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ptt-342,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八章 奇死(4閲讀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顾云菲道:“加上我,我们去了7个警察,都确定了没有第四个人在场的。我们根本找不到有第四个人在场的迹象。”
罗菲一本正经道:“第一个发现凶案的是芮蕲,一路上,我一再追问他,没有受伤的外国佬胸前的血是什么形状。他告诉我,那个外国佬身上没有伤,但胸前满是血,血不是从那两个死者身上蹭上去的,也不是自己身上流出的,更不是从其它地方溅上去的,好像是泼洒上的。那证明血是从第四个人身上流到他身上的。还有,你们在给案子下结论时,不要用‘应该’、‘估计’这样的词语,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要下模棱两可的结论。你们警察都没有确定外国佬是否真的得病,就断定他是因病才倒地死去的,这个结论你们警察下的太草率。”
顾云菲道:“芮蕲当时都吓蒙了,怎么会看出那个外国佬身上的血迹是什么形状!”
罗菲道:“不跟你争执了,有凶案现场的照片吗?没有破坏现场时拍的。”
顾云菲道:“我马上让吴警员,把照片传到你的手机上,给你看,我就不信你能凭照片看出什么端倪来,否定我的判断。”
罗菲道:“你们官方警察要查一个人,是非常简单的事,三个死者的身份背景你们弄清楚了吗?”
顾云菲给吴警员发了短信,然后说道:“那个狙击抢手,叫吴藻,曾在陆军战队服役,曾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中途退役,下海经商,在房地产最火爆的那几年,发了大财,算是一个富商。那个外国小伙子是法国人,叫巴蒂斯特,曾在法国杀了四个女孩,是一个连环杀人犯,目前正被法国警方通缉。他出生于法国一个富裕家庭,估计从小性格孤僻,心里变态,凡是跟他交往过的女孩都被他杀掉了。林静笃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母离异,由单亲妈妈带大,刚大学毕业。”
冠军用命氪
半个军官
罗菲道:“他们三个互相认识吗?”
顾云菲道:“应该认识。”
罗菲道:“是什么关系?”
顾云菲道:“我询问了案发山林附近的人,最近发现林静笃跟那个外国小伙子经常在山间约会,有一个阿婆还曾看见他们在野外露骨地行了男女之事,他们俩算关系亲密的恋人关系。”
芮蕲面部抽搐了一下,他爱上的林静笃,是他梦想中的女孩,生前在山林里跟人有不光彩的事,还因此惨死了,真想当初根本就没有认识她,这简直就是一个悲剧。
罗菲顾忌芮蕲的感受,没有把顾云菲说的话题说下去。
罗菲道:“吴藻认识林静笃吗?”
顾云菲道:“吴藻的员工说,林静笃曾是做过他的助理,不到一个月,就没有再去公司。”
罗菲道:“吴藻也认识那个外国人吗?”
顾云菲道:“这个我们还不能确定。”
罗菲收到了吴警员发到他手机上的照片,他大略看了照片,神情变幻无穷,最终目光停在吴藻身上。
吴藻伏在一把狙=击=枪上,后脑勺被重物砸窝进去了,显然那是致命的一击,估计都没有挣扎一下,就趴在狙=击=枪上死亡了。
罗菲盯着吴藻的照片说道:“显然重物是砸在死者后脑勺的左边,证明砸他的人是一个左撇子,你们警察说,他是被巴蒂斯特用重物砸死的,你们确认巴蒂斯特是一个左撇子了吗?”
顾云菲承认道:“没有,你不说,我们根本没有根据伤口的位置联想到砸他的人是一个左撇子,我们会去了解巴蒂斯特是不是左撇子。”
罗菲道:“好,你们没有这个观察能力,我原谅你们,凶手砸吴藻的重物,比如石头、铁器什么的,这个证物,你们找到了吗?”
顾云菲道:“我们在凶案现场没有找到。”
罗菲道:“有仔细找过吗?”
顾云菲道:“仔细找过了。”
罗菲道:“既然你们警察没有找到凶器,那你们更加不能判定是巴蒂斯特用重物砸死了吴藻,如果是他砸死了他,凶器应该就丢在附近,既然你们找不到凶器,可以证明当时是有第四个人在场的,那人砸死吴藻后,害怕证物上留有自己指纹什么的,把凶器带走了。”
顾云菲道:“但也可能吴藻就是被巴蒂斯特砸死了的,他把凶器丢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我们一时没能找到。”
罗菲道:“好吧,你这样说,我无话可说。”
罗菲把外国小伙子巴蒂斯特的照片翻出来,说道:“你们过来看,这个外国人胸前的血显然不是在那里蹭上去的,也不是飞溅上去的。”
顾云菲和芮蕲一左一右地站到罗菲身后,伸着脖子看他手机屏幕放大的巴蒂斯特的照片。
巴蒂斯特四脚伸展,躺在草地上,似在舒服地睡觉,身着白色衬衣,胸前的血额外明显,近乎刺眼,右手手里有一把剃须刀片。
罗菲道:“你们可别小看血液的形状,它会给我们探案人员很大的帮助,物体或者人身上的血迹是摩擦上去、滴打上去的,还是飞溅上去的,它都有自己的形状。根据血液形状可以分析出凶手杀人时的位置,以及使用凶器的力度。你们看巴蒂斯特胸前衬衣上的血像是倒上去的,似有人把血装在一个容器里,距离他胸前半米的高度倒上去的。从而证明巴蒂斯特身上的血不是他用重物砸吴藻的后脑勺——飞溅上去的,如果是飞溅到他身上的话,应该他身上我们想象不到的地方都会有血点,你们看他身上就胸前那一块有血。更不是他跟林静笃和吴藻接触时,血液摩擦到他胸前的。”
顾云菲道:“那他身上的血是从那里来的呢?”
罗菲道:“是现场第四个人身上的血。至于那人怎么把血弄到巴蒂斯特身上的,以及他身上为什么有血,这个只有抓到现场的第四个人,让这个人亲口告诉我们。或者有什么证据,能够说明血是怎么弄到巴蒂斯特胸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