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丹尼尔眼中,这位年轻的奥尔德南贵族如今已经有了太多的改变——
曾经的赫米尔子爵意气风发,年轻而骄傲,在凭借锐利的眼光和灵活的思维把握住魔导工业的第一缕风之后,他迅速崛起成为帝都炙手可热的人物,名下的工厂和投资实体遍布奥尔德南,甚至延伸到了中部地区的数座城市,那时候的他就仿佛一颗充能的奥术水晶,时刻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内里还有释放不尽的能量,对外部世界毫无畏惧和退缩。
然而现在,这位子爵先生所有的光芒似乎都内敛了起来,他藏起全部的锋芒,如同在暗夜中躲藏着一个看不见的猎手,他蜷缩在自己这座已经冷清了许多的“堡垒”中,警惕地观察着这个对他而言已经不再安全的世界——还称不上颓废,但也相距不远了。
而这一切的改变,仅仅是去年一个冬天的结果。
丹尼尔心中有些叹息,他当然知道这些改变的原因是什么,也知道赫米尔子爵如今的表现完全符合正常的逻辑,但这种结果却不是他乐见的——这和“私人交情”并无联系,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他已经在这位子爵先生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将一个原本在奥尔德南随处可见,除了擅长社交和宴饮之外便没有任何名气的小贵族一步步引导、启迪成为投资巨头并不容易,从其起步之初便建立起来的信赖更是一笔无法复制的资本,如果这位子爵先生就这么倒下去了……那损失可就太令人遗憾了。
“子爵先生,或许我这么说在你看来有些‘局外人不知冷暖’,”老法师看着赫米尔,短暂斟酌之后开口说道,“但我认为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走出去,重新回到你擅长且活跃的领域,去扩大工厂的产能,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去投资那些在战后亟需的东西,与皇室一同振兴经济……让我们乐观一些,你会发现如今反而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子爵先生。”
赫米尔看向这位似乎总是充满智慧的老人,良久,他才轻声自言自语般说道:“乐观一些啊……可对我而言,乐观还真不容易……”
他转过身,俯瞰向阳台外面那条有些冷清的街道,手中的红酒杯向前倾斜,指向那些如今已经易主,或者快要易主的宅邸:“丹尼尔大师,您看那座房子……一个曾经显赫的家族,数百年传承的历史,但他们站错了队,在最不应该与皇室对抗的时候选择了坚守他们愚蠢的‘原则’,黑曜石禁军带走了他们。
“而仅仅一墙之隔,另一座宅邸,一个同样显赫的家族,忠心耿耿的骑士与将军,他们站对了队,但他们去了冬堡的前线——疯狂的神明带走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家族成员,如今只剩下一个孤苦无依的老妇人带着一个才刚刚十岁的姑娘。我去看望过那孩子,她还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族为何会遭遇这样的命运。
“大师,让我承认自己是个懦夫吧——我当然明白您的好意,更明白您所说的‘千载难逢的良机’是什么意思,但我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或许我们本就不该过于张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当我头上还顶着一个传承自祖先,且还会继续传承下去的头衔时更是如此。
“当然,我仍然会好好经营自己目前位于帝都的产业,我的纺织工厂,符文铸造厂,印刷厂还有城外的种植园……它们如今已经是我和我的家族安身立命的根本,但剩下的部分,我打算转让出去。我已经物色好了买家,他们对那些位于中部地区的工厂很有兴趣,而将这些产业出手之后,我大概也能睡得安稳一些。”
丹尼尔平静地注视着赫米尔的眼睛,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并举起酒杯向这位子爵示意:“好吧,这是你的决定,子爵先生——人各有志。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在如今这个局势下,在经济亟需振兴,陛下亟需贵族们表明态度,帝国亟需更多投资者和新兴实业的局面下,像你这样已经在新兴魔导工业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突然选择抛售产业退居二线……真的是一件好事么?”
赫米尔子爵怔了一下,表情突然微微变化:“……您这是什么意思?”
“在投资工厂这件事上,我不如你,但在人生阅历上,我多少还是有些自信的,”丹尼尔平静地说着,“在我看来,皇室如今正需要像你这样‘明智’的贵族表现出自己的态度,子爵先生——不要以为‘考验’已经结束了,它还在,而且永远都在。”
年轻的子爵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终于渐渐复杂起来,他的声音中甚至有点苦涩:“所以,我连当个懦夫都是有罪的?”
“你不是懦夫,你只是在自暴自弃,而遗憾的是,身居高位的人并没有自暴自弃的资格,”丹尼尔摇摇头,“另外从陛下的角度出发,他所厌恶的本就不是能力卓绝耀眼夺目的强势人物,因为这个国度没有人比他更加夺目,也非平庸无能不堪大用的蠢材,因为他根本无需在蠢材身上浪费一点时间,统治者所厌恶的,永远只是失去控制的事物。
“自恃功劳而逾越界限的人当然是失去控制的——可临阵逃脱的人同样也失去了控制。”
赫米尔子爵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我……”
“我只是做个提醒,”丹尼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请慎重考虑你的决定,子爵先生。”
……
导师的身影出现在车门外,年轻的女法师玛丽赶快伸手打开了一侧的车门,让老法师钻进车里,她注意到导师脸上的表情有点严肃,不由得随口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了么?”
“没什么,只是有一个年轻人将从今天开始成熟起来了,”老法师摇着头说道,同时随口吩咐着前排驾驶车辆的另一名学徒,“去皇家法师协会。”
玛丽听得一头雾水,但导师偶尔便会说一些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而且从不对学徒们解释,她对此倒也早就习惯,所以在点了点头之后,她便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自己之前正沉浸其中的事情上——有一本笔记正摊开在她的膝盖上,雪白的纸张上已经记满了各式各样的记号,看着既不像是数学公式,更不像是魔法术式。
“这是什么东西?”丹尼尔注意到了学徒腿上的东西,忍不住皱眉问了一句,“从哪抄来的涂鸦么?”
“这是工造协会那边最近很热门的文字谜题——实际上已经传开有一阵子了,但我们最近太忙,都没关注这些潮流,”玛丽立刻把笔记本推到导师面前,一脸认真地说道,“您知道塞西尔的‘聆听计划’么?他们的天线接收到了一个神秘的信号,这些东西就是信号里传输过来的未知符号。那边的学者们认为这种符号是某种文字,现在塞西尔帝国已经将它们公布出来,希望联盟成员国中有谁能破解这些文字背后的秘密,黑曜石宫那边也向外发出了对应的悬赏……”
“征求能够破解这些文字的人么……”
丹尼尔了然地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作为实质上的塞西尔技术人员之一,早在索林枢纽那边收到神秘信号之后没多久他就从内部网络中得到了消息,只不过玛丽在神经网络中的权限不高,所以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而已。唯一让老法师意外的是,主人在决定公布这些神秘“符号”的时候竟然会如此毫不犹豫……这才多长时间,相关资料就已经通过提丰和塞西尔之间的官方途径完成了共享么?
但这倒是一件好事——既然资料已经通过官方渠道传过来,这就意味着今后他也可以光明正大地研究这些仿佛涂鸦一样的“神秘文字”了。坦白说,这些来源不明的神秘符号对于一个学者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哪怕丹尼尔平常对密码学和文字学并不怎么精通也同样如此。
脑海中迅速转过了一些念头,老法师的目光则再次落在了玛丽的笔记本上,在看到学徒留下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记号之后,他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你写下这么多记号……是研究出什么了么?”
玛丽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原本就有点凌乱的黑发顿时变得更加杂乱起来:“很抱歉,导师,我……在文字和密码领域不够了解,所谓的研究也只是头脑一热就随便写写画画而已,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进展。”
“这很正常,如果你这样的外行都能在一上午的研究中得到什么成果,那上面投资培养的专家学者们恐怕都可以集体从城墙上跳下去了。”丹尼尔随口挖苦了一句,视线便恰好扫过了学徒此刻的模样——穿着一身已经挺长时间没换过的法袍,还是那种并不怎么美观的旧式法袍,头发被朴素的头绳随意绑起,松脱下来的头发恐怕比绑起来的头发还多几丝,没有化妆,也完全不懂得化妆,而且因为经常熬夜看书,眼睛隐隐带着血丝。
这就是他最有天分的学徒,也是跟随自己时间最长的学徒……然而仿佛直到这一刻,他才真的认真关注到了这个年轻姑娘在生活中的样子。
“导师?”玛丽注意到了老法师的目光,顿时有点紧张起来,“我……身上有哪不对么?”
“与其把这么多精力都消耗在自己压根不擅长的领域上,你倒不如像个正常的女性那样关注一下自己的形象吧,”丹尼尔随口说着,同时却又有点怀疑这是不是自己能说出来的话语,而主人平日里经常对旁人说的某句话则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心底,“你都老大不小了……”
玛丽顿时被吓了一跳:“导……导师?”
“没什么,我随口一提,”丹尼尔立刻摆了摆手,却还是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我只是想起温莎来……你不要和她一样。”
诛天破道
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温莎·玛佩尔女士?
玛丽呆了一下,突然记起那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其实也是导师的学徒之一,而且作为一个如此年轻的传奇超凡者,她的天赋显然远远超过了自己,虽然导师明面上已经不再承认对方的学徒身份,但在外人眼里,这份师徒关系终究是无法否认的东西。
一个那么优秀的人……为什么导师会突然说自己不要和她一样?
年轻的女法师再次一头雾水,而隐约间,她仿佛听到了导师的自言自语:“都四十了,竟然还没嫁出去……”
……
整洁明亮且极为宽敞的魔法实验场内,正在指挥现场的温莎·玛佩尔突然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挥手让一旁的助手继续工作,她又随手给自己释放了十几个瞬发的祛病、强体、祝福、解咒、抗性类法术,确认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她的注意力便再度回到了这处室内试验场中心的那座圆台上面。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
在灯光聚焦中,那刻满玄奥符文的圆台表面正散发着微微光辉,一道具备强大保护力量的能量护盾内部,有不规则的铁灰色金属碎片正凭空漂浮在那里,那铁灰色碎片明显是某种更大规模金属结构的一部分,其边缘有着被暴力撕扯粉碎过的痕迹,而在几个主要的断口上,一些暗淡的辉光仍然在自发从碎片内部逸散出来,仿佛有着生命般在那些断口附近游走、明灭。
总裁的诱人交易
这醒目的特征说明了一件事情:这看似平平无奇的金属碎片绝非一般事物。
事实上它确实不一般——这东西是战神陨落之后散落在大地上的铠甲碎片之一,而考虑到战神的本体便只是一副空洞的铠甲,这块碎片本质上甚至可以认为是神明的“躯体残骸”。
此刻,十几名身穿法袍的皇家法师正在那碎片周围忙忙碌碌,结构复杂的魔法阵漂浮在平台周围的空气中,又有许多镶嵌着水晶、魔石和珍贵导魔金属的祭台样装置围绕在平台周围,各自监控、镇压着碎片所散发出来的各种力量。
“温莎会长,”一名身穿深蓝色金纹法袍的法师从平台旁飞了过来,在温莎·玛佩尔面前落地,“已经可以确认了,这块碎片应该来自战神的头盔位置,而且从碎片中释放出来的能量波动平稳,确实可以作为某种引导介质。”
温莎·玛佩尔点点头,神色肃然:“引导……它的指向性共鸣情况如何?”
“确实观察到了指向性共鸣——在将其置于一个纯度极高的奥术环流中之后,该碎片便会尝试将能量约束并传输至某个我们尚无法观测到的维度,理论上,如果这个奥术环流的强度够高,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过程打开一道裂隙……甚至是一扇稳定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