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修羅戰神 起點-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擊敗土河車熱推

修羅戰神
小說推薦修羅戰神修罗战神
张一剑听到土河车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一阵的无语,此刻的他心里想着:
“你的拳头这么厉害,我又不是傻子,我现在还敢和你硬碰硬的话,恐怕用不了几招,到时候就直接被你砸成烂泥了!”
当张一剑想到这儿的时候,当时也是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吞咽了一口唾沫。
土河车看到张一剑并不搭理自己,这个时候的他一下子就怒了:
“俺好端端的和你说话,可是你居然看不起俺,还不理俺,今天俺就叫你尝尝俺的厉害,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瞧不起俺了。”
土河车说完,就直接朝着张一剑这边再次的砸了过来,他的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张一剑的面前。
土河车再次轮圆了拳头,朝着张一剑这边重重的砸了过来,张一剑卖着七星玄天步,他的步伐十分的精妙,每一次当土河车的拳头快要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总能够巧妙的躲开。
到了最后张一剑的灵力,也是多少的有些支撑不住了。
毕竟张一剑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要耗费巨大的天地灵力。
而与此同时土河车就不一样了,他对于张一剑更多的像是一种戏弄,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玩味之色,嘴角微微上扬,同样的也是勾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哈哈哈,看着你也不过如此,真不明白你到底是为何嚣张?你这么弱那一群人真的不知道是怎么败在你手上的,该不会是你提前早就已经买通了那伙人吧,哈哈哈!”
土河车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是一把小锤子一样敲打在张一剑的心头上,张一剑的脸色慢慢的呈现出了一种的酱紫色,他的气息逐渐狂暴,灵力突然开始乱窜。
夏成龙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眼睛当时也是眯成了一条缝,眼神之中闪烁出了一抹奇特的光彩。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家伙,可真是不叫我省心,哎,不过这个大块头也的确是有趣,本身练体,但是居然还能够蛊惑人心,倒也算得上是不容易了!”
點穴
夏成龙想到这,当时也是不由得笑了笑,他别有深意的朝着蒋泰这边看了一眼,而且他同样的也是朝着夏成龙这边看了一眼,四目相对,蒋泰也是冲着夏成龙点了点头,笑了笑。
“夏峰主,小徒生性顽劣,不知道这天高地厚,还希望夏峰主不要介意,等到这场比赛结束之后,我便带着小图向夏峰主登门谢罪,不知道夏峰主意下如何?”
夏成龙听到蒋泰这么说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的心头当时也是一阵的无语。
毕竟蒋泰这句话虽然是明面上是在夸自己,但是其实却不然,这是在不折不扣的损自己,说自己心胸狭隘,这徒弟只能赢,不能输。
所以此刻的夏成龙想到这儿的时候,当时也是不由得摇了摇头笑了笑,眼神之中划过了一抹的玩味之色。
“用不着,这一次你的宝贝徒弟还真不一定能够取胜,所以不着急,不着急!”
蒋泰听到夏成龙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哈哈大笑,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错,夏峰主说的的确不错,未到最后,这谁输谁赢你都还未可知!”
只不过蒋泰,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事实上却不相信,夏成龙说的是真的,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的不屑之色,嘴角则是同时勾起了一抹冷笑。
夏成龙摇了摇头,但是却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毕竟这件事情他爱信就信,不爱信就别信,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张一剑到最后被土河车逼的有些急了,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的癫狂之色,不过这个时候的张一剑倒是也还能够隐忍,他强行的压下了自己心头的那一番的怒火。
张一剑攥紧了拳头,眼神之中划过了一抹的阴冷之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土河车的拳头再次的朝着他这边砸了过来,土河车的速度极快,转眼之间拳头就已经落到张一剑的面前。
而此刻的张一剑,当时也是立刻的飞身上前,张一剑顺势来到了土河车胸前半尺的地方。
土河车看到张一剑不进反退,内心之中则是升腾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赶紧的朝着张一剑这边再次的抓了过来。
但是如此一来却无济于事,张一剑稍稍的一个侧身就直接躲过了土河车的这次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张一剑直接抽出了自己的腰间的宝剑,在土河车的胸前怎么轻轻的刺了几剑。
土河车的胸口赫然多了三道口子,这个时候的土河车再也不像先前的那一般淡定了。
土河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他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灵力在疯狂的乱窜,然后到了最后居然通过这三道口子开始一点一点的外泄了出去。
土河车的面色当时也是大惊,他的脸上闪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而此刻的他动作也是越来越迟缓。
土河车伸出了手来指着张一剑:“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命门所在的?”
张一剑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的不屑之色,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丝冷笑:
“怎么说呢?类似于你们这种外门功法,总是有缺陷的,在未练至大成之前,也总是有罩门的存在,而你的功法并不高明,只不过凭借着自身得天独厚的条件,你能够将这一个并不高明的功法,练的也还算是不错罢了!”
土河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低下了头,嘴角勾起了一丝无奈的苦笑,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哎,果然,果然,这一次是我败了!“
土河车的罩门被击破,仅仅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体内的灵力就已经被泄露了大半,他要是在苦苦坚持的话,恐怕就只是在自取其辱而已。
要说这土河车也是足够的聪明,知道自己不敌之后,激流勇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