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 今天開始當伙伕-第383章 一夜損失閲讀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战神:从奶爸开始
不多时,便有人跑来窗前说道:“后面还有一条路,不如从那条路绕出去,看看能不能走在大道上!”
司机回身看后排的人,他淡淡的点头,叮嘱道:“时间不早了,快些出发!”
等所有车子退出以后,所有人爬上车,准备出发。
“咦?”司机惊讶的叫了一声,“什么情况?”
副驾驶座的人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也不由得叫了声,“我擦,怎么回事?”、
只见地上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而后背上的痕迹正是刚刚车轮压过的印子,他身上穿的衣服,也正是和他们一样的雇佣兵服。
“你他妈的压死人了!”副驾驶座上的人一巴掌挥向司机,便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为你而唱的够爱 糖果心
坐在后排的人本还淡定的神色,也出现了异常,打开车门不紧不慢的下车。
众人都跑去尸体前,想看看那人的死活,就把他翻了过来。
当看到那张脸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司机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他刚刚不还给我们指路吗?怎么就被压死了!”
副驾驶座上的人更是神色慌乱,小声道:“我明明亲眼看到他上了车的啊!这是什么情况!”
司机突然想到刚刚倒车时,车下的硬物,颤声道:“我刚刚倒车的时候明明感觉到压着东西了,是你非要我继续走!”
被司机这么一质问,副驾驶座上的人不占理,便低声的骂骂咧咧,所有人都被这突然死去的尸体给吓得心神不宁。
“把人拉上车,继续出发!!”
说话的正是那个负责人。
所有人就像是吃了定心针一般,抬着尸体,放在了车上
等做完了这一切,所有人再次上车,继续前行。
因为同行的伙伴中死了一个,所有人再也没有之前的懒散劲,一个个都瞪着眼睛看着前方。
吃货小萌妃 花煮雨
车子开过一片片沙土,偶尔几棵绿植冒出就像是年迈老人头上的零星发丝,看着怪异又有些可怜。
就在众人撑得有些昏昏欲睡时,车子再次戛然而止。
坐在后排的人立马坐了起来,司机回过头颤声道:“我们是不是又回来了?”
眼前正是那个陡峭的悬崖,而他们刚刚埋下的头堆在黄沙的吹打下,虽然看不清方位,但是大致轮廓还在。
这下所有人都惊慌了,都知道南山关不仅仅地势怪异,更重要的是不同寻常,风水更是邪乎,许多不知名的传说从这里传出。
他们以前走过多次都没有遇见过怪异,还以为这些都是传说,可是今天……
天际的颜色都有些泛白,他们明明走了一夜,为何却又转了回来?
“起开!你个没用的,我来开!”副驾驶座上的人不耐烦地把司机推起来,两个人在车子里换了车座。
后座的人脸色有些难看,却沉默不语,看到副驾驶座上的人开车,便又倒回了床座上,头枕在胳膊上若有所思。
他叫齐名,是北境出名的战士,曾经得到君王的最高奖励,算是名副其实的北境厉害战将,之所以走上这条路,还是不久前的夜里,他再次被家里的电话折磨的受不了,在练操场上发泄时,一个陌生人向他抛来了橄榄枝,才会成为这批假雇佣军的头头。
他家境贫寒,十六岁就被家人送出来当兵,因为体质特殊散打厉害,就被特例送去特殊训练,最后在众多的特种兵之中脱颖而出,被北境的君王刘风挑选做了北境的前线战士。
他对刘风是亦师亦友的崇拜,没有刘风就没有他现在,可是刘风离开北境以后,他曾有过一段时间的迷茫,甚至想过退伍回家,但是家中的破败不足以让他立身,他只得选择继续留下来。
又恰逢老父亲得了白血病,母亲是瘫痪,家中的姐姐已经无力开支,为了给二老治病,委曲求全的嫁给了一个智障,只为得到高价的彩礼。
他在北境当兵很少和家人联系,每一次的联系却都像是刀割一般的刮着他,他微薄的军费更不足以承担父亲高昂的治疗费用和母亲的康复费用。
所以,当橄榄枝向他抛来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迷茫,但是想到刘风已经不再,北境早已经不是从前,为了父母的健康,他最终选择听从孝心。
再帮助那人运输两次货得到丰厚的报酬以后,走上这条路就变得顺其自然了,心里的愧疚和包袱也就不复存在。
车子的晃荡让他有些不安,他隐约觉得,这次可能和前两次不同,他们可能是招惹上麻烦了。
而这个麻烦又不能用正常的眼神看待。
“我擦!”突然前方再次传来谩骂声。
逍遙法外
他坐起来,看着前方,他们竟然又绕了回来,还是一样的地方,不同的是,离悬崖越来越近。
而此时,天际的红霞已经染红,太阳就要马上露出来了。
“真他娘的邪门儿,大晚上撞邪还可以理解!怎么一大早还没有转出去?”
齐名坐起来,转身从军用包里拿出一把军用匕首,便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经过一夜的跋涉,路上的黄沙越来越深,他们之前堆得坟头都已经看不出了。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悬崖处朝下看,深的像黑洞一样,毫无边际。在这黄沙沙漠中看到这样的深沟,实属奇怪,而这条路他们曾经走过两次,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悬崖。
他回过身看向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有不远处的几个绿植摇摇晃晃的,很是扎眼。
看到那几颗绿植,他便朝他们走去,一边走一边抽出匕首,在距离他们三步之遥时,手起刀落,几棵摇摇欲晃的绿植立马倒下。
“刺啦”黄土之中竟然流出一大滩黑物,伴随着流水荫在了沙土里。
“呵,这都成精了!竟然还会流血!”
身后的士兵正是之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外号猴子,也是齐名的助手,二人平时关系较好,他也是兄弟情深,想帮齐名,才会来淌这趟浑水。
齐名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将匕首擦干净,合好,才说道:“这是美人草!专门迷人心智!”