试图入侵目标的大脑时。
视野却被一团黑色漩涡所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