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戰婿無雙 ptt-第291章 迴天無術熱推

戰婿無雙
小說推薦戰婿無雙战婿无双
银针似雨,两位老中医手一抖,手中的银针直接飞了出去。
一根,两根,十根……
短短几秒之间,宋清身上就插满了银针。
“这?”
舞台下所有老中医都惊的站了起来。
他们从业几十年,对针灸很熟悉,见过各种各样的扎针手段,没见过这么下针的,距离一两米远,就这么丢出去,却准确无误的没入了宋清身上的穴道内。
只是这一初手,瞬间就震住了从业多年的老中医。
一些人甚至是忍不住的走上了舞台,打算近距离的观看。
花鸠和万州分工明确,合作出手。
花鸠出手,利用银针,封印了宋清全身经脉和穴道,阻止毒素扩散。
万州则利用银针,麻痹了宋清全身,减轻她的疼痛。
此刻宋清身上的疼痛感消散了不少。
但她额头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汗珠,这些黑色的汗珠随着脸颊滴下,滑落在脖子上,慢慢的滴下。
看到这一幕,顾尘皱眉。
“好可怕的毒。”
远远坐在观众席上的顾尘也被胡弥制做出来的毒给震住了。
一分钟扩散全身,三分钟内毙命,这绝对不是玩笑。
“感觉这么样?”
万州看着宋清。
“好,好多了。”宋清无力的开口,只是体外的疼痛减弱了,但是体内撕心裂肺的感觉并没有多大的缓解,只是因为宋清经常被寒病缠身的原因,所以她现在还能忍受着。
花鸠再次拿起一把银针,在拿起酒精,拿起打火机,将其递给身边的万州。
万州开始在银针上沾满了酒精
花鸠则绕到宋清身后,迅速的把宋清后背的银针取了下来。
一拔下银针,就能看到她血管内一些黑色的毒血在迅速的流动。
花鸠拿着手中的银针,迅速的出手。
很快宋清后背就插满了银针。
“酒精,打火机。”
万州迅速的递过去。
随后万州去冰箱里,把冰冻的银针取了出来,等在一边,准备和花鸠一起动手。
而花鸠打开酒精,倒了一点在手中,然后随手挥动,手中的酒精直接朝宋清后背撒去。
紧接着,他拿出打火机,直接点燃。
咻!
火焰瞬间就燃烧起来。
在全场观众的注视下,宋清后背几十根银针都燃烧起来。
“火焰针……”
吴佘惊呼出来,脸色复杂。
纯情大明星
“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花鸠师伯使用火焰针。”
不过在看到火焰针后,吴佘也差不多知道花鸠和万州准备用什么方法来救这个姑娘了。
“那可是真正的禁术啊。”
几秒后,银针上的火焰消散了。
而银针也变成了黑色,一些黑色的血液随着银针滴下。
花鸠迅速的将其拔出来,丢在垃圾桶里。
此刻,万州已经拿着冰冻的银针走来和花鸠一边一站。
花鸠接过一半冰冻的银针,和万州同时开始下针。
很快宋清后背就插满了银针。
奇迹在这一刻再次浮现。
这些被冰冻的银针,上面的一些冰开始融化,迅速的没入宋清后背。
“冰魄针。”吴佘再次轻轻说到。
其他老中医也惊呼出来。
“居然是冰魄针。”
在不少惊愕的目光下,花鸠再次针灸,再次使用酒精。
神奇的事再次出现了。
宋清后背布满了银针。
这些银针有的布满了冰,有的燃烧起了火焰。
而且银针的排序很神奇,火焰针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甲骨文的火字。
冰魄针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甲骨文的冰字。
火,冰两字纵横交错。
火中有冰,冰中有火。
“逆天阴阳针。”
不少围观的老中医再次深吸冷气。
太神奇了。
传说中的火焰针,冰魄针,一火一冰,一阴一阳,结合起来,就是逆天阴阳针。
“传言逆天阴阳针能起死回生。”
“有生之年能看到如此绝学,真是不枉此生。”
果然,宋清的表情也不再痛苦,微笑着对着花鸠和万州笑了笑,随后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怎么样?怎么样?”
宋江焦急的看着,不顾保安的阻拦,走到了赛场上,抓着宋清温暖的手问花鸠和万州。
“神医,我女儿没事吧。”
万州张了张嘴,还没有说话,一口鲜血就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不仅仅是万州,花鸠也虚弱的坐在地上,有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中医讲究顺应天命,要使用逆天阴阳针是在逆转天命,而要逆转天命必然会有其代价,只是喷一口鲜血还只能算得上好的了,因为没有成功的解救到宋清。
“你们输了!”
胡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在她的肩膀上有着数根银针,此时的胡弥真在慢慢的取下手上的银针,原本还有些虚弱的胡弥身体状态肉眼可见的好转了起来。
胡弥之所以敢自己吃下毒药果然还是有很大的本事的。
此时在赛场的规则上,胡弥是真正的胜者。
胡弥不仅仅是抢先一步解开了万州的毒,而且万州还解不开她的毒。
万州咬着牙,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无助。
“我。。。输了。”
说完这句话万州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
胡弥不可抑止的狂笑了起来,表情变得极度扭曲,宛如恶鬼。
“早点认输不就完了,你们这帮废物,我先前还高看你们了,果然都是一帮废物,就是用了禁术又怎么样?还不是没有用!”
胡弥嚣张的张开了双手,嘴角几乎裂开到耳根。
“从今天开始,华夏中医的医生全部都是废物,你们输了!”
“哈哈哈!”
“真正的中医传统是我三十六国!”
场外的观众情绪激动的冲上了赛场,愤怒的看着胡弥,如果不是还在尽忠职守的工作人员的劝阻下的话,胡弥恐怕已经被人群抓住撕成碎片了。
“够了!华夏医圈是不是废物无所谓,你的解药呢?!”
宋江爆发出北方霸主的气势,镇住了全场。
胡弥勾起嘴角说:“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的我没有解药,是她自己要找死的。”
“那你就给我女儿跑陪葬吧!”
宋江捏着胡弥的衣领,将胡弥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