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ptt-第一百一十一章 誰強誰弱三熱推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小說推薦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谁强谁弱三
裁决骑士
军守疆城何其安,尚思为国保家台,夜阑风吹兵戎动,铁马冰河入梦来!
西夏国的军兵百姓们经过了两天两夜的轮番劳作浇水制冰,真可谓是累的不轻,不知有多少军民会在夜梦里还是在劳作,在夜梦里迎看着来自后唐国方向的铁马军兵度过了护城冰河!
冬至到,黎明的阳光可没有温暖众人心中的一丝寒意,因为两界山戌戎郡县外已经出现了后唐大军的影子,大军是直奔郡县而来。
两界山城墙上的牛角号响起了,响起了,号声在战争时期就是军令,一时间这军令可不光面对军兵,不少百姓也主动的参与到了备战迎战队伍,百姓的主要任务就是后援之。
后唐国大军可推进到距离两界山戌戎郡县不足两里之地,这千米郡县城防墙可谓是使西夏军兵与后**兵不用一对一的单兵作战了,只能是一种局面,那就是守攻城了。
后唐国的大元帅陈起及大将军黄卧龙内心是奔立功而来,而且在出发前已经主把功劳装入了兜囊内,这心按以前后唐对西夏的历史是不无道理的。
因那是西夏女皇非现在的女皇拓跋菲儿,那时的西夏将军非现在孔方亮及朴灿烈,那时的地理情况非现在有了两山界的防御体系,在就是那时也没有萧雅轩及龙飞二人的加入强力支持!
后唐大军的大元帅陈起根本就没有令大军先期安营扎寨,大军到了一里之地后,众位将军将领便主催马于了距离戌戎郡县二三百米处观察情况之。
由于内心对西夏国军兵的不懈与傲慢,每一位将军将领都认为强攻千米城防应该不是问题,虽城墙较高,可平展面长啊,是有力于大军完全铺展开强攻的。
绝色替嫁王爷妻
话说因众人距离戌戎郡县城墙不算太近导致了观察有了局限性,二三百米外的观察那知城墙及城墙下的情况道理啊!
后唐国大军经过了众位将军将领的分工可随着一声长长的军号想起对千米城防体系强攻了。
虽说后唐大军是针对千米城防展开强攻的,可也绝非是没有指挥的没有集中到点上的。
近十位后唐将军各是一个主攻击点,一方开始了强攻,这场面是相对宏大的,军号喊杀声一起可就形成了混乱的局面,时局便到了不可控性!
两军不攻不对抗不知谁强谁弱,时间推移让后唐国大元帅及各位将军将领们看到了与内心不一样的情况,强攻是百分百失利的,而且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可预知局面!
这不可预知的局面令双方军兵将领都没有想到,双方弓箭手的对攻还是附和冷兵器时代对攻伤亡比例的,居高临下的弓箭手死伤亡比例是相对少一些罢了。
主攻城的后唐国军兵可遇到了大大的麻烦,冰坝冰墙的效果真是太出人预料了,后唐攀爬军兵是受到了强大的阻力,这云梯一时半会是架不起来了。
架云梯可与平常攻城架云梯不一样了,话说攻城云梯皆是按城墙修造的,现云梯皆在九与十米之间,云梯下垂重力有多大可想而知,如果在加一个人上云梯有什么效果就更不用说了!
当后**兵将云梯立起时就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城墙体是冰体能不滑吗?不能,当然不能!
先不用说众城墙下的攻城军兵受不受来自城墙上西夏军兵投下的滚木擂石袭扰,就是几个军兵想独立完成立攻城云梯都难,不时几名军兵刚刚将云梯立起于城墙,还没有等云梯上人,就因为地面支撑点的冰面体滑及战场局面的混乱导致了军兵与云梯的同步倒伏。
情况在千米冰坝城墙下是同时出现的,从而倒置了后**兵想真真正正的将云梯立稳立起不得不大量的用人去加以支撑固定云梯,甚至有军兵用身上所带的刀剑斩刨冰面了。
后**兵为了达到攻城架云梯一时间的用人量是惊人的,有时一架云梯通过二三十人的努力刚刚支撑起,随着城墙上的一块滚木擂石下,轧人是太正常不过了,可以说是弹无虚发的。
往往因一人两人的倒下,腿脚间就出现了不该有的混乱,支撑点就发生了变化,瞬间云梯就不复存在了,又轰然倒下之!
后**的攻城元帅令不时已经二个小时了,军兵的伤亡在急剧增加着,这里说的是攀爬军兵及云梯军兵。
可以说自后唐大军攻城后,后**除了飞箭是越上了西夏戌戎郡县城墙,军兵是无一上墙,而且是没有出现军兵与军兵的近距离接触,这就是冰坝城墙的作用,地利有多么的重要啊!
后唐大军一时对攻城是无计可施的,受阻是必然,还接着无所谓的强攻西夏戌戎郡县城吗?
当然不能了,两个小时的攻城啊,已经有数以千计的军兵失去了行动能力,多数已经无法回国见父母妻儿了,也就是躺在了滑滑的冰面上!
后唐国大军一时是消停了,消停不攻城不代表撤退败北,这下是安营扎寨了,后唐大军撤退二里地安营扎寨了!
两界山戌戎郡县内的萧雅轩及龙飞二人对战争的残酷性是看得清清楚楚,龙飞不时问妻子萧雅轩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强国非要强欺弱国,两国相安无事该多好,国民皆能安详的生活之!”
萧雅轩道:“相公啊,为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相公你不是有亲身经历吗,先女皇拓跋容梅怎么对你的,是为什么啊,出于什么啊,都是人的偏激欲念心啊!”
龙飞道:“妻子啊,现战场太残忍了,这两国军兵对战死伤真是无奈的,谁没有军令会主对战主送死啊,变相的都是在满足主导者的心欲啊!”
“这可如何是好,你有法力,你能不能想办法阻止战争啊,阻止这不该有的普普通通军兵之伤亡啊,希望你能!”
萧雅轩与相公的眼睛在对视,其看听到了相公内心的欲念与想法,于是道:“好了能,我尽力,今晚我就施法,为了普普通通的军兵施法!”
龙飞听到了妻子萧雅轩的回话看到了其的眼神,其内心有了底,因为他知道妻子是说到做到的,于是道:“好,我就知道妻子是善良的仙女,好,战场早结束我们早回三界山,早回家!”
结果可想而知,萧雅轩趁夜晚施法于了后唐大军的粮草,冬天啊,水是跟不上的,火是不可灭的。
后唐大军迎来了冬至后的又一个清晨,天寒地冻没粮草,大军一时加之没有破冰坝城墙的好办法,众位将军将领不想放弃对战能怎么样,不得不接受现实事实的退兵了。
西夏国的军兵就这样的完胜了第一战,两国能相安无事吗?
事完了吗,当然没有,萧雅轩及龙飞的任务还没有完,没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